關於部落格
  • 424092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特洛伊點-火星開發傳奇:馬修蕯娜傳

的願望沒有支持多久便宣告破滅,並非邦國蒙受戰火之災,雖各邦國皆在交戰,卻也不敢冒然 入侵這勢力強大且一直保持中立的邦國。主因來 自與其邦國東部接壤之「基爾林邦國」,亦即葛 夫大使之家鄉,此邦國計有8支不同之基爾林族分支所構成,可視為雅吉星的邦國之中,唯一同種 族各分支所建立之邦國。 基爾林族所建之邦國,實際上完全沒有設立軍事單位。基爾林族嚴格來說,才是雅吉星最早的住民;他們的領地裡蘊藏一種雅吉星特有的「泰伯 納能源礦石」 。 此種礦石蘊藏量非常豐富,卻只出現在基爾林 族的領地之中,並且唯有基爾林族才能為礦石加 工成為可用的「泰伯納結晶體」 ;結晶體用於,所有需要能源供給動力的任何設施,雅吉人的航艦正是使用這種結晶體為動力。 加工泰伯納礦石的工序,一直是個謎。基爾林族從未公開處理的過程,奇妙地方就在於,看不見 任何處理設施,卻能按照產量穩定的出貨,族人就靠礦產與加工,來換取生活所需;各邦國都在 此設有官方集散廠,唯一沒設集散廠的邦國就是 「馬修薩娜王朝」。因為每逢出貨日,馬修薩娜必定親到該邦國運回所須之數量 。 為何要如此大費周章?馬修薩娜說:「基爾林族有恩於吾人遠祖 ,且祖上即有此傳統,因而不可違逆」;這點在「皇邦君主錄」 中並無記載,倒是在「創邦者」 「馬修薩娜六世」傳紀之中有記載。可惜,語意 相當模糊,且僅有短短150字而已。 一邦之君何故親操下屬理當盡職之事?後世史學 家根據基爾林族一份「繹瑆卷軸」之中的記載 ,「破譯」部份內容,才得知馬修薩娜為何會如此不辭辛勞,亦 不假手他人。亦由此發現驚人秘密! 「繹瑆卷軸」是基爾林族在雅吉星的古歷史典籍,上面記載族人從何而來,遭遇過哪些危機,又 因何化解危機。在族史上哪些人掌權,與哪些非本族之人接觸過 ,引發何事…等等歷史事件。 卷軸所用之語言為基爾林族古象形文字,除該族首席長老之外, 無人能解讀文意。可惜是,該族長老又不肯透露丁點相關解譯之 法…又此文字,一詞多義,敘述事件、人物、場所之用法皆不相同,看似相關之語意,實之相差千萬里,因此誨澀難解。 「繹瑆 」在基爾林族古語,意指「永恆 、無盡」。 卷軸來源並非來自基爾林族,而是皇邦史籍中之 秘典,而此卷軸是「手抄本」。換言之,卷軸是有人見到基爾林族卷軸正本,進而摹寫下來的。 到底誰見過這基爾林族不示於外人之秘卷? 原本手抄卷軸藏書之處,根本無人知曉,皇邦史學家在偶然的機會裡才發現藏書之處。 馬修薩娜 逝世一個紀元之後,繼任的皇邦二代君主下令, 命史學家重新編修「皇邦君主錄」,主要是前代編修者多有疏漏之處。但是首任君主馬修薩娜的部份被獨立出來,君主錄之中仍舊記載這位首任 君主之事蹟,不過這本君主錄裡記載的馬修薩娜並不完全;真正的馬修薩娜是在「馬修薩娜六 世」這本獨立典籍之中呈現出來 。這本典籍又稱「創邦者史蹟錄 」或「創邦錄」。為馬修薩娜於統一戰爭初期下令氏族史官編纂 ,但可惜未臻完整,尤其是語意模糊之處頗多。 似有奇特理由而無法明言於史錄之中。 2-2C5D「歷史與神話傳說」 第一節「創邦者巨像之謎」 史學家在各地蒐集有關於馬修薩娜之歷史蹤跡; 有一天來到馬修薩娜長眠之地,亦即葛林基平原尤里奇河畔;馬修薩娜並非葬於凱基族的傳統墓園,這是馬修薩娜的願望,因此處是與畢諾姆誓 盟之地,亦是戰火消彌,曙光初現之地。對統一戰爭有歷史性之響。 馬修薩娜一向不喜鋪張,曾令不得超逾基本建制規模,亦不得藉故增建;道理簡單不過,統一戰 爭中之損失,到她病終之時都還未復元,她自然得帶頭,否則國庫空虛啊!但是…在史學家眼前的 卻是壯麗輝煌,鱗次櫛比的建築群,散落在方圓 約20公里的範圍內。 事實上,馬修薩娜的要求並無減損,這些紀念性 建築都是各領地之民眾、官員、政府單位、氏族領導人等集資擴建,達到現在的規模;其中以 「創邦者巨像」最 為壯觀,以高400公尺之雄姿, 樹立在陵墓正後方,俯視全葛林基平原、維奧濕原、尤里奇河…。 這尊馬修薩娜像,並非身著軍裝,而是身著古代長袍,裙帶長髮飛揚,飄逸自然。雙手捧著雅吉 星球體,雙足赤裸微微向前跨步,臉龐微仰帶笑,雙眼如星凝視遠方。腳下台座刻滿雅吉星43 邦國氏族徽章與各領地地形圖,以及建立邦國各族名稱。 此像之設計者,根據「皇邦君主錄」記載,即是後來的第6任君主畢諾姆的設計,當初馬修薩娜下葬封陵之時畢諾姆早已計劃建造此巨像,用以彰顯馬修薩娜護持雅吉星之心。出資者自然 是畢諾姆的邦國 ,不過後來卻成為所有邦國集資而成。各邦國各有打算,反正心照不宣,沒太多爭議就建成了。 史學家們在巨像周圍發現很多「卡繆」。自統一 戰爭結束後,這些卡繆不知何因不遠千里,越過尤里奇河,就在平原上定居下來。馬修薩娜生前 就有隻卡繆, 如影隨形跟在她身邊,直到她逝世,才不知所蹤… 史學家懷疑巨像、陵墓周圍的卡繆可能是那隻失蹤卡繆的後裔。 史學家中有位來自蘭斯汀族,名喚「墨賓」的青年,對家鄉雅碧 草原上的「靈獸」,相當有研究 。他認為卡繆天生害羞、機警, 不可能這麼不怕人,定然有某些 因素改變牠們的行為。可是看了 許久,都沒有明顯可尋之跡象… 正當欲離開陵園,一隻沒有尾羽 的卡繆忽然跑過墨賓面前,直往巨像背後而去…;墨賓知道家鄉 的靈獸神廟之中的雕刻壁畫,其中有幅與現在的 景象頗為相似… 他不假思索立即追上那隻卡繆,朝巨像背後而去。在巨像背面中心線上,離地約20公尺處,有塊奇異的花紋方石鑲嵌在一個凹槽裡,這隻無尾羽的卡繆就趴在方石上。墨賓手腳並用的冒險爬上 去…,就差點碰到方石之際,卡繆用力的踩這塊方石,方石忽然縮進凹槽裡,讓 墨賓無處可抓…眼見他可能就要 掉落…一道暗門在墨賓攀附之處 向巨像內部打開!卡繆也溜進門 內。暗門不大,只夠一個人縮身進入 。墨賓沒多想,立即鑽進去…。 想不到巨像內部別有洞天,不遠處點亮了能源 燈,身後的暗門立即關閉。墨賓來到燈光下,一 塊同樣的花紋方石,嵌在一個雕花石座中央。 墨賓抬頭看了四周, 除了這裡的照明之外,一片漆黑 !為了解開卡繆去了何處,他硬著頭皮伸手按下那方石… 方石沈入石座中,忽有隆隆聲響起,他腳下所立 之處四周升起護欄,方圓約一、二公尺寬的圓形區域,閃出一道藍光,接著便浮升起來,隨即往 高處上升…;墨賓這才鬆口氣,原來這東西…是浮升梯呀! 未久,浮升梯停在巨像某高度上 ,一下浮升梯,燈光亮起,墨賓被眼前景象給嚇 呆了…。皇邦偉大的君主馬修薩娜,端坐於圓室 內北面的王座之上…,周圍有上千隻卡繆圍繞,那隻沒尾羽的卡繆就趴在她懷裡!額頭正中心還有鮮紅的印記,似乎在發亮! 墨賓立即行大禮「臣冒犯陛下」 ,許久…沒聽到回應,墨賓這才抬頭細看,原來… 那是陛下的雕像,但未免太過「真實」了,真會誤認為真人。 墨賓這才細看圓室四周,除象徵皇邦徽飾,精美 的雕花結構與12根巨大多面體圓柱,分立圓室左右之外,並無特殊之處。他驅前來到雕像前…果真很像真人…, 正想再往前細觀,腳下卻踩到一個突出物,瞬間,王座周圍昇起一道銀白光幕,封住王座上的雕像,並顯示出幾行文字…。 墨賓看了文字…立即退出王座台階,單膝跪在雕像 之前「臣不知陛下真身在此,恕臣有罪!」; 文字是「皇邦希望之星,馬修薩娜六世,長眠於此。」。 墨賓萬萬沒想到,皇邦最偉大的君主遺體會在這座巨像裡,那陵墓中的又是什麼人?不過,這已經不重要了,會把遺體安置在此 ,定有玄機。墨賓認為此圓室之中,定有什麼秘 密。他無意中看見王座左右邊的巨柱上有條槽縫 ,於是起身去摸索槽縫… 他摸到柱體上有6個小到眼睛不易見到的平滑按鈕,墨賓細看按鈕上有字體…竟然是蘭斯汀族各神廟中,祭司所用的古蘭斯汀語。墨賓知悉巨像之設計者,正是自己邦國之主畢諾姆。 由細節看, 墨賓了解畢諾姆使用神廟祭司古語的意義「保護君主之秘」,畢諾姆是第六順位皇邦統治者,雖尚未接任,但已在為皇邦盡一君主之責。 祭司古語之排列,有一定的順序 ,若不清楚蘭斯汀族神話傳說由來,冒然按鈕…說 不定秘密就此消失無蹤。 墨賓站在馬修薩娜遺容前深思良久…他忽然想到「靈獸神廟」中,那幅「神人」傳說 的壁畫,文字中有一段是「希望之星降臨雅碧草原,他揮動權杖拯救雅吉於水火…迪瑪現身護國 …」!墨賓查看左右兩柱之隱藏按鈕上文字…果然「希望之星」、「雅碧」、「權杖」、「雅吉」、 「迪瑪」等單語字被打散,刻在這12個按鈕之 上。墨賓心中狂喜 ,因他將是第一個知道馬修薩娜 秘密之人;他來回仔細審慎的先 畫下柱子排列、王座方位、遺容的擺放方式、柱 子上的文字等細節,然後才動手去按… 這12根巨柱,每按出一個單字詞組合,即旋轉半 圈,並發出一種 開鎖聲,柱面上馬修薩娜的凱基族徽皆朝王座方向鎖定;當最後字詞「迪瑪」墨賓正待按動之時… 他猶豫不決,理由是「迪瑪」是傳說中巨大「守護神獸」,難道…這位偉大君主曾親眼目睹?若是沒見過呢? 良久,墨賓一直沒把指尖往前推。 他回頭看了一 下,馬修薩娜之遺容…墨賓簡直不能置信,王座背後出現一個很大的水晶櫃,裡面…有兩支漆黑物 體,周圍紅光隱隱閃動,那…那是墨賓在壁畫中看 過無數回的東西:「迪瑪之羽」! 傳說裡,卡繆以金羽召喚「迪瑪 」現身時,會讓「迪瑪」巨翼上 的羽毛脫落數根;如果,能夠讓 「迪瑪」不去撿拾這些羽毛;唯有「雅吉星王中 之王」才能令衪不會收回掉落之羽。 若真取得, 這些羽毛將會有兩種作用;其一 ,雅吉星有毀滅危機時,以此羽 直召「迪瑪」來承受毀滅之災, 亦即「釋出生命之靈」來拯救全雅吉星;其二,象徵「迪瑪」忠於「雅吉星守護 神」之召喚差遣 ,卻只唯尊一代,無法傳承於子 嗣或其他繼任者。 墨賓仍無法置信…傳說竟然是真實的,並非信仰之虛幻不實。 「靈獸神廟」中之傳說壁畫,並非僅有蘭斯汀族知曉,由於雅碧草原上的「卡繆」太出名,太多 邦國民眾皆知草原上有如此可愛 的「動物」,都想擁有或想一睹真貌…看是可能有機會,覓食季節時機率較大;想 擁有?抱歉! 再等個幾紀元…或許有機會! 墨賓就曾當過生態導覽員,帶那些民眾去草原試運氣;畢諾姆看到有賺頭,在草原上劃定區域, 當成「觀光業」來經營。 神廟自然是必到之處,因而多數民眾皆知有傳說…但大都認為這是蘭斯汀族古老傳統信仰罷了, 對於壁畫中之意義,事實上根本有看沒有懂…走馬看花唄! 現在…壁畫成為真實的影像,直擊墨賓的腦海,波 瀾壯闊般的「 馬修薩娜神話史詩」鋪陳在他的眼前。 可…君主之秘,不可言述!明明是「真實」卻要用虛詞來頂替, 墨賓實心有未甘…想帶些證據回去。 就在墨賓凝思之際,原趴在遺體上那隻卡繆忽然跳下來張嘴咬了他的腳跟,墨賓嚇了一跳, 按下字鈕,最後字詞拼成,王座左右柱體上的徽飾中央射出兩道紅光,直指圓室地面中心點,一個紋飾上。 墨賓來到紋飾查看…赫然發現這紋飾是馬修薩娜之私人印記,這是她用於秘藏典籍的專有紋飾 。 此紋飾一直戴在她手上,他人根本無法觸及…; 墨賓動手試著拉、轉…可是毫無動靜;細查下才 知,這是個陰雕刻的紋飾,且缺少另一半圖形; 墨賓之所以熟悉此紋飾,是他見過許多馬修薩娜 影像記錄,尤其是在皇邦首都塔尼洛,海爾巴坦執政廳前公開演說的片段,她習慣性的會舉起右手安撫群眾激動的情緒,那枚紋飾戒就戴在手上!馬修薩娜演說從不着戎裝,縱使統一戰爭時 期亦是如此。 馬修薩娜曾說,演說是接近民眾的好機會,穿軍裝太過嚴肅…與民眾有距離感,如 此,怎能說服民眾接受我的理念 ?紋飾戒上的圖案,用的是凱基族領地中出產的一種類似水晶結晶的植物,稱為「琳洛亞」,雅吉語意是「夢境之花」。據傳,此種植物成林之時,會在開花時釋放一種氣體,聞到這種氣體後人會立即進入夢境之中,但非睡著,而是會在林中見到逝去已久的人、事、物,偶爾還能預知未來,當然…這是不太準確的。 傳說馬修薩娜的母親,曾經在林中見到女兒的未來…但無法證實傳聞之真偽。馬修薩娜自小就喜愛此花,因而以此花為紋飾圖案 。 墨賓直覺的往遺體右手上看去 …,果然…紋飾戒在遺體右手食指之上。但如何向陛下借用此戒呢?墨賓想了半天,陛下已當神去了,現在定忙的很,管不了遺體的事…就冒犯一下! 墨賓仍恭敬的致敬之後,才從遺體手上拿下紋飾戒。 戒指上的圖案是陽刻,正好對上地面圖案另 一半;墨賓拿著紋飾戒在地面紋飾前研究…最後, 戒身正面朝上往旁邊的半弧形空位塞進去…,兩邊 合併的琳洛亞花形圖案,中線閃了一下一道藍光,隨後整體沈入地面裡,旋轉半圏後…圖形周圍約3公尺直徑的圓形範圍發出機械運轉聲…一個環 形中空柱式架緩緩自地面浮升。 柱式架浮升到4公尺高才停止,並發出鎖定音, 架面有許多暗格 ,面對王座南面的暗格自動滑出 …所有暗格上都鑲有金屬板,上面是內容物的說明,唯獨自動滑出的暗格沒有任何說明,且用一 塊軍事用防炸水晶封閉格面。 墨賓走近一看…一卷軸躺在格子裡,他抽出暗格仔細看看四處, 是否還有機關… 因為…這個暗格,用光子砲來轟都沒用,暗格是用鉿釔合金製成 ,這種合金專門用於抵擋光子砲 ,會把能量吸收掉,打的愈多, 它的原子結構更緊密,縱使把它丟進恆星裡,也能支持37小時而不會熔解。 防炸水晶是鑽石結晶與吸能碳的融合體,可抵擋4百萬度的高溫,在它防護下的任何物 件,都能維持正常的溫度值,不過只能保持40小 時,如果高溫中斷,則維持時間會加倍。 這墨賓當然知道上述的能耐,所以才四處看有沒有其它機關。 果然…格子正面右側有一小排孔洞, 但如何打開呢?正當墨賓又重新找關鍵時,右手 被刺了一下 ,格子隨後發出警告聲…他的右手掌滲出藍色血液…這才明白,是基因密碼鎖。他血液裡的基因並不符合開鎖資格。這下墨賓呆坐在地面,望著裡面的卷軸興嘆 !到哪裡去找陛下的血液呢?遺體?不…遺體經過處理才能安置在此…血液自然被抽掉…也許… 其他暗格有關鍵物品,可以不用 基因密碼來解除。 於是墨賓在數百暗格中一個個尋找…找到最後, 他幾乎想放棄了,因為沒有任何可用的東西, 其他格子裡,都是一般私人收藏 ,私人信札…書籍、典籍等,沒有一樣是有用的… 倒是有些根本抽不出來…咦?抽不出來…難道是「按進去?」。 墨賓後退幾步,看那些抽不出的格子…;這些格子排列似乎有順序,他瞇著雙眼看到一個圖形… 不!是文字!一種相當古老的文字,墨賓抓住自 己腦袋瓜恩索,好似在哪兒見過… 啊…有了!是「基爾林古文」, 墨賓想起自己曾經到基爾林邦國去旅行,看過他們神廟祭司長老使用這種文字進行祭祀活動,但是此古文誨澀難解其意…用法錯誤的話,根本無法解決現在的困境。 墨賓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他有語言之天賦,雖基爾林古文非常難懂,但他仍強記了祭司曾經使用過的文字,只是不常用,臨時想不起來…;他又研 究半天;他進到巨像後已經多久,他也不知道, 其他史學家恐怕正在到處找他而緊張吧! 沒錯!一定是這兩個古文字…「 繹瑆」。其實墨賓並非知道此兩字之意義,順 序、用法是死記來的,因為長老不願多說古文之 延革。只說年輕人別老在古代打轉 !他按照記憶…順序的去推暗格,果真是往內推, 不一會…兩字拼湊完成…忽然身後不遠的王座發出 聲響……墨賓探頭去看遺體左手下的扶手又滑出一個暗格 ,墨賓趕忙去看…這次…沒有任何防護設施,格子 中一卷看來頗為古老的卷軸,靜靜的躺在裡面 。而卷軸外面有基爾林族族徽稍下就是「繹瑆」 二字。 同時間,那個「光子砲也打不開」的格子 竟然自動解除防護!墨賓取得王座暗格之卷軸與 防護盒中之卷軸相較…才發現其實兩者並非相同 。墨賓在圓室北面的祭祀台上,小心翼翼的展開兩份卷軸。 王座卷軸為真正的基爾林古文寫成;暗 格卷軸則是通用雅吉語書就,可是只有數十行; 墨賓兩相對照之下才知,暗格之卷軸為譯文本, 但數十行雅吉語,只在解釋古文本卷面「繹瑆」 二字之意義,內文全然沒動到。 墨賓在譯本卷未,看到譯文的作者署名…他相當 震驚,原來譯文是王座之上那位可敬君主馬修薩娜六世所親書,並有紋飾戒之印記。難道陛下通 曉這種古老語言?既然通曉,必然有參考的古文字母、音節等書籍,否則如此艱澀之語言,定然 不易明白內涵 ,這是學習語言之定則。 這次墨賓沒用多少時間,就在譯本卷軸桿上發現 異樣,它是中空的,由兩道蘭斯汀古文字鈕排列的字謎鎖。他看出字謎其中一道為家鄉某一地點之「別名」;另 一道字謎則是,在此地點所為之 「事件」。 問題是順序!弄錯了 ,恐怕永遠看不到內容物。 墨賓憶起族中長老曾說過,蘭斯汀古文敘述事 件、地點時,是語法相反,亦即先有「事件」而 後有「地點」與現在的蘭斯汀語用法相逆。於 是,墨賓按照此語法,依序拼出「沙巴拉」意為「誓盟」與「裘頓」,意為「深淵 」;墨賓知悉統一戰爭期間,畢諾姆曾與馬修薩 娜做過兩件大事 ,一為「蘭斯汀傳統競賽」,二 為「互締盟約」。後者發生之地 點即在邊境之河「尤里奇河」,其古蘭斯汀語別名稱「裘頓」亦 即「深淵之河」。 卷軸桿頂端立即滑出一截管子 ,墨賓抽出一卷由織草製作之文件。果然,上面 有基爾林古文之文字解釋,用的是通用雅吉語。 墨賓大略與基爾林古卷軸相較下 ,發現僅有部份可讀取,但墨賓決意先將古卷軸及參考、譯文書籍全部帶回研究。 墨賓將所有機關設施,全部回復原狀,並取出紋飾戒,再度向馬 修薩娜遺體致敬後,將戒指套回她手中。 當他把所有機關回復,正取原路返回前…北面祭祀壇上浮現字句 :「獲取吾人之秘典者,誓言卷中之秘,隨汝命之所終,亦無洩漏絲毫。皇邦首代君主馬修薩娜六世手諭」。 墨賓看了文字,但心裡卻不認同這位偉大君主所言;他希望能將這些證據載入史冊之上,讓後世得以知悉,第一代君主之姿並 非史學家虛言捏造,是確有其事 。墨賓伸手按下浮升梯方石,奇事又發生了! 無論怎麼按方石,它就是毫無反應。墨賓回到祭 壇前,看見浮現字體的下面有個掌形突出物,他以為這是解決之道,毫不考慮的伸手按它!誰知按了更槽…手倒沒怎樣,圓室忽然間射滿密集的高能雷射,一條條赤紅光線發出沈重的嗡嗡聲;墨賓轉身時,衣角被削去一大塊,還有點點火在冒煙…。 這些雷射僅自祭壇前往王座方向,留下一條窄小通路;墨賓只 能往王座走,因為身後的雷射光 幕正在逼他前進。若不往前,恐 身體要被大卸成無數塊肉丁,墨 賓此時大叫「陛下!您太狡猾! 」。墨賓把偉大君主想的「太完美」 ,若非如此,怎能當個「王中之王」?耍點手段是必須的呀! 王座之前在他被逼到達後,自地面升起一個台座,座中有兩個洞 ,大約拳頭大小。台座上浮現一 行字「特里克」,意指「誓約」 。墨賓無奈的跪在馬修薩娜遺體前,心不甘情不願的把雙手伸進洞中。洞口馬上扣住他手腕,接 著兩手背一陣刺痛,短暫時間後 洞口解扣,台座又浮現字體…大意是,墨賓的手背上被植入「琳洛亞花」的結晶體,呈寶藍色狀 態。如果,敢洩漏卷軸上任何細節,晶體顏色會變淺,每洩漏一回,手背上的晶體顏色就會更淺 ,當變成透明無色,晶體就會沈入體內;左右手各有五段圖形, 只要都轉變為透明,且沈入體內 ,被植者立即一命歸西,大羅神 仙亦無法回天;相反的,若卷軸 之秘毫無洩漏,則在壽終之日, 轉化成紅色而解除。 墨賓看到被植入晶體的雙手, 心中無限懊悔,不該闖進這要命之地!此時,所有雷射都撤除, 台座、字幕都消失。靜謐的圓室中,只有上千隻卡繆盯看這一切 ;墨賓終於明白為何這些卡繆不怕人,這是刻意訓練的一群,用 來引誘熟悉卡繆傳說之人,進入巨像解謎的。 「夢幻之花」墨賓熟悉,卻不知 其另一面是「死亡之花」。 那隻 一直趴在遺體上的無羽卡繆,表 情似乎在笑…笑墨賓太想刺探君主之秘,以致落此下場? 這隻卡繆額心有一個紅色斑紋, 墨賓忽然想起,神廟壁畫中另外 一幅…一隻額心有紅斑紋卡繆就趴在壁畫中所刻「王座上之神」 身上,旁邊還有個小小的人像, 墨賓一直認為這小小人像,可能是隨待…現在明白,這小小人像就是自己。壁畫上早已預言這一切…只是時機未到 而已。 要墨賓終生守秘?這麼說吧! 那比死了還難過。他雖被迫植入 「死亡之花」,但仍認為自己是史學家,有責任糾正歷史典籍謬誤之言,因此, 雖遭禁錮,仍必 忠誠於史學之誓言「絕不因任何因素而虛言造假」。 墨賓甚至在馬修薩娜遺體前發誓 ,若自己未能善盡史學家之職, 讓傳紀成為「永恆之史籍」,他 寧願用生命來換取史料「真實之 姿」。 第二節「史學家墨賓」 墨賓之如此堅持,不惜以生命換取歷史之真實,是有原因的。 墨賓生於統一戰爭中期,此時正處各邦國交戰最激烈的時期,自己的母親在戰火交織中,艱難的生下他。不幸的,母親因缺乏照料而身亡,墨賓是在家鄉「康士區」的某街道邊被人發現,接著被送進孤兒照養所,因而撿回一 命。艾柯大陸雖說有天然屏障可以暫時阻擋其他邦國主力部隊之入 侵,卻無法擋住游擊部隊的襲擊 。 對於這種偷襲行徑,君主畢諾 姆曾透過外交斡旋進行抗議,但似乎效果有限。 多數遭遇襲擊地區,都位於邊境 區,墨賓家鄉康士區就是在邊境上。這裡並非是工業重鎮,而是 農業城市。「康士」意指「綠意 」,指出康士區是農林業興盛之鄉。因而是最容易入侵之地區, 雖有高山屏障,仍遭受戰火波及 。墨賓之父、祖皆一生務農,他們不明白,好好的國家為何要人民 相互去攻擊無辜之他邦人民? 現在連自己所立足之地,也遭致 戰火波及,這不是要他們別活下 去嗎?更不幸的,祖父、父親全 部都遭殺害,兩個姐姐亦不知去 向,墨賓就這樣被遺棄在亡故母親遺體旁! 如前述,某個逃避戰火之人, 無意中發現尚未斷氣的墨賓,於 是急忙送到戰時醫療站救治。 他的命大,沒多久急救成功,站內 護士都為他嘹亮哭聲而心神振奮 ,因為他的哭聲代表新希望。 此時,艾柯大陸北方的大邦國「 馬修薩娜王朝」原一直保持中立 ,並且積極調停各邦國之爭端, 竟被迫動武;原因是隣近之基爾林邦國遭其東北部「蒙哥邦國」 入侵,損失慘重!基爾林族長老急馳「馬修薩娜王朝」請求救助 。基爾林邦國會向這個大邦國求 援,除地理上最近之外,尚有世 代交好之理由存在;基爾林邦國是個不設防的國家,他們自建立 邦國以來,就未曾設立軍隊。這 理由一直是謎,長久以來一直與 各邦國關係良好,縱然發生一、兩地區遭劫掠,他們總是選擇透過交好之大邦國來解決紛爭。完 全沒見到他們曾經有組織軍隊之意。 自馬修薩娜掌政以來,一直對該 邦國相當友好、信任。每隔約地 球計日法三個月,就會親到該邦 國進行貿易、政治、民生等議題之交流。馬修薩娜曾欲派遣部隊 協助其邊境防務,但被基爾林長 老婉言相拒,馬修薩娜即不再提 出建議,但言明,若基爾林邦國 遭受嚴重入侵,她將接受基爾林 長老之請求,不過並不主動介入 。基爾林邦國告急,馬修薩娜早 知蒙哥邦國總有入侵基爾林的一 天,早有準備,只是來的太快。 離她向民眾演說,保持中立,不 動武,只有約二個月!馬修薩娜 在向民眾徵求意見,欲出兵基爾林之演說當日,艾柯大陸西北邊 城「康士」,某條街道暗處,一 個小生命奄奄一息,急待救援! 墨賓被善心之人救助,而後轉 往戰時孤兒照養單位,他在此成長;戰爭末期,墨賓從照養處老 師口中得知,戰爭即將結束,全 賴十六個邦國之合作無間,才能 結束這場歷時久遠之戰;其中, 最具影響力,且決定未來邦國形 態的兩位君主「馬修薩娜六世」 與「畢諾姆九世」之結盟,是加快戰爭結束之主因。 所以要在心 中存有感念之心,沒有這些人, 戰爭就沒有結束的一天! 墨賓自幼就熟知這兩位君主名諱,一是家鄉艾柯大陸之君主, 一是最後一統全雅吉星的希望之星。墨賓曾於統一戰爭結束後, 前往家鄉邦國首都鄂霍克就讀, 他選擇了歷史學,選擇歷史學, 是想進一步了解歷史在國家造成 什麼影響,這當中就包括影響歷 史走向之人物史蹟。 學歷史,當然從自己的邦國研究起。墨賓很用功,對自己邦國的 君主自然是重點之一。有一回墨 賓寫了一份論文,他指出邦國在 統一戰爭中極力保持中立,但是邊境仍然被侵,甚至於某些大城市也遭到攻擊,要能在各邦國之間保持強勢,就必須增加邊防軍隊的財政預算,不應只重視大都市,若無邊防重兵,則大城難保安泰…。 墨賓的建議,是在戰爭結束後 ,畢諾姆去參加馬修薩娜所召開 之統一會議,畢諾姆以43邦國首席軍事將領之身份與會時,畢諾 帶去給馬修薩娜參考的文件之一 。這份文件給了墨賓一個絕佳機會 ,畢諾姆回國之後,便召見還是學生的墨賓;說 不久之後「雅碧卡繆邦國」將加入馬修薩娜所建 構之「理想邦國」之中,以後不能再稱她為陛 下,「真正的陛下 」,在艾柯大陸北方的洛斯南大陸裡。而這位將 來即將掌理全雅吉星各邦國之執政者,邀請墨賓 前往首都塔尼洛,國家歷史研究院深造…。 畢諾姆召見他的目的 ,除垂詢意願之外,另有欲將墨 賓安排在馬修薩娜身邊用以防範將來小人作祟。無論邦國大小 ,總是有一撮逢迎拍馬之人,老在君主身邊咬耳朵。 不巧,馬修薩娜身邊就有這麼一群史官,他們全都想盡辦法討好馬修薩娜,她已經很厭煩; 他們全來自六氏族的高層貴族。 為了能在新建立的邦國謀取個人利益而做違心之事。 正好畢諾姆給了她墨賓論述文件 ,馬修薩娜不希望史學家是只求 個人小利之輩,歷史不容訛誤之 說,這會禍害後世子孫,亦損及 君主之威信。於是請畢諾姆代詢墨賓之意願。 墨賓自然求之不得,能到馬修 薩娜手下任職,這當然是宿願之 一。 畢諾姆特別囑咐墨賓,只要 有不齒之輩,膽敢有違心之論或 損及君主威信,一律排除在今後任職名單之外…;墨賓對於這位自家君主交付事務,自然遵從, 可…自己可以按照所願來偋除這些人嗎?畢諾姆笑了笑,但沒說 下去。 2-2C5E「輔政官坎伯諾西」 「坎伯諾西國家歷史研究院暨國家史料典籍院」 是日後「馬修薩娜皇邦」最高史學中心;它位於皇邦首都塔尼洛的坎伯諾西區裡;「坎伯諾西」為馬修薩娜的叔父,是邦國中聲譽極高的歷史 學家,為人灑脫不羈。對歷史, 卻態度嚴謹,不容分毫之失。研 究院即以他的名諱為院名。首都此區亦以坎伯諾西為名;他是邦國六個氏族中,少數不會排斥外 族的大貴族之一,亦是馬修薩娜 極為敬重之人。因地位崇高,曾在統一戰爭期間獨自遠遊各邦國 收集史料,但各交戰邦國都未曾膽敢為難於他,任其自由往來邦國各地,即便如蒙哥邦國如此尚 武之國,都還得對坎伯諾西禮讓 三分。 坎伯諾西曾說:「歷史為一國之基,為後世君主、人民之借鑑 ,不容分訛,若歪曲實,則不止損及國家威信,亦不得人民之心。故歷史是為邦國維繫命脈之基石,萬不能制違背歷程真實之論」;由此,可以知道坎伯諾西 對史料正確性的堅決態度。 他對於那群整日圍繞在馬修薩娜身邊,汲汲於自身利益的史官非常頭大,因為他們不是記錄歷史,而是替自己寫下污穢之冊頁 。他經常當著馬修薩娜之面,毫 不掩飾的直斥這群毫無史官之格 的人。 馬修薩娜自然知道叔父的治學態度。 自幼,馬修薩娜即承叔父教誨,自己也知道這群史官毫不關心史學應當有的風範,但無奈, 這群史官為邦國各氏族推薦之人 ,暫時不能動他們,唯有尋求其 他解決之道。 朝堂之上這樣直斥史官,這會 讓馬修薩娜難堪,這等於是說君主用人不當之過。 每當遇上叔父之不拘禮儀,馬修薩娜總是說:「院長!是否該回去喝下午茶?」意指叔父已經失儀,要他暫時退下,臉上亦有君主之威;坎伯諾西才會整著袍袖退出議事廳,不過,禮節沒忘! 朝議結束後,馬修薩娜總會抽空前往史學院,探訪叔父。 除了去致歉之外,主因是叔父年事已高,膝下並無子女之故; 叔父是她唯一可以寄託父女之情 的親人;馬修薩娜父親在初創聯合邦朝之時,因戰爭而裹屍沙場 ,早早即離她而去,而母親交託 治理邦朝之權給她時,也因政治 因素被謀殺,家族之中爭奪王位 之手段非常殘酷,若非叔父護持 恐無法繼承王位。因此,馬修薩 娜一直視坎伯諾西為親父。 此外,坎伯諾西主持的史學院中 一直沒有得力的助理,雖說人才 儕儕,坎伯諾西認為這些人未必能成大器,將來為馬修薩娜所信任,因而遲遲未 曾提出交棒之請 。他要一個能忠於歷史真姿之士 ,只要對歷史之治學,有非我莫屬之志,縱然是外族也可付託其 重任。 坎伯諾西對此正苦惱萬分,若 一直沒有人選出現,且自己年事 已高,對馬修薩娜的護持,漸生力不從心之感,這難保馬修薩娜能安坐主政之位。 從某些近狎君側之徒,漸不尊重他的態度來看 ,即知自己已經不比往昔! 自邦國創建以來,史學院被賦予 重任,除編纂史籍典章之外,另 有監督國政之重責;雅吉星各邦國君主皆重國史之正,因而史官擁有頗重之權勢。正因位高權重 ,亦能影響君主之施政,坎伯諾 西才為馬修薩娜憂心。 自己還能支撐多久,坎伯諾西很清楚。 他自覺至少也得支撐到馬修薩娜「理想之邦國」建立完成 時,才能放心的安度餘年。在這邦國未上軌道之前,定要一個能士相助於自己,如此一來,可保 馬修薩娜心無旁務,去完成建國 之業。 這天坎伯諾西滿臉不悅的返回史學院,嘴裡還嘟噥著那批無恥之徒的罪孽,說不要多久邦國即 生「人禍」。 他在院中正在進行「君主誌」的編纂工作;此正是日後「皇邦君主錄」之前身。另一部歷史典籍是馬修薩娜在統一戰爭初期,應叔父坎伯諾西之請,下令編纂的 「創邦錄」。此典籍原包括在「 君主誌」之中,後被坎伯諾西獨立出來編纂。 這典籍曾兩度更名 ;一為「創邦者史蹟錄」,是坎 伯諾西命名;二為「馬修薩娜六 世」,是稍後某位史學院官員所命名。坎伯諾西按例去各編纂廳 查看進度,但正在氣頭上,看到訛誤之處,就暴跳如雷,完全不像一個治學嚴謹的高士。 負責管理編纂校對的官員,被他批評的體無完膚,甚至拿羽翎筆射官員…;這位官員並沒有反抗 ,他知道老院長鐵定又受氣了; 官員笑容滿面的說:「院長!多 射幾筆,如果能讓您消氣…」。 坎伯諾西才恢復理智的向官員致 歉…官員勸他去城外小酒館喝幾 杯消消晦氣,等他回來時,訛誤 處定當皆修改好了。 坎伯諾西沒有太多嗜好,酒這 東西的確可以稍解煩躁之心…隨 即交代官員,需更正之處,並要 官員去他府邸跟管家執事,要件 新服替換被他「射」髒的官服, 這才迤迤然的離開史學院,少時又回頭交代…他去喝喝小酒之事 別讓馬修薩娜知道…。因為馬修 薩娜不準他再喝酒,除顧慮他高齡,身體可能不堪負荷之外,另一方面,亦不願他一醉,就露宿街頭,有失史學院長之儀。 坎伯諾西除了酒之外,他也喜歡跟民眾閒聊家常,也經常造訪貧 困家庭與孤兒照養所,為他們解 決困難。這並非刻意而為,因坎伯諾西亦為孤兒,所不同是他生 於貴族,自幼即因雙親早逝而繼承龐大家業。 坎伯諾西經常暱名捐助貧困學生……可是他到底去的是什麼地方?(待續:下回,“舊城區裡的君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