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424089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特洛伊點序章-馬修薩娜傳奇3

若有人發現是他所捐助,想去致意時,他總說「這是陛下獎勵學子之勤勉向學」,因而無形中,邦國年輕學子對馬修薩娜之尊崇,幾近瘋狂。這也造成馬修薩娜每每到訪學府,總是被包圍的洩不通…幹嘛呢?看過偶像明星被包圍尖叫的情況嗎?跟這差距不大。更重要的是她親民作風,讓此種形象深入學子之心,亦或如此言之「偶像化」。另一方面,統一戰爭馬修薩娜取得最終勝利,這種成就在學子心目中,已經幻化為「神人」才能辦成之事。崇拜自己的君主有錯 ? 2-2C5F「舊城區裡的君王」 坎伯諾西前腳剛走,馬修薩娜就踏入史學院裡。剛剛才被老院長弄髒官服的官員,正想去往院長府邸…剛好被到來的馬修薩娜撞見!這下不得了,君前失儀, 這搞不好會丟官的…官員用雙手擋住髒污處,立即行禮…這編纂廳裡所有人都跪在地上… 「帕米奇!叔父去哪兒了!我有要事……」馬修薩娜揮揮手, 要官員都起身;「帕米奇」,史學院裡的編纂官。 他正是替「創邦錄」二度命名之人。「帕米奇…我…咦?你胸口怎麼了?生病嗎?」對於馬修薩娜的問話,帕米奇搖頭,卻沒把手放下,惶恐的低頭站在一根柱子旁,其他官員都在竊笑。 「給我放下手…又是我叔父的傑 作?如果不放下手讓我看…治你君前失儀之罪!」。 這時的馬修薩娜根本不像一個大邦國之君,雖說治罪,不過是想看看叔父又搞出什麼令官員難堪的趣事。可見這已經不是第一次出現的官員糗事;帕米奇苦笑的放下雙手 … 「哈哈~」馬修薩娜笑彎了腰 ,帕米奇白色官服上有很多墨水黑點,有大有小,甚至有羽毛的印子,可笑的是某些墨點還精確命中要害!這定是叔父又拿羽翎筆射人的結果。 「陛下…就別再取笑屬下,老院長生氣,所以…」帕米奇搔著腦袋樣子尷尬極了,一個堂堂編纂官被弄成這樣,的確好笑。 「叔父?」馬修薩娜把帕米奇 拉到廳外問;說實在馬修薩娜下朝堂後…真的讓人懷疑…她到底是否為一統全雅吉星邦國的「偉大君主」? 帕米奇搖頭,不知老院長去了哪兒…可惜他不會說謊,眼神露了底,被馬修薩娜察覺有異而「抓包」。 「帕米奇!又是你…出的鬼主意,叔父又去喝酒了…」馬修薩娜的高聲責備,附近各廳的官員都探頭出來看個究竟…他們的陛下拎著帕米奇的耳朵又說:「如果叔父有什麼意外,看 我會不會治你教唆之罪!」說完立即往史學院外而去。帕米奇撫著被揪紅的耳朵,無奈的又搖頭嘆氣,似乎洩氣的拖著腳步也向史學院東面側門而去 。 帕米奇,是馬修薩娜的兒時玩伴,為六氏族中「桑托族」的貴族,但他的家族並非顯赫,可帕米奇卻是其家族中,地位僅次於族長老之人。擁 有不錯的學識基礎,擅長於史蹟考證,因而被任命於史學院當編纂官。馬修薩娜說要治罪於他,其實已經說過上百回,沒一次是真的。因為,這是老院長交代不可說,自然與他無關。 馬修薩娜比較煩惱的是,倒是一出史學院,就有「護衛者」暗中跟隨,一國之君獨自出宮,安全問題得考慮到。 這群特殊的人員,實為馬修薩娜直屬指揮之特勤部隊中的菁英份子,任務只有一種「確保君主之安全」。只要馬修薩娜出宮,多半都是他們負責安全。他們對於馬修薩娜的親民作風似乎很有意見,隊長一直跟她說少接觸民眾,以免讓有心人士,有可乘之機。隊長的顧慮也有道理,統一戰爭結束未久,整合會議也尚未完成議程,未必所有邦國都順服於馬修薩娜之領導,若有邦國暗藏謀逆之心趁機混入都城伺機而動,這危險性,可想而知…。 對此,馬修薩娜卻有不同見解「若是真有其事,更應讓他們看我治下,民眾是何等自由,君主與民眾能共同議論國家之優缺,這樣才能服民於真心。 對我不利之前,應當要先觀察民心向背之勢,若民眾對我不信任,我想不用他們來刺殺我!」 馬修薩娜總會拍拍德古拉尼結實的胸膛這樣說。 「德古拉尼」對於君主這種看法雖提不出反駁, 確也擔心她太過親民,容易招來危機。 「德古拉尼」,護衛隊長。馬修薩娜手下一等一的軍事將領,與馬修薩娜是軍事學院時期的好友,說的明 白些,是不太明確的「戀人」關係。 只比馬修薩娜長一個紀元歲 ,現年19歲。他會如此關心她, 自是上述理由而生。他是六氏族中「曼恩諾族」 的族人,卻非貴族出身,而是平民。 德古尼拉為人親善,卻是個頭腦條理清晰,心思細密之人。早年因家庭貧困無法就讀軍事學院 ,又因此院早年排斥非貴族出身之人入院,平民 的德古拉尼四處求助無門之下,只好去執政廳前訴願! 結果被經過執政廳的坎伯諾西看見,坎伯諾西詢問緣由後,深覺軍事學院制度有很深的歧視與不平等,於是向德古拉尼保證,他絕對能入院就讀。 德古拉尼並沒有失望,如願的入院就讀,且就讀費用以馬修薩娜的名義捐助於他,但是德古拉尼從未見過馬修薩娜本人,只在媒體上見過,人山人海根本見不到這位年輕君主的模樣。 直到有一天,跟一個急急入院上課的院生撞個滿懷,因而被院長抓遲到的人…德古拉尼才知遲到的人,正是現任邦國君主馬修薩娜! 自然德古拉尼也遲到,兩人被院長罰跑院區四圈…那是相當長的距離;由此,兩人才建立起友誼…。 順帶一提,此軍事學院後更名為「畢諾姆軍事學院」以紀念這位戰功彪炳之君主。統一戰爭期間,德古拉尼因戰功而扶搖直上,拜領軍區司令之職,但他的心願卻是能隨侍馬修薩娜之側,因而自請調任特種任務部隊,雖說看似降級,實際上能調動的部隊仍數多數。 後來馬修薩娜組織「護衛者」他便成為主要組織人,這組織所有成員都是各部隊中之專才,並且擁有以身生之命,誓言護君的膽識 。平時這些人都有一份平實的工作,是真正的工作而非掩飾罷了 ,因而能隱於市井之中。 這天馬修薩娜出宮,這群人早得知消息而紛紛出動;當然,馬修薩娜亦知有人就在不遠處監看她身邊任何不尋常之事物或民眾。 馬修薩娜喜歡便服外出,一出史學院東側大門, 就是坎伯諾西大道,街道上人影雜沓,兩側皆是 林立的攤販、商家,大道末尾是邦國的歷史博物院、自然科學院 、首都高等學院等等。 換言之, 坎伯諾西區是邦國學術文化聚集地。 大道橫向呈棋盤交錯的街道縱橫 ,其中尚有通往海爾巴坦執政廳的「馬修薩娜大道」,此大道為一進塔尼洛就會看見,是軍、政要人經常會造訪之處。 「海爾巴坦執政廳」又名「馬修薩娜宮」,後者是邦國民眾取的名字,因為他們尊崇、喜愛的君主就住在這裡…。 執政廳是一棟六尖塔建築,分成六個部份,各建築獨立但之間以通廊連接,各有六道,中塔最高,其餘五塔圍繞中塔,是六氏族之象徵。 此建築之設計人是馬修薩娜之先祖 ,擁有古老之歷史。塔外雕滿六氏族之傳說、神話故事,非常古典優雅,並有五道巨大扶垛向外延伸;每塔正拱門前各有一條大道,向市區呈放射狀,而正中一條即為「馬修薩娜大道」。 每逢馬修薩娜公開演說,就在大道的演說拱門台上進行講演;邦國重要節日、慶典、外交、軍事、政治、民生、經貿、文化等,皆在此進行必要的演說或典禮。 此六塔位於首都中軸線上,是地標之一,俯視全塔尼洛各區。 巿區建築就延著這些大道兩側,呈蛛網狀建立起來,其間以橫向次要道路連接,整體來看,塔尼洛是相當有規畫之大城市。 馬修薩娜經常抽空,身著便服漫步於市區裡,或許大家奇怪,難道不會被民眾發現,他們的君主在街上溜躂? 的確!是會被民眾發現但民眾早習以為常,並不會大驚小怪,甚至可以在清晨時分,見到她坐在某小攤販前吃早餐的身影。 民眾早知邦國君主隨時都在關注民眾生活,因而能視之為日常之事,這與其他邦國君主之做法大有不同,如此,自己才可安穩的過每一天。 馬修薩娜被邦國國民愛戴,從這裡可以看到理由何在 。 「叔父到底去哪家酒館?」馬修薩娜來到大道中段,某條小路之前,這裡有許多酒館,館外林立各種特價店招,用於招攬愛撿便宜之人;但是坎伯諾西不是喜愛撿便宜之人,也非便宜貨不喝 ,這可讓馬修薩娜傷腦筋,正想舉手召來「護衛者」去尋訪時, 一群孩子正熱鬧的打她面前經過,其中有小孩認出眼前的人,就是邦國君主馬修薩娜,立即大聲喊道:「陛下日安!」隨即全體跪在馬路上低頭請安。 雖說民眾習以為常,但能如此近距離見到自己所敬之君主,亦是難得…幾乎整條小路所有民眾 、商家主人,無論正在做何事, 瞬間裡,時間好像凝結停止了, 大家不約而同朝聲源處看去…一群小孩跪在路上, 向個年輕女子低頭問安…「陛下?」難道陛下來此巡視? 馬修薩娜很喜歡小孩,每回出來身上總是帶著一些小孩喜歡的零嘴;馬修薩娜蹲下身來,扶起這 些張著粉紅大眼的「米娜希族」小孩:「噓…別這麼大聲!我不是陛下呀!陛下在宮裡忙著,沒出來呀!」 馬修薩娜急著阻止小孩這樣做,因為只要被認出來,想離開這裡…就有點難囉! 倒不是討厭,而是民眾熱情難以推辭,通常都得花上一段時間才能脫身,況且現正有要事找叔父商討…。 「陛下不可以說謊喔!媽媽說大人不可以騙小孩 子喔!」一個小女孩天真的這樣說,隨即又拉著 身邊同伴說:「陛下還沒有說免禮,我們不可以隨便起來喔! 」小孩們又一起跪下來,就等馬修薩娜說話… 「陛下來巡視了!」正當馬修薩娜在與小孩們說話時,有些攤販商人已經出聲大喊,瞬時之間, 整條小街道所有在戸外的民眾,同時單膝下跪 「陛下,日安!」 聲音大到連隔壁街道都能聽到,接著就有民眾往這條小街聚集而來,人越來 越多…! 後來的民眾擠不進小街,乾脆在街口就下跪…這 是個奇妙的景觀,原本人聲吵雜且活躍繽紛的街 道…全都靜下來,就等待他們的君主說句話。 馬修薩娜知道躲不掉了,站起身來「我親愛的國民們,免禮!日安!」這是她的邦國國民,對她的真誠。 這季節正值洛斯南大陸之初春,和絢溫暖的陽光灑落在這條小街道上,造就一片片光亮與陰影隨著稍帶涼意的春風,拂弄街道上店招、旗幟與樹木而忽明忽暗,風裡只聽見,這些店招吱呀聲,旗幟翻飛飄動聲與樹木枝葉的磨擦聲…以及馬修薩娜清亮的致意聲。 除此,只有相隔頗遠街道的人聲。 馬修薩娜緩抬右手,食指上琳洛亞花紋飾戒,在春陽下閃耀光輝,風輕抬她的袍袖飄揚,淺藍長髮亦隨風擺盪,她的臉龐微笑 ,如星辰眼眸俯看她的臣民… 按照慣例,馬修薩娜必須說第二次,低頭下跪之臣民才能起身。就在此時,一位米娜希族年輕婦女,不顧君主尚未二次致意,手抱一個「東西」越過人群,直奔馬修薩娜而來… 「護衛者」立即自人群竄出欲阻止該婦女,不想 被馬修薩娜以紋飾戒制止,「護衛者」立即悄然 退去…紋飾戒是馬修薩娜指揮這群特種部隊之信物,相當於君命不得違抗! 年輕婦女一到馬修薩娜面前,立即下跪並高舉雙手所抱之物…原來是個襁保中的幼兒,婦人說 :「冒犯陛下!請陛下為孩子命名!」。 馬修薩娜接過幼兒,是個眨著粉紅大眼直對她咯咯笑的女孩子非常可愛,小小手掌握住馬修薩娜閃亮的紋飾戒不放… 「唔!妳知道我是誰嗎?」馬修薩娜六世輕搖被嬰兒握住的手指,臉龐上洋溢慈愛的笑意…;小女嬰彷若知曉懷抱她的,是一國之君… 另隻手直伸向前欲摸君主那張眸如星辰般的笑臉… 咯咯的笑著。 馬修薩娜湊上臉去…小女嬰的小手掌輕撫青年君主臉龐,一雙粉紅大眼露出滿足笑意… 馬修薩娜雖沒生育,卻很喜歡小孩,這小女嬰給予她無限希望… 春天陽光下,手抱小女嬰的君主,被光影雕琢著閃動動人光輝。女嬰母親激動的雙手緊握,眼底泛著淚光,看著春陽下的動人一幕…君主的慈愛光輝。 馬修薩娜心中滿溢著臣民的擁戴之情,女嬰象徵子民對她之信任,她半轉身驅面對仍下跪子民 「我的國民們,我們又有未來的希望降生,為這 孩子祈福,我賜名:琳洛亞娜」馬修薩娜以紋飾 戒花名加上自己名諱尾字,為這女孩兒命名;這 種機會實在不多,尤其是君主為百姓之子命名。 馬修薩娜自袍上抽出一條袖帶,帶子上有琳洛亞花紋飾與代表邦國的紋徽,這是馬修薩娜專有的紋飾;馬修薩娜將袖帶圍繞在女孩兒手上,並交還給眼中溢滿淚光的婦人。 「國民們,我原不想打擾你們的營生,既然有此喜事,不妨稍事慶祝…你們說呢?」這原本靜謐的小街道立即爆出如海浪般的掌聲,並有傳統的降生祝福歌聲伴隨,響徹市區。 若有他邦國民見到這奇妙一景,定然震撼不已,一邦之君能受國民如此擁戴,顯見其施政之風廣受人民歡迎,這非一般君主所能做到。 年輕婦人得到君主之恩,百般道謝,手中的孩子竟然緊抓袖帶不放,一拿開就放聲大哭,還給她時就咯咯笑個不止,似乎知曉這是當代偉大君主之恩賜之物。這件物品,伴隨著這女嬰長大, 這個經馬修薩娜賜名的米娜希族女孩,日後在皇邦某位君主手下,成為傑出人物。 2-2C5G「邦國重臣」 第一節「舊城區夾道」 經過這一幕,馬修薩娜在附近店家安排下,暫時在酒館外的座椅上稍歇…這是她的要求,在室內, 根本接見不了這麼多民眾。 馬修薩娜召見剛剛高喊:「陛下 ,日安!」的米娜希族小孩,問為何認定她就是陛下,而沒有被馬修薩娜矇混過去? 小孩說:「陛下手上的戒指,是陛下專有,別人不能用,也不會用這樣的圖案。另外,陛下的髮色是全國最稀有的色彩,傳說陛下的族人並沒有 人,擁有這樣的髮色,若有此髮色必定是吾王… 」。 馬修薩娜聽完孩子的說法,不禁訝異,這應非一般小孩所知悉之事,可能有人說過這些事給小 孩聽。於是,再問何人說起這些事?小孩回答: 「院長呀!」;「哪個院長?」馬修薩娜又問。 「睡在我們孤兒院的老院長啊!坎伯諾西老院長啊!」小孩眨著可愛眼睛說明。 謎底揭曉,馬修薩娜一舉兩得 ,其一,不用再到處找;其二,知道叔父去處。馬修薩娜愁著現在如何從人群脫身…;其中那個高喊「陛下日安!」因而造成騷動的小女孩問:「陛下想開溜嗎?」小女孩很天真,卻很實際 。 馬修薩娜捏捏她小臉蛋的點頭 ,並給了小孩們零嘴;這群小孩鬼靈精的很,幾個小孩纏著馬修薩娜要零嘴,一邊把她往酒館洗手間推…,其他民眾都以為陛下出恭去,還在現場等待召見…誰知…;馬修薩娜頭一回…堂堂一國之君竟然要從洗手間的後門開溜! 米娜希族小女孩指著一小扇門說:「陛下從這裡出去,絕對不會有人見到!」小女孩吃著馬修薩娜給的零嘴,眨眨可愛粉紅大眼,得意的笑著! 馬修薩娜推門探頭出去看,那是兩棟建築之間的夾縫,的確!根本不會有人看見,因為這夾縫兩面都是建築物的背面,一般只留下一道小門,當發生火災時可以有地方逃生。 馬修薩娜竟不知自己的城市有這樣的設計,或許應說,自己尚未全然融入民眾裡,仍有段距離 。她自認對塔洛尼相當了解,但只限於表面的塔 尼洛,庶民的生活並非馬修薩娜所觀察到的結果 。 這個經驗,讓馬修薩娜曾修改塔尼洛城市改造 計劃的部份構想原本想將坎伯諾西大道兩側,雜亂交錯的道路、建築統一變更成較為整齊的風貌 。 可是此經驗讓馬修薩娜體會到庶民生活中可貴的溫馨與智慧,因而保留老舊區域之城市風貌。 她曾說:「 想知道塔尼洛庶民文化之所繫,走一趟老市區即可感受那無止境的溫馨與處處存在的小驚奇。」這樣的經驗,使馬修薩娜每到一個國內城市,定先去老舊城區體驗一番,搞的「護衛者」相當頭痛。 君主經常「不見人影」事實上,就在他們身邊不遠處竊笑!他們竟渾然不知!直到馬修薩娜建立皇邦就任首代君主之職時,仍保有這些習慣。 馬修薩娜曾遣人建立這群米娜希族孩子之塑像,安放在老城區各主要街道口並命名為:「海曼提斯克」雅吉語意思是「城市精靈」。 紀念這群米娜希族小孩帶來的溫馨之情與庶民智慧, 但意外的雕像沒有留下這群小孩的名字。 也因為這些雕像的建立,使得老城區成為前來塔 尼洛旅遊之各邦國民眾的遊歷重點,促進了該區 經濟、文化的發展、提升;在老城區歷經數代君主更迭後,出現一些關於馬修薩娜與米娜希族小孩的傳說。 約於20紀元初葉起,即有十多種版本,以下這則,較接近史實, 但神話成份居多 。 傳說是這樣的「久遠之前,創建皇邦偉大的馬修薩娜,在一次為米娜希族新生兒祈福、命名典禮之時,邪惡的尼班竟趁馬修薩娜神力最弱之時,前來偷襲!馬修薩娜用琳洛亞夢幻之花,保 護大家,但終於因祈福時使用過多神力而不支…尼班邪惡大笑,步步進逼虛弱的馬修薩娜…正當危急之際,一群米娜希族小孩挺身護主,將馬修薩娜用米娜希之光救離… 馬修薩娜復原神力之後,與這群小孩踏上征途,她要征服尼班邪惡之地,救助被其擄掠之臣民…歷經險惡考驗,馬修薩娜戰勝尼班,解救所有國民於水火之中! 自此以後,她的邦國永得安寧、幸福、快樂!為紀念米娜希小孩之功,所以塑像立於城區之中…」 。 傳說出現之後,有雕塑家以此傳說為基,製作了一座名為「征途」之像;這座龐大雕像,就樹立於舊城區卡林希底廣場中央 。 雕像中,馬修薩娜身着古典戰甲,在崎嶇山巔 手執神兵與尼班決戰,六位米娜希族小孩亦身着 戰甲直衝尼班巨大身軀助攻…, 雕像氣勢震人心弦,尤其馬修薩娜揮動手中神兵與尼班交戰瞬息間,誓死之姿雷霆萬均…很少觀者不會被此所震懾!雕像以真實比例放大成為,高35公尺,長255公尺,寬17公尺之雕像群,幾乎把卡林希底廣場分割成兩部份。 但雕塑家早已顧及此問題,雕像底座是開拱門型式,底部略寬於頂,為支撐巨大下壓與外推力,每拱門兩側設有扶垛,拱門計有八道,平均每道拱門寛14公尺,兩道中央拱門則寬20公尺。 底座拱門全部雕刻著關於馬修薩娜之傳說事跡, 包括統一戰爭時期之「雅碧聖獸傳奇」一事;奇怪的很,明明是「神獸」,怎會變成「聖獸」? 這位雕刻家並無進一步說明。 明顯的,可能為了彰顯馬修薩娜之功績,因而修改名稱。不過,雕刻之內容與靈獸神廟中的壁畫大致相同,只是原來的「神人」換成馬修薩娜來取代。 換言之, 到此時,馬修薩娜已經逐漸的被「神格化」,其事跡正式成為「神話」。這可以視為「附麗於神話之史實」,部份確是史實,其他則是虛構出來的事件。 就像「征途」這座雕刻品一樣,顯示出的主要場景、事件並非真的存在;塔尼洛民眾可不管這麼多,越是傳奇、神話越受民眾矚目,只要主角是馬修薩娜就好…。 雖說馬修薩娜已駕崩多年,國民仍讓她活在傳說與神話之中,而永恆不朽。 既然說到神話,稍稍提「尼班」為何物!「尼班」是雅吉星太古神話中「邪惡之神」。 祂代表一切為惡之事的化身;名利、慾望、權勢、貪婪、絕望、兵燹、死亡、地獄以及永恆之黑暗面,是祂所管理的一切惡事。尼班是全雅吉星邦國共同神話中的神祇之一。祂經常會趁國家衰敗之跡初露之際幻化成各種誘惑人心之人、事、物。達致進一步摧毀國家,收歸永恆之黑暗國度的目的。亦稱「毀滅之神」。 尼班在各邦國民族神話中,面貌有所不同,但大體上皆是像龍或蛇;龍在地球的古老國家皆有統一的象徵形象,歐洲的龍幾乎都有雙翼;亞洲的龍則是比較像蛇,但皆有四支巨爪。 神話中,各邦國多用上述的形象來表示尼班之外貌;以馬修薩娜的凱基族為例,其形象即是一隻 有著四巨翼的龍,雙眼呈暗藍色,嘴裡會吐出黑霧與藍色火焰,龍尾則是拖著暗藍火焰;身體上有很多堅硬的藍黑色鱗甲,任何武器都無法傷祂分毫,甚至連高科技的光子砲也傷不到祂…因祂是「神」,故難傷其身。 祂雖說是神,卻也有弱點若邦國民族安祥和樂,繁榮且人民不沈溺於逸樂,最要緊是君主賢能,治理有方,民不積怨,如此一來,尼班就毫無機會了,且會遠離該邦國。 還有一個弱點是,尼班很怕雅吉光明之神「迪 瑪」,身上羽毛所打造的「斯塔特神兵」;「迪 瑪」雅吉語是「光明」之意,祂亦即「卡繆傳說」裡「王國守護神」;而「斯塔特」意為「恆星」。 神話中記載,迪瑪自諾斯藍三恆星中誕生,擁有「永恆之焰」,即恆星之光,因而祂可以永遠以光明之輝耀,照護全雅吉星邦國之生命,永無暗黑之日。 由於擁有恆星之光,需以一種能遮掩強大能量放 射之物來擋住,否則所有接近祂的生命體都會化為星塵,回歸宇宙虛空之中。因此,迪瑪使用宇宙之簾來遮蔽強大能量,當祂現身,子民接近祂時才不會化成星塵飛散。 這層宇宙之簾就是迪瑪身上漆黑之羽。傳說,只 要迪瑪賜予黑羽並打造成兵器,即可對抗尼班的 永恆黑暗,並給予致命傷害。因黑羽吸收永恆之 焰強大能量,故可令尼班畏懼。 迪瑪也是共同神話中的神祇,亦可呈現出多種面貌。凱基族是以人形出現,多是女性。多數凱基族人,都認為是君主化身;蘭斯汀族則為巨鷹, 應與雅碧草原上,動物繁多有關;基爾林族是呈現為流動的銀色巨大球狀體,光芒四射,球中繁星點點,非常壯觀。 米娜希族則是如同此族可愛小孩般,是個小 女孩,身後有一對小小可愛的羽翼,尼班、迪瑪;光明與黑暗,這是所有古老神話之基礎,善與惡亦然。 塔尼洛市區裡就有不少關於這兩位神祇之雕像、神話故事壁畫等。 自馬修薩娜完成統一戰爭後續之建立皇邦事業後…光明之神的臉龐…愈發神似馬修薩娜;或許無形之中,早已將光明之神與馬修薩娜合而為一。 「征途」雕像上的尼班即是一隻四翼巨龍,張牙舞爪,兇猛凌厲,彷若要將眼前敵人撕個粉碎 ;而身着戰甲,銀輝熠熠,長髮飄揚,手握斯塔特神兵,縱身飛竄邪惡之源的馬修薩娜…彷若那光明之神,亦是希望之星。 這座雕像後來漸成老城區的地標,換言之,取代了原樹立於各街口,米娜希小孩的雕像。 也許民眾認為,單純只有小孩…似乎少了 些許動人元素之故吧! 雕像是群組而成,不單只是決戰尼班這一幕;以 「征途」為題自是包括,踏上征途之前一些相關 故事。因成為塔尼洛地標,一到旅遊季節,絡繹來到塔尼洛觀光的遊人,必定至舊城區卡林希底廣場看個究竟。「卡林希底」亦為舊城區之名,意思是「風」,舊城區因而又稱「微風之街」。 塔尼洛往西不遠,約四十公里,有個天然的內陸海,為遠古洛斯南大陸地質活動造成,面積廣大,季風長期自此吹入塔尼洛地區,舊城區正好位於風區裡,因此舊城區經常有風吹拂,除冬季外,風力一向不強。 故舊城區又稱「微風之街」。舊城區裡因風而有活力,幾乎每戶人家門前廊下,皆有風鈴與小風車。微風輕搖風鈴之聲,此起彼落,演繹舊城區安謐悠閒之小調,任何人踏入舊城區,任何一條街道…風鈴聲永隨身畔。 馬修薩娜自小門踏入這條窄小的夾道中,米娜希族小女孩領路,馬修薩娜邊走邊看這些錯綜複雜的夾道,心裡產生一種微妙情感,庶民就生活在兩側屋子裡,他們肯定早就熟悉這些夾道之妙用,為何自己卻完全不熟悉呢? 舊城區特有的風鈴小調,一直伴隨馬修薩娜穿越縱橫交錯的夾道…不一會兒,小女孩自兩棟建築物中間穿過,一道石梯往上直升,一過石梯…馬修薩娜已經站在一家孤兒照養所前面,距離原來的酒館已然頗遠,隔了五、六條街哪! 馬修薩娜發現一件事…那幾個護衛者正急急的穿 越正常街道而來,顯然差點就「跟丟」!她當 下就決定一件事…保留舊城區的風貌,她還想繼續有機會「探險」下去。 第二節「塵垢中之貴族」 她很意外…照養所前的街道上竟然沒多少人經過…與先前熱鬧之景全然不同。陡然間馬修薩娜心中,莫名升起一股憤怒…;原以為政府設立這些照養所,應當會有妥善的建設與照顧計劃…想不到眼前是一付殘破之景,無怪乎少有人經過此處…。 馬修薩娜憤怒於官員之腐敗,更憤怒於自己的無知,舉起紋飾戒…立即出現幾名護衛者「去!給我查清楚!」 馬修薩娜寒著臉色;這幾個人立即消失在街道盡頭。 馬修薩娜自覺無知,是因自己只看表面,她自認錯看首都之繁華,純粹是自己喜好的選擇若非追尋叔父去處,很可能還以為施政頗有建樹,原來…這些皆為假象! 若非來到舊城區,恐怕還在為幾日前,為新城區照養所之落成剪綵,而沾沾自喜…兩者有若天淵之別! 她蹲下身來摸著小女孩的臉頰問:「這裡為何沒什麼人經過?誰有來看過這裡的狀況?」 「陛下,這裡是貧民區呀!我們沒有能力改善這種狀況,這裡全都是以前戰爭後無依靠的人或孤兒,吃都吃不飽,哪有能力去做其他事!當然不會有人會經過這兒!直到最近才有老院長來看我們,給我們幫助;老院長沒來之前,這裡經常可以看到死人躺在街上沒人管,也管不了。現在至少我們不會餓死…」。 這個米娜希族小女孩眨著大眼,說出與她年紀不相符之話語…馬修薩娜終於明白兩件事;自己交代過要好好妥善照顧,因統一戰爭而無依靠的家庭或孤兒,以為應當不可能出現這種狀況,然而事實卻不然…負責官員顯見全把她的話當成耳邊風!她更明白,自己完全成為看不見聽不到民眾疾苦的愚蠢君主。說什麼與民眾同在…無疑是最大之諷刺與笑話…她哭了! 馬修薩娜緊摟這群小孩:「我沒有好好照顧你們…對不起你們!」水藍色的淚珠自如星光閃爍的眼中滴落;「陛下又說謊了!陛下沒有對不起我們呀!現在我們能温飽,全都是陛下所給予,老院長有說唷!」小女孩伸手擦去馬修薩娜六世臉上淚珠,眼睛裡沒有一絲怨恨。 馬修薩娜抱起這米娜希小女孩,手牽其他孩子們,踏進滿佈塵土的照養所;她也明白另一件事,叔父顯然不是溜出來喝酒,而是發現到這裡的慘況,以她的名義給予協助,而且已經持續一段時日,難怪小女孩才會說自己並沒有對不起他們! 馬修薩娜此時有點怨恨她叔父,為何沒向她 說明情況,讓她蒙蔽於表面化的繁華、安樂之景 裡,還沾沾自喜。 馬修薩娜一踏進照養所,身邊一個小孩立即飛奔進一間不太像樣的屋子;屋子是剩餘物資所搭 建,外形根本連稱為屋子都不夠格。 馬修薩娜正在環視四周時,一群小孩從屋子裡跑出來,圍在她的身邊。這群小孩,不只有米娜希族,也有曼恩諾族、桑托族甚至是其他邦國氏族的小孩…一共 有六、七十名。 這些小孩比剛剛的米娜希小孩更槽,衣服破洞不說,甚至有光著屁股的小小孩。馬修薩娜相當驚訝,在她的國度裡,竟會出現這樣的景況。她蹲身把身上所帶的零嘴分給這些小孩們,他們 高興的有秩序的領取,毫無吵鬧;顯見,孩子雖苦,卻有教養;這時一個年輕的女孩急奔到馬修薩娜面前,整理了一下散亂頭髮、衣服,正想下跪…卻被馬修薩娜出手扶住 … 女孩惶恐低頭,不敢直視眼前之人,女孩看見馬修薩娜袍服的紋飾,自然知道眼前的人是誰…一支有琳洛亞紋飾戒指的手,輕抬女孩下巴: 「抬起頭來,免禮…但別聲張好嗎?我不想讓其他小孩嚇到!」聲音先是威嚴,後是如朋友般親切。 女孩抬起頭…一對粉紅色眼睛在找地方躲避馬修薩娜如星辰般雙眼的注視,因從沒如此近距離看到君主之容。 「陛下,可以放過凡洛妮嗎?」一個老而沈穩之聲傳來…;老人挽起袍袖提著雜草包,正步出那不能稱為屋子的建築。 「叔父!你怎麼…」馬修薩娜差點認不出那平時治學態度嚴謹的史學院長坎伯諾西。 此時,他有如一個打理家務的老人家,袍子上染上許多灰塵老人拍拍衣服,放下雜草包:「這屋子可能快塌了,得想辦法加強一下…唉!」坎伯諾西看了一眼呆立在那裡的馬修薩娜。 馬修薩娜見到叔父如此說,剎那間她無法再說些什麼,她挽起袍袖直接了當的進到屋子裡;一旁凡洛妮正要跟去,卻被坎伯諾西攔住:「讓她自己去了解你們的真實生活,或許對她有所幫助 」。 昏暗的屋子裡,只有少許自屋頂破洞灑入的陽 光,光綫一絲絲描繪馬修薩娜所能看見的擺設; 能算是椅子、床鋪、桌子…? 這根本是幾塊板子拼湊而成的家俱,被褥也是補了再補,就別說屋外幾個光屁股的孩子了…;鍋碗碟盤,還算可以接受,顯然是叔父設法弄來的。 正當她在屋子東面查看時,屋子一道牆面忽然塌 了…瞬間塵土飛揚,屋外的凡洛妮、坎伯諾西見到 牆塌,立即飛奔入屋內…不過已經有人搶先進入屋 內,一身黑色勁裝的人,擋在馬修薩娜之前 ,用身體撐住一片殘留牆體…來的人是德古拉尼, 他正想來報告,適才馬修薩娜交代事項的調查結果…此時,正好牆即將塌陷。 德古拉尼要大家後退數步,他才跳離殘留牆體,數秒後,牆全塌了。 「陛下,初步調查是…」德古拉尼在馬修薩娜耳 際說明結果,她的臉色着實不佳,雙手緊握成 拳…「去!秘密逮捕相關的人,另外別讓他們把罪證給消除,我親自審!」馬修薩娜嚴厲的口氣,讓凡洛妮有些緊張,在旁的坎伯諾西安撫她說:「陛下很少動怒,戰爭期間也沒有如此,看來陛下已經鐵了心,你們的狀況有救了」。 「此外調些人力來這裡,屋子肯定不能棲身,安排好住處,把孩子們都遷移到那裡,找人妥善照顧」馬修薩娜又指示德古拉尼處理現在的狀況。 德古拉尼致意後,立即離去。 「妳叫凡洛妮?告訴我哪裡需要幫忙的?」馬修薩娜拉著凡洛妮的手問。 「陛…陛下,我們可以自己……」凡洛妮緊張的回答:「喔!有有有!想幫忙?簡單,跟我走,還有一堆事沒做,讓凡洛妮去照顧那些孩子,走走 …」坎伯諾西拉著馬修薩娜就往屋後小門走,輕擺雙手叫凡洛妮去照顧屋外孩子們。 凡洛妮如釋重負的轉身出了屋子,那群孩子立即圍繞在她身旁, 一個勁兒的問東問西…;馬修薩娜隨叔父穿過小門,邊問:「凡洛妮…是這裡年齡最大的孩子? 」。 「嗯!我發現這裡時,凡洛妮已經在這兒很久了,照養所所長早已逝世,在這種無人接任的情況下,她只好負起所有責任,不然其他年幼孩子恐怕活不到現在… 我不是不說,而是宮內人多口雜,我一看這種慘狀,就知道人謀不臧…總有一天妳會見到這裡情況,呵呵!還算好,比我預計的要早很多!」。 坎伯諾西似乎有意維持原樣,只是不讓孩子餓着,等著馬修薩娜來發現,她治下之首都最真實、最底層生活之面貌…也就是說,不只首善之區會如此,邦國中其他城市也會存在。 馬修薩娜無言以對,只能蹲下身來猛拔後院的雜草「陛下是要把國家的「雜草叢生」給拔乾淨嗎?」坎伯諾西有些諷喻的說! 「是!就是要「徹底根除」,這是我的恥辱…更想不到恥辱來自我們氏族‼」馬修薩娜一面用力拔,一面憤恨的說到重點。 「陛下或許可以考慮,外氏族的優秀人才,按我的看法,只要統一議程一完成,陛下所掌管之地 就不只這小小的塔尼洛…」坎伯諾西提出晉用其他邦國人才的建議,用以平衡現在凱基與其他五氏族之貴族專權之弊病。 「叔父!我出來找你,就是要與你商議此事,我差點兒就忘了這重要之事」馬修薩娜這才想起找 坎伯諾西的原因。 「看來陛下已有規劃,是哪個邦國之人?」坎伯諾西把「雜草」集中起來綁成一大梱,並要馬修薩娜也休息片刻…她滿身的塵土、草屑,袍服早已弄髒…馬修薩娜的心情百味雜陳,竟然被自己族人給出賣,她誓言要拔除這蒙蔽自己的「大雜草」! 「這人來自雅碧卡繆…」馬修薩娜話頭才剛岀口,有護衛者隊員來通報,但沒停留多久;馬修 薩娜臉色高興多了… 「叔父,他即將進入我們國境,畢諾姆給的消息,這人與叔父相同,學歷史的,他叫墨賓」馬修薩娜拍著袍服上的草屑說。 「哦!畢諾姆殿下推薦之人,這應當不差,既然是學歷史,索性把這人給我吧!史學院缺人的很哪!」坎伯諾西對畢諾姆一向尊崇,曾說畢諾姆若將來有一天,執掌一統之邦,肯定做的比馬修薩娜好…。 畢諾姆畢竟非泛泛之輩,坎伯諾西早看出畢諾姆若「守邦國之成」肯定是最佳人選,而此看法早在統一戰爭時期就已形成。 因為雅吉星經常是其他星系種族所覬覦之地,外來侵略時有所聞。畢諾姆之強悍在這些外星種族存在頗高知名度,有嚇阻作用,故守成之責,將可渠成而竟其功。 「叔父…答應了?就不問這人的品德才學?如此簡單?」馬修薩娜很意外坎伯諾西的爽快。 「別忘畢諾姆殿下亦為一邦之君,她之所以臣服於妳,是因妳的誠心與氣度;至於有人傳說妳們曾在雅碧草原做過什麼競賽,這應該不是重點我聽來自她邦國旅人的描述,畢諾姆殿下一直獎勵學術研究,並在首都鄂霍克成立史學館,其規模不亞於我們,可見她並非強悍罷了。她的邦國有不少雅吉星古老傳說的遺址、神廟,這些都是歷史的一部份,一個重視邦國歷史之君主,哪會推薦不佳之士?」。 坎伯諾西坐在一張缺少扶手的搖椅上,點燃來自艾柯大陸南方所產的「喬尼爾煙」,說著簡單答應的真正理由。 另一方面,墨賓正在此時穿越馬修薩娜邦國西南 …;這個照養所中的女孩,到底有什麼不為人知之内情?(待續…下回:米娜希莉諾雅•潘湐妮殿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