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442653

    累積人氣

  • 162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特洛伊點,大使徒之二

因為牠從未被捕獲過,據悉,第一次發現到此生物的人,是個海底鑽礦平台的管理員。他在公元3499年冬季某夜值班時,突然看見海平面下二百公尺處,有不明物體出現,理論上這深度完全不可能有任何活物出現,但偵測儀顯示這東西是「 有機生命形態」,且體形巨大,具放射能量。他試著用攝影機拍攝,欲見其真實面貌,結果只拍到一團巨大光球,顏色繽紛,他不知道海中的奇特物體是什麼,未久,該物體以高速離去,他以為是人造物體 ,否則不可能有如此速度。 隔幾個月,他再度發現這物體出現在海面上, 而且是白天,這才拍攝到清晰影像,他立即聯想到昔日「滅絕區」事件中逃脫的那些鯨魚。於是把影像呈報給上級,最後轉送到那位年輕華裔科學家手中。 據分析與實際探索發現到上述各項特徵,曾欲捕捉,但是牠是會隱形,根本捉不到,後來才知道,這生物具有神奇的反偵測能力,任何形式的偵測儀的光、音等頻譜,只要被牠感知,一律失效,如同隱藏在海洋中分子裡一樣,沒有形體, 沒有放射能,連聲音也沒有。 第五節「使徒現身」 在無法捕捉的情況下,這謎樣生物就這樣存在於污染的海洋中,由於牠類似鯨類,又具放射能之故,這地球上的新物種稱為「原始核鯨」俗稱「核能魚」。 公元3655年,核鯨再度進化,牠的體形雖維持流線,但體積變得更巨大,昔日最長也不過二十九公尺,重大約二十八噸。此時卻進化成,長二百二十一公尺,重逾六百噸的巨大怪獸,牠們的族群不多,約有一百二十頭分佈在各大洋的污染區中。 過去,牠們未有傷人紀錄,但是自進化完成後, 牠們帶來某些災難,卻也帶來復原海洋的希望 。因為自牠們早期出現後,污染區逐漸縮小,有些甚至還原成真正的海洋,以過去大西洋為例, 一個半世紀的時間裡,牠們清除污染源達大西洋總面積的百分之六十五,這不可不謂神奇。 主因是牠們數量不多,卻能造就這種復原力,幾近神話。 根據各國生物學家研究,牠們似乎永遠搶先在污染擴大前,即行分解污染物。過去無法捕捉,現在更不能,牠們太巨大。因此,僅能觀察牠們的行為、路線、習性等。 公元3660年春季,一頭身長二百五十公尺的核鯨,出現在昔日的 「極地滅絕區」海域,科學家獲報後,緊急趕赴早已沒有生物的北極。在這裡科學家目睹這頭巨大生命體,演出令人震撼的戲碼 。 如果說有「神話」,那這頭被暱稱為「使徒」的核鯨,有可能就是神話中使者的化身。過去,研究核鯨的科學家,很少目睹淨化污染海域的過程,只能用推測來解釋。因為,核鯨通常會隱匿行蹤,無從偵測,但是海洋污染物卻逐步在減 少,這是不爭的事實。 這次卻可以親睹過程,是極為罕見的機會大批相關專家搭乘飛行艦艇,全部趕赴北極海域。之所以沒用陸路工具,是考慮到,核鯨可能引發的危險,尤其是牠進行污染物轉化過程時,可能危險性極高。 他們沒猜錯…公元3660年春季嚴寒仍籠罩北極海域,自3190年廢棄圈養區以來近五個世紀,從沒有生物入此區。昔日的圈養遺跡仍舊存在,但早已頹圯且覆滿冰雪,只剩幾座破爛到僅餘骨架的管理塔 仍舊聳立在風雪中,上面滿佈永遠不會融化的冰柱,像一根根刺蝟毛般散佈在鋼架之間。 清晨時分,陽光微弱的剛剛現身,冰洋中傳來陣陣低頻率且具壓迫感的響聲,由遠而近…海面上隱約可以見到一團巨大光輝自深海上升,海面上奇異的污染物色彩漸漸翻騰起來,冰層也因污染成數十層顏色,染料似的附加在冰層底部,看 到這景象根本不會認為這裡還會有生物出現,北極海上空卻有數百架航艦滯留在這裡,而冰冷海洋深處來了一頭可以稱為生命體的奇異生物,牠正在浮升,海水 、浮冰相互碰撞、滾落,復又碰撞、滾落。 洋面越來越亮,海水翻動的越發激烈,藍色、紫 色、黃、紅、綠、青…各自閃爍猶如彩虹自深海而出。一陣強烈的低頻隨激烈滾動、翻騰的海水破空而出,直襲空 中三百公尺處的大小航艦,震憾著艦身,金屬似乎在哀鳴著咯咯作聲,強大低頻波穿越每個科學家身軀,他們首先嚐到這頭巨獸的見面禮。不少人被震得耳朵發痛…,雖然痛苦,卻仍緊盯洋面那 個閃耀光芒的巨大物體。 隨著巨獸破海而出,一陣更強烈的低頻波,猶如巨吼聲瞬間襲來…艦上所有不耐此震波的物品 ,幾乎同時碎裂,爆裂聲四起,終於有科學家不支倒地,痛苦的掩住耳朵哀號…可能的危險就在此時發生。所幸,震波來得快,消失得也快…倒地的人立即被送到醫療室治…他們喪失聽力,有些是永久性的傷害。 為預防再發生未知的危害,各航艦不再集中於巨獸正上空,改成分散形式。所幸他們有這樣做 ,接下來發生之事,是足以讓所有艦艇遭到擊落的危難。 在牠浮出海面後,全身光芒漸弱 ,但是閃動的色彩卻加快…當所有色彩無法分辨出現在牠身上哪區時…有艦艇偵測到高能量反應 ,立即大叫遠離巨獸,就差幾秒鐘一個直徑約半公里的大球,忽然自巨獸頭頂中段急速擴大,籠罩巨獸所有身軀,它是個能源壁,具有可怕破壞力…所處範圍內瞬間被除去積雪的物體,隨後化成粉末崩解…這使得部份圈養遺跡灰飛煙滅…科學家不懂,牠是否在毀滅所有東西?還是在救助這片海洋? 第六節「淨化滅絕之地」 不知是誰替這頭巨獸的行為做分析,稱那些可怕的破壞力,並非破壞,而是一種「淨化」。至今,仍然不知這生命體種源來自何處,即然無法知悉,就只能歸類於「存在的真實神話」。因此 ,這頭巨獸按遠古宗教神話,稱之為「使徒」, 牠降臨地球,是為拯救生命而來…負有神的使命 。 科學家主要仍然是觀察「使徒」如何淨化污染的極區海洋,牠沒有讓科學家失 望… 就在能源壁摧毀遺跡同時,牠漸漸脫離水面,一個巨大能源壁托著巨獸身軀,浮升至海平面約六十公尺處滯留在空中,隨後下顎那個橫向口袋膨 脹起來,猶如張開大嘴的一條超級河豚,裡面的黃色薄膜開始發亮,同時海面上的污染物像是被 磁鐵吸引般,化成數千道水柱直衝薄膜內… 幾分鐘後,巨獸身體開始閃耀各種色彩,緩慢而明亮…突然牠背脊中軸兩側張開二百多個氣孔般物體,火山爆發似的噴射出密集的氣體,這些氣體滾動的升入高空,未久大片雲層似的氣體籠罩在吸引點上空,範圍廣達數十公里方圓…牠開始移 動,經過之處…令人難以置信,碧藍的海水重現光輝,潔淨無瑕…連浮冰中的污染物也消失無蹤。科學家立即分析這些氣體…它們是氫、氧原子組成,是純淨的「水」 。 自白天到黑夜,巨獸重複吸收、噴發的轉換…牠似乎是永恆不變,科學家在觀察點,守候逾五個月…終於,夏季來臨時,昔日污染的「滅絕區」海洋…碧波萬頃,更神奇的是,那些未淨化區域的污染物竟然沒有隨洋流再度入侵,經探測,自海盆開始,直至水面上空約一百公尺處,有一張幾乎看不見的巨大薄膜,將污染區隔離開來…它違反已知的物理原則,因為,一百公尺的空中,沒有可以固定之處…如何固定?科學已然無法解釋。 這頭「使徒」創造出只有「神」才能顯現的神跡,牠在夏日波光中優雅的的潛入深海中,隨即消失無蹤…。 自此,各污染海域 ,經常可以接獲報告:「使徒」 正在「淨化」。當然,淨化後帶來的是連續數月的大量雨水,造成陸地城市的災害,但衡量利害,降雨總比污染來得友善多了。 由於,海洋被「使徒」留置的「阻隔膜」增加,科學家到各大洋探測此數量、規 模、區域等,繪製出新的「使徒壁」海圖,用以船舶辨識參考,以免誤闖壁界。 公元3650年,「使徒壁」已經多達八百區域, 最後一塊污染海域,在南極以東約二百二十公尺處,它被周圍七十五面「使徒壁」包圍的密不透風…;亦在這年夏季來臨前,各洋 之「使徒壁」 開始解體…,半世紀以來,科學家已經看慣這些繪 製在海圖上,猶如蜂巢的物體,但他們卻不知道 「使徒壁」的解體,象徵這群 「神之使者」即將逐漸「消失」 …;夏末,這塊最後污染海域,由一頭身長約三百 二十九公尺的 「大使徒」執行「淨化」。 牠是 一百多頭「使徒」的領導者,幾乎所有研究「使 徒」的科學家,全部擁往該海域,進行遠距觀察 ,數十年來科學家對淨化過程的危險性,已然充分了解,因此對 「大使徒」更是小心翼翼,絲毫不敢大意。 第七節「十二使徒」 遠古時代,曾有一個宗教誕生 ,它影響地球人類之宗教信仰達三十五個世紀之久,之後雖然式微,仍持續影響後世人類之信仰。創教之初曾有十二位傳教使者 ,一說有十三位,但無法考證。這十二位聖者皆 能屢現神蹟,教化無數信徒,隨時光遷移、遞變,他們的事跡已然成為宗教神話 。 教義中曾預言,未來將有一場毀滅性災難降臨,屆時神主將遣十二使徒重返人間,拯救瀕危 之人們…然而,這場災難卻遲遲未至。久遠之後, 災難終於降臨大地,它使人類飽受戰禍、飢饉、污染所苦,就在存亡之際,使徒終於現身,不知它來自何處…它拯救了人類倚重的海洋,令海洋重生,然而,使徒任務總有結束之日,它們將回到何處?也許是永恆之謎。 這種結合古代史與現實情節的說法,很能撫慰人們的心靈。只是使徒不是雲遊四方,屢解危難,而是波瀾壯闊的史詩行動,它們有毁滅,也拯救,它們不用繁瑣的宗教儀式,沒有教條宣揚 ,直接以無言行動來展現它們的 「神蹟」。 它們的力量驚世駭俗 ,無可匹敵…!「大使徒」的「淨化」過程,較之過往,更驚心 動魄,科學家在距牠五公里處觀察。能源壁廣達二公里,巨大球體緩緩飛越「使徙壁」,飛越的海域波濤凶湧 ,但全未影響到牠的行動。 這次似乎有意加快淨化過程,也出現前所未見的行動。軌道上人造衛星偵測到,凡是「使徒壁」 的連結面中心,皆有一頭巨大的 「使徒」進駐,平均身長三百公尺,其周圍的小連結面,平均有八到十頭身長略小的「使徒」進駐。而最巨大的「使徒」總計十二頭,包括南極 東部的這頭。 牠們似乎在進行一種儀式,每頭巨獸的能源壁都 擴張到最大值 ,每當「大使徒」轉換噴氣時,能源壁底部即會產生出,六至十個小能源球,分別射向特定的地區,球體掠過處,會令海水形成暫時性的「凹陷隧道」,海水像凍結一樣的直立在海面上,數分鐘後才落回海中,激起巨大水浪 ,情景非常壯觀,也相當可怕。 而這些能源球精確的擊中,分佈在各洋中的「使 徒壁」。 夏末,「大使徒」終於完全最後的淨化轉換,能源壁底部躍出數十個球體,這時牠的身體在產生變化,科學家推測,牠可能在進行「最終進化」。 果然,巨大身軀上,那些閃耀各色光芒的發光色塊,依序自牠體內浮現到表層,形成類似鱗片的片狀物,每片都是完美的六邊形 …,這情況也發生在其他十一頭巨獸上,牠們光彩奪目…。 當「大使徒」最後一次噴氣後,所有浮現的鱗甲,呈現碧藍海洋色調,鱗甲翻動約三十度,一 陣低頻震波隨即急奔而出,那些能源球同時跟隨震波,急竄而出…震波圈造成浪圈擴散達十公里遠 …;科學家們來不及防備,部份艦艇暫時失去動力,卻沒有直接墜落洋面,反而像釘在空中一樣 ,掛在那裡歪歪斜斜的…數分鐘後才回復動力。 「大使徒」放射的球體,同樣地精確擊中此區域裡七十五處「 使徒壁」,數秒鐘後…壁體開始崩解,它們化成繁星點點,隨氣流飛升到高空…;衛星偵測到地球表面逸發大量發光物,隨即被太陽光分解消失。 所有海洋中的「使徒壁」在數小時內,全部逸散至太空中分解消失。「大使徒」最後一件行動是,高速前往南極圈養區,牠並非潛水,而是低空飛行…在廣大洋面上劃出一道水牆,人造衛星紀錄了牠的行跡。 自3190年以來,南極圈養區裡雖極度保護藍鯨,但由於被完全禁錮在此海域中,到此時,僅存活三頭,牠們是地球上唯一三頭藍鯨,兩頭雌鯨,一頭雄鯨。牠們已喪失育幼能力,可能存活不了多久。「大使徒」抵達圈養區前約二十公里,即潛入深海…這回沒有消失,仍然可以偵測到牠急速游往圈養區外牆。圈養區早已獲知「大使徒」前來,工 作人員全部撤離,唯獨無法移走那三頭藍鯨 ,他們相當擔憂「大使徒」將如何對待這三頭生物。 結果…大出意料外,這頭巨獸在圈養區外圍牆浮出水面,在此迴游數次後…;一頭三百公尺長的 龐然大物與身長二十九公尺的藍鯨,顯然不堪比較,也許那三頭藍鯨有感覺到牆外巨獸的氣勢, 牠們頗為不安,但隨即安定下來…,巨獸正模仿鯨的低頻傳訊音頻,似乎在安撫牠們這使科學家大呼不可能,牠們是不同物種啊! 「大使徒」忽然在頭尖端翻動鱗甲,立即出現非常小的能源球…牠發動了。 球體直撞外牆與迴廊連結處,數秒後 …牆體崩塌,出現一個洞口…, 巨獸沒再停留,返身潛入深海,這回真的偵測不到了…。 三頭藍鯨,立即游出牆外,同樣地,潛入深海…可 以隱約聽到牠們特殊的歌聲迴盪在海中。 「大使徒」到底去了哪裡,沒人知道,但是有件奇事發生了,原本一百多頭巨獸,自淨化全部完成後,漸次的遞減數量,那些體長較小的巨獸, 首先消失。 公元3653年,這些巨獸根據有紀錄的偵測,最後僅存十二頭。而這些巨獸全都有共通特徵:鱗甲,體長逾三百公尺,會飛行,水中游速極高,若某海域再次發生污染,總會出現「使徒」;其次, 能源壁平均涵蓋面約十公里。 這群巨獸,自此維持這數量,沒有增減,科學家研究的成果稱為 「使徒學」。總結來說,仍舊是帶有巨大謎團的物種。 公元4000年,最後一頭藍鯨死亡在白令海峽。而巨獸仍舊存活在海洋中,行蹤飄忽不定。自海洋污染被淨化後,各國終於訂立「無污染公約」。 第八節「使徒再現」 公元6220年,二十七個世紀前曾經出現,後漸失去通報的「十二使徒」,在二 千七百年後,被人發現,其中一頭巨獸出現在太平洋的「挑戰者深淵」裡。 這裡的水深超過一萬 三千公尺,發現牠的是一位熱衷「使徒學」的深海潛水師。 二十七個世紀以來,「使徒」已然成為一則神話。無數科學家、研究者,無不想一睹 「使徒」真貌,雖有古老紀錄,卻停留在二十七個世紀之前。多數研究者認為,這樣的巨獸根據法則,牠一定在長遠時光裡,繼續進化,現在的實際面貌可能與古代全然不同,這種神話般生物 ,一直是科學家、研究者,甚至神話研究者的最愛。他們感嘆自己未能同古人般目睹「使徒」那 震懾人心的能力與行為。 發現者表示,這頭巨獸在「挑戰者深淵」谷底, 也就是說牠在一萬三千公尺下,緩慢的迴游,身 上發出五彩光芒,伴隨低頻震動聲,好像是悶吼。除此,身上鱗甲每隔幾分鐘就全部掀動一次 ,相鄰的甲片間隔約二秒翻動。 偵測儀探測出,這頭巨獸是龐然大物,古代資料檔中:體長最高是330m、體寬最高10m;但發現的這頭:體長975m、體寬36m ,近乎一公里的巨大生物,恐怕神話中才會有,「十二使徒」中的一頭已然如此,其他呢? 在這種深度還能自由的打開鱗甲,以生物來說, 縱使是深海屬種,發光是捕食的手段,但是幾乎所有深海生物共同特徵是「透明化」,多數沒有骨骼,因為水壓力太高…;但這頭巨獸仍保有鱗甲,就太不可思議了。 更令人驚歎則是,二千七百年來 ,牠們仍然存在,而且族群數量完全與二十七個世紀前相同(尚未完全證實,群體數目仍不明) 。他為了要區分個體的不同,紀錄了這頭巨獸的能量場特點。理論上,不同個體的能量場是不會相似,如此便可輕易判別不同個體。 如果,往後再發現時,即可用這個特點來判定是否同一個體 。 二年後,6222年冬季,南極圈養區遺址附近海域,又發現兩頭巨獸,牠們似乎在「交談」。在 海面以低頻震波相互傳送,約九分鐘後停止傳送。十五分鐘後,生成能源壁升空,球體直徑測得為五公里。 兩頭巨獸體長分別為 「使徒2」980公尺;「使徒3」 1065公尺;體寬「使徒2」41公 尺、「使徒3」43公尺。兩者能量場與「使徒1」完全不同。若以能量場光譜在表示:「使徒1 」光譜偏紅,「使徒2、3」分 別偏橙、偏黃。 兩者飛行速度實測:「使徒 2」平均時速860公里,瞬間加速1900公里;「使徒3」平均時速880公里,瞬間加速1910公里 。飛行高度,兩者相當,海平面上空五十公尺至 地球高軌道,真空狀態下。 至於海中,應與「使 徒1」相同。不過,地球最深的海溝在夏威夷附近的「馬里亞納海溝」二萬二千公尺深,經常伴隨地質活動,與地殼下的「軟流圈」相當接近。因此,極深海部份,尚未發現 「使徒」,難以估計牠們「真正實力」。 公元6229年春末,太平洋北部 ,近白令海峽附近海域,同時出現三頭巨獸,即 「使徒4~6」, 這三頭比較平均化,體長自990至1100公尺不等,平均體長一公里。6235年秋、冬兩季,分別在大西洋北極圈附近,同時出現五頭巨獸「使 徒7~11」。而最後一頭「使徒12」,牠出現在 …「馬里亞納海溝」中。這頭最後出現的巨獸…非 常驚人。牠比其他「使徒」更巨大,身長超越一 千五百公尺,體寬逾一百二十公尺,體高超過十五公尺,若加算牠進化後生成的脊盾,超過二十五公尺。 牠在地球高軌道真空中,可以停留超過十小時, 能源壁球體呈現完美的十二面體。 有很大不同是,原本閃動的色塊區移到牠新形成 的脊盾上,呈線性流動,身體呈亮銀色金屬光澤 ,乍看下會以為牠並非生物,是機械化非生命體。 根據古代記載 「大使徒」右胸鰭外側下緣,有一道明顯缺口, 缺口由來不明。 在海溝深處現身的超級巨獸正是 「大使徒」,牠的右胸鰭確實有缺口,位置與古 記載相符。 第九節「進化之大使徒」 科學家極度興奮,因為古籍記載的「淨化神獸之王」,也就是 「大使徒」,在漫長時空交替下 ,歷經二千七百個春秋,終於現身了。 近代科學家、生物學家,一直在爭論「大使徒」是否尚健在的問題,顯然不必再多費唇舌 ,「神之使徒」再度降臨人間。科學家們終於可以不再感嘆,自己未曾親睹「大使徒」之憾。 生物學家對於牠的「新裝備」 ,「脊盾」有極高興趣,這兩片巨大似甲殼的物 體,除有前述閃動的色彩光線外,猶如一層金屬護甲,光滑的很。偵測人員自海溝谷底發現牠時,牠正在一條熔岩槽上方慢速迴游。 這裡的溫度高達攝氏一千二百度 ,雖然在二萬二千公尺的深海,水溫極低,但熔 岩區溫度卻因巨大壓力,保持上述溫度。 在遠離熔岩區後,水溫為零下四十度,海水本就帶有溶 解的岩塩,深海巨大壓力下,低溫仍不會結冰而呈液態…這裡自然是陽光無法到達之地完全黑暗。 「使徒」本身即是謎般生物,自牠第一次出現, 歷經數千年時光,科學家對其了解,仍極為有限。 因而,地球上這種生物,已然成為實際存在 的「似神生命體 」。而這次「大使徒」卻給科學家留下可以研究的東西,因而對科技界帶來無限啟發。 「脊盾」是「大使徒」獨有的裝備,其他「使徒」無此物體。它象徵「大使徒」的無上地位; 據科學家研究,它的基本結構是生物與銥元素結晶體的結合物。 科學家推測,牠有可能是自海底熔岩中提取而來,轉換過程是謎。牠自海溝深處浮升至海面…沒有任何生物或人造機械可以達致如此成績:一百九十七秒六六。亦即三分鐘時間,可浮升至海面,完全不需減壓。浮升速率一百一十一公尺/秒,這種速度不是人類當前科技可以達致。 能夠相當的科技,只有在無阻力的真空狀態下可以相較。牠已經違反部份已知的物理原則,如果,海中沒有壓力存在,牠 浮升速度將會更高。 其次是脊盾的用途,「大使徒」脫離海溝後,在夏威夷群島西南方約五百二十公里處浮上水面。根據二十多世紀來之研究,牠們一般自海中浮升至海面後,通常立即生成能源壁球體,這有可能是一種「減壓艙」的功能,不過有人提出反對 說;他們認為, 根本不需減壓,根據偵測儀顯示 ,球內壓力維持在二個大氣壓力下,並無增減。 且自深海上浮過程中,沒有能源壁產生。其次露出水面後,能源壁需要三十秒至五十九秒不等之時間來啟用,如果在淺海區浮升,能源壁啟用時間縮短,即代表可能是減壓功能 …可是,無論是一萬公尺或五百公尺,啟動時間完全相同,因而 ,「減壓說」不能成立。 「大使徒」露出水面後…第一 :沒有啟動能源壁;第二:脊盾被使用…花費十四 秒九三完成啟動。它們是一對平貼在流線身形上的大殼,脊盾前端基點,連結在頭部接近胸鰭上面,形狀有如扁橢圓形,也像昆蟲類的「翅鞘 」。 後端延伸至身軀過半處,猶如牠的裝甲板。 在陽光照耀下,有如一艘優美的航艦般,閃閃生輝。脊盾長六百四十公尺。 脊盾啟動後,上翻成五十度角 ,正面大量流動性光跡,由盾前端流動至盾尾, 如此循環不息。 但是,有科學家發現,這些光流在特定情況中,會變化…排列有些似「象形字」。這是數十世紀以來的重大發現,古籍中沒有記載,也從未發生過。 脊盾內側佈滿一區區的孔狀物體,每邊具有十一個區域。這些孔狀物的分佈經計算:每區有六千個,形狀精準的正六角形,就像蜂巢般。 兩側脊盾計十三萬二千個孔狀物;科學家不知道這十多萬個孔,有些什麼功能、作用 ,但先給它們取了名稱:「黃蜂巢」因為它們有鮮艷的黃色調之故。 「大使徒」的超低頻共振波發生時,可以見到脊盾外側的光流聚集在盾面的特定區域裡,形成一 些不能理解的圖像…;科學家自然也非泛泛之輩,有人就判斷,那些光流聚集的圖像與位於盾面之區域,有可能是一種「功能啟用警告」。 且聚集區應當對應內側蜂巢的某區域,其次,顏色顯示成綠色系,深淺度隨共振波強度而改變,因此,可以判斷「大使徒」當下正在做什麼事。 理論上,越危險的功能,光流顏色定當加深,顯示區域,排列圖像也隨之不同。 果然,被科學家 「矇中了」。而且,當功能進行中,盾面上顯示的區域、顏色、圖像都會在左右盾面發生。啟動前,光流流速自每秒四個循環,變化成每秒產生十六次循環,有些像是「預備」動作。 第十節「淨化東京都之序曲」 在觀察「大使徒」的一百七十多年當中,牠一直在太平洋中緩慢迴游,以馬里亞納海溝為中心點不定時的往東西南北方向「巡航」。且四季內的春至、冬至一定會前往兩極區「巡游」。 其他時間裡,會在廣大的太平洋上逗留偶爾會在太平洋周邊各國的外海現身,但大多數出現的地點,以島嶼國家最多。 尤其是 ,東北亞地區的日本、台灣,以及東南亞地區的澳洲、紐西蘭。而具有海岸線的國家來說,較常出現之地,有兩處,一是美國西岸,一是中國沿海地區。上述牠曾「造訪」國家或鄰近海域中,經過路線最多處是,自日本北海道東部外海南下,經過東京外海一直往南,穿越九州南部外西轉進入黃海,再度南轉進入台灣海峽;繼續往南穿越巴士海峽後轉東前往澳洲北部外海 ,而後自澳洲東部外海南下,繞過紐西蘭外海, 然後南轉至南極冰洋,隨後停留在昔日圈養區附近海域。 上述是春至到夏至前會行進的路線,但偶爾不會依此路線行走。牠有時候會在所經國家的近海出現…例如東京近海或台灣北部進入海峽前的台灣近海。大多數時間裡,牠都在廣大海洋中漫遊,除南北極外,不會出現在任何國家沿海,除了幾次超級例外,為了什麼呢? 公元6411年仲春,全球科學家瘋狂的擁到日本東京;日本監測衛星「使徒聖殿」,監測到「大使徒」行進路線偏近東京灣外海約二百三十公里處,隨後失去蹤影 …四十二分鐘後,衛星再度捕捉到「大使徒」蹤跡…牠…停留在東京灣前五公里處! 東京「使徒聖殿」控制室裡一陣混亂…虛擬幕上清晰的映出「大使徒」銀光耀眼的流線形身軀 ,但只能看見牠的脊盾與部份身體,不用說大家都知道牠是當今地球上「知名度」最高的生物, 沒有一個人不認得牠…除了在母親子宮內或抱在手上的嬰兒外。 「大使徒」親臨人類城市近海,這還是頭一遭,自牠二十七個世紀前失去蹤跡後,這是進化後第一次如此接近城市。 控制室裡,立即傳送這個畫面到世界各國的「使徒研究中心」,台灣在二十七個世紀前,也就是 「十二使徒」失去蹤跡前,建立起「使徒研究中心」,建立者是知名的天文學家馮剛的曾孫女馮蕙,她亦是馳名於生物學界的古生物學者,以研究遠古未知生命體知名於世。 二十七個世紀之後,馮蕙的直系後裔馮㻴,是研究中心的院長,現年三十五歲。 關於她的事跡,我們以後再談。 日本國家古生物研究院的院長本多勝次,是研究「使徒」的權威之一,與台灣的馮㻴、美國的喬瑞克齊名,學界稱為「使徒門生」。本多勝次擁有自古代「使徒」第一次出現,延續至今的完全觀察紀錄檔案,尤其是大使徒的資料,更是罕見的完備。 可是「大使徒」這回所給予他的語錄是「看似災難,實則拯救」。一向在海洋的「大使徒」,這回以「強行登陸」,顛覆所有科學家的想法、觀察、預測。 牠令人類「首次感到恐懼」。「使徒聖殿」控制中心裡,本多勝次緊盯虛擬幕上東京灣外停留的「大使徒」身影…重疊地形圖上,顯示著大使徒二十個角度的影像…牠滯留在原地,已經超過五小時,牠沒有任何動作,連超低頻波、脊盾流光、自身放射能…完全停止。 本多勝次非常詫異,與二千七百年來所有紀錄完全不符。一個基本問題,困擾包括本多勝次在內的所有人…。 東京灣所有碼頭上,「使徒迷」們,搬出各項觀測備,羅列在各處可以觀測到的處所。他們都想記錄到這個「世紀大事」, 他們心目中的使徒,猶如遠古神祇般忽然降臨到此星球,二十多個世紀來,從沒離去。因而,這群人視「使徒」為「在世之神話」。 這些人當中,十九歲的吉川晴子,透過伯父的關係,在東京灣阻絕盾,寬闊的堤頂上慢條斯理的,架設觀測設備,兩隻眼睛卻緊盯海灣外那個銀光閃耀的物體:「神之使者」。 第十一節「晴子姬的過往」 她在這裡的原因是…她想做第一個接觸「神」的人類,她想感覺神的境界。晴子很清楚,接觸 「大使徒」有可能丟掉小命,二千七百年前「使徒」沒有接觸到任何人類,牠們忙著清除人類製造出來的污染。牠們想拯救海洋中所有生命體…自淨化完成後,海洋中的生物二十七個世紀以來,漸漸的復原…可是,海洋生物鏈頂峰的最終獵捕者,一直尚未復蘇…。 如今,所有人都不明白「使徒」在海洋生物鏈中佔有什麼地位。是頂峰獵捕者?還是輔助 者?牠不斷的快速進化之真正目的是什麼?仍然是自古以來的謎 團。 晴子忽然想到一件很古老的歷史性大災難,很可怕的災難…也許 「大使徒」是來拯救現在的日本 …。 海中的食物鏈頂峰…只有「使徒」,但牠卻不是海中獵殺者,牠只要污染物,尤其危險的放射性污染物,此自二千七百年前就已經知悉。 長遠時間以來,人類的戰爭不斷,隨時間增長,戰爭的毀滅性武器製造技術不斷進化 ,而核融合之技術更是飛躍進化 。 相對的,因製造所產生的剩餘物資,就成為污染源。它們早已污染地球上所有土地,南極是唯 一尚未被污染之地,因此有「聖域」之稱。 日本雖然在長久時間裡,由於政治因素使然,曾經是全球最大的核融合科技輸出大國,公元2677年夏季,這個科技大國卻發生了無法挽回的融合洩漏污染災難。位於東京灣沿岸的「重芝川能源重工」三十四座核融合能源供應廠的其中六座,正在進行年度檢修作業。 其中一座的融合控制機組,正進行融合程序的程 式校正作業。不料,有個校正技術員在這天忽然身體不適,他已經連續一星期沒有好好休息過, 在極度疲勞下引發長期累積的疾病,他心肌梗塞發作… 在這座控制室裡,有五部控制融合程序進程的超級電腦,它們用來控制融合時的進料與高能量轟擊器的啟動或關閉。 這需要極度精確的操作控制反應能力,人力是無法辦到,尤其啟動轟擊器之時間與轟擊等級時間長短,關閉時間,必須在百億分之一秒內執行…;而它的主控程式庫,正在 進行逐條檢測與除錯校正,原本,電腦即有保險程式把關,可以自我檢測除錯,但因技術員必須關閉它以後,才可進入控制程序核心逐項校測,因此,它被關閉了。 一般控制室中沒有工作人員操作,皆由電腦主控,僅有檢修之時,才會有人進入。此時,控制室裡只有這位即將昏迷的技術員 …他極力的想在自己昏迷前,可以輸入啟動保險程序的密碼…但他雙眼模糊根本分不出虛擬幕上的程式庫語言…他匆促的輸入一串語言之後…倒臥在檢修台下,失去意識…。 哪會知道,這串指令…放錯地方,他在意識模糊 下,下達「連鎖轟擊指令」並串聯其他五座檢修中的融合機組…指令末尾並非交由電腦接管,而是「指令管理員」操作,未下達另一指令時不得停止轟擊程序…換言之,這個指令具有強制性…不幸的,這個技術員正是擁有唯一解除權的人 ,而他此時,早已昏迷… 指令下達六十秒後,控制室的保護鋼閘即閉鎖,外面無法開啟此閘,原是保護裡面的電腦之用,這時成為致命災難的原發點 。 一百八十秒後,虛擬幕上浮現轟擊器圖形,並顯現出轟擊量、時間軸指示器,轟擊量表正在上 升,它需要累積足夠的瞬間轟擊能量,融合物需 要有一億三千萬度高溫,才能進入融合狀態。它們需要「太陽內部的極端高溫」 量表在九十秒後到達頂峰,時間軸被啟動,幕上顯示出準備完成的訊息…,瞬間,轟擊啟動,直射「融合物質球」的能量收集室裡…控制室面對 融合機的護閘立即閉鎖,它是用於「測試轟擊 」作業,觀察融合球狀態的保護壁。 其他五座融合廠的機組,順序的被啟動…五公里外的監控中心 ,一間監控室裡,某個虛擬幕上突然閃爍著「非測試啟動轟擊」 的警告性訊息…但是…監控室裡卻一個人也沒有…原本該有兩名監控員…;監控室入口右邊的臨時休息室是提供人員,臨時交班用的…此時卻隱約傳出女子的喘息聲… 「雪枝…雪枝,妳好美喔~我等這天已經很久了…」 「別…別說了,用盡妳的能力愛我吧~嗯…昭子…」這是什麼對話?不用猜也知道…。 外面的虛擬幕上,又出現一則訊息「第九、十、十二、十七、二十二、二十九號融合能量超越定標,請求立即處理!」它閃爍著災難性的赤紅光芒。 「嗯?昭子!妳有聽到什麼嗎?好像是警告訊 息…」 「嗯~別停呀~人家正舒服哪!」 「正經些!我好像聽到警告訊息聲呀!」 「哎呀~那不是警告啦~妳忘啦? 有六座機組在執行檢修作業,一定是他們沒切斷 監控連結,才會發生誤報,去年也發生過呀~」 「可是…應該出去看一下…」 「不行!妳得先滿足人家再說…嘻嘻~」 這兩人滿足了私人情慾,因為疏忽…導致來不及阻止災難發生…。 「臨界點崩潰!臨界點崩潰!」第九號機組內,轟擊仍持續,虛擬幕上一行赤紅符號急閃,警告鈴聲大作;監控中心裡,兩個衣衫不整,光著下半身的女子,緊張的直冒汗…此時虛擬幕上六個藍點,一片赤紅… 「完了!我們會命喪於此…融合崩潰完了呀!」 「快!通知上頭!至少死前得發出警告!」昭子緊急敲碎一個按鈕的保護蓋,發出死前最後一道警告。 九號機內…轟擊已經熔化了十一層防護壁,第十二層即將被穿,電腦在沒有終止轟擊指令下,實施封鎖機制,廠區內外所有防護壁全部啟動… 而根本不知死神已然降臨的外廠區工作人員,被 這封鎖機制給嚇壞,隨即四散奔逃,兩三千人想擁出廠區…卻已經來不及… 融合機外部建築在瞬間赤紅閃光中,灰飛煙滅, 一個巨大光球自融合器中心,以初速每秒二千九百公尺的速度橫掃地面上的一切,瞬間裡…所有生命體、非生命體化成灰燼… 東京灣沿岸六個巨大光球驟然而現…它的尾速涵蓋整個東京灣並遠及近海,海水瞬間氣化而爆炸。 東京灣立即成為一個滾燙的大湖而且幾乎見底 ,隨之而來的是灣外海水反向倒灌進東京灣,在高溫中伴隨氣化爆炸與巨大滾燙海嘯,再次橫掃東京都…東京都幾乎全毀,並擴及鄰近東京都城市,日本本州有過半遭災,死傷無法估計;在這塊土地上的人無法逃脫,只能接受原本可救,卻疏忽而產生的 「自己所做的災難」 。 災變發生後,鄰近國家立即調動偵察部隊、衛星等,前往日本監測災害規模,並組織核災防護單位應變。 由於發生在日本首都地區,日本立即陷入無政府狀態,因為災難把該國首相、大部份高級官員與部份皇室後裔,全都化為塵埃。 名利、權勢、貪婪政客、官僚的污穢瞬時化為烏有。 日本在古昔曾因軍閥之野心勃勃,侵略了亞洲許多國家,它曾是台灣的宗主國,奴役過台灣的人民。 六、七個世紀之後,竟也遭致毀滅性的人禍,有政客就指出這是遭致「天誅」。史學家竟以此為名,野史稱「天誅劫」。 不管日本過去的軍閥造了什麼孽,這些人也早已伏法,現在的日本是個大災區, 各國的救援是照樣進行。由於皇室、首相等領導層全部身亡,日本在幾個大國的商談協調下,成立暫時性託管政府;雖然日本人的民族性很強, 卻也不得不面對此巨變帶來的變革。 首先,皇室倖存的成員,僅剩下遠宗族親,換言之,直系成員全都命喪此災變中,連屍骨都找不回來。 因此,託管政府從北海道找到皇室遠親, 可是這位遠宗的家人極度反對重新回到皇室生活 裡,過去歷代之祖上,因不為皇室重視,亦遭受政治迫害,才遠避北海道山林鄉野,以求自保,長遠以來他們早已習慣鄉野之無爭,如今皇室直系皆亡, 無人可繼,這才想起還有這麼個遠宗,自然是不願意去擔此責任 ,人之常情亦是理所當然,萬一哪裡冒出個未亡直系,那豈不被冠上竊國之罪? 政治之詭計多端,他們太了解,因而極力反對。但是…這位遠宗唯一繼承人,卻慨然承諾承繼國統,有但書。昔日,皇室自幕府德川慶喜後成為政治角力的目標,直至明治天皇才將國家引入正軌,邁向民主化國家,而同時天皇亦成為民族之精神象徵,國政大事幾乎都由首相掌理,如今皇 室直系已然不存精神何寄? 這位遠宗認為,應重建首相代理政務之職,本身並不掌政,用以安民之心。 結果,日本民眾亦表讚同此論 ,不過卻有些人為,應該將裁決權部份收歸皇室繼承人所有,用以改造如今僵化之官僚擁權自重的弊病,如此一來,日本一定能走向更開明的未來。 這個言論不多時,即成燎原之火,輿論界大加支持。但各國亦有擔憂,會不會如往昔「帝國主義 」再度復辟,造成又一次人禍? 不過,顯然各國暫時多慮,軍政大權之分配,並非有利於皇室,換言之,軍權仍掌握在首相手中 ,反而有利國家未來的民生、經濟等政策裁決權回到天皇手中。而這位遠宗恰恰展現出強大的集合向心力,她備受國民敬重。 吉川日向子是自明治天皇後至今唯一的女帝,年號承國,是為承國天皇。 此災難死傷難估,天皇極度重視慰撫、復興之進程,親臨災區數十次,並參與救助工作,此一作為大為激勵國家上下。譽其為 「復興聖主」。其後六十五年間 ,日本自災變中重新站起來,由於東京都被完全摧毀,首都早已自地圖上抹去,且土地復原困難重重,因而將首都暫時遷往京都 。不過,也因此得以徹底再次重新規劃「新東京都」。 而這次,新東京將轉入地下,這是個龐大且久遠之計劃。公元2742年冬季,承國天皇以八十四歲高齡駕崩於京都祥麟院,此院為日本德川幕府初期,權傾天下的春日局送終之地,她是德川三代將軍家光的乳母,曾扶助家光登上將軍之位。 承國天皇之後繼者德麟天皇,是承國天皇之三子,他承繼了母帝一生未竟之志業他造就了全新的「地底東京」。 公元2792年,歷經一百一十五年規劃改造,全市轉入地底四公里處,而原東京市區,則進行除污作業,它是一項幾乎是永恆的工作,放射性污染物,幾可說元素表裡都找得到,尤其是人工合成之元素,衰變期有些長達四、五百年,有些更是數倍之高。 顯然,非短期能解決。「新東京都」完工後數月,德麟天皇亦於此時,壯年病故,時年五十歲。 東京灣亦因污染之由,完全封閉,並於灣口建立起阻污盾,它橫貫東京灣,用於防止灣內污染源滲出東京灣。 但災變時外海之污染,早已擴散至許多海域,加之各科技工業國,無視海洋生命之依託,秘密傾洩各種污染物,這即是海洋污染之始! 正史稱「2677東京核融災變」。 吉川晴子是具有遠古戰國梟雄織田信長血統的後裔,朋友都稱她「HarukoHime」,因為她是那位備受敬重,亦備受史學家評論功過之雄主後代自然而然必須稱為「公主」了,正式應稱「晴子內親王」。 至今,吉川家族仍是帝祚之承繼者,而晴子將在不久承繼帝位,她非常反對承繼祖上基業,因為她還有二個優秀的伯父,她很難明白為何要指定她承繼大統,她正在煩惱這件事。 晴子一向沒有皇室的矜持,不因自己是帝位承繼者而傲然無視,反而常說:「呵呵!我尚有伯父,絕對輪不我!」實際上,這位內親王相當煩惱於繼位之事,因為此事正是她的天皇伯父所親諭,容不得她反駁。 而伯父正是現任德仁天皇,雖春秋正盛,仍希望由開朗不拘小節,勇於開創新事物,重視實際的晴子來接任皇統,德仁認為現今的日本需要像晴子這樣有朝氣的年輕人來開拓國家未來。(待續:下回,“晴子姫的幼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