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443598

    累積人氣

  • 11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特洛伊點序章 - 馬修薩娜傳第7章

 熱風襲來,黃沙滾滾…潘湐妮幾乎昏倒,她從沒體驗過炎熱氣候的生理壓迫感,她難以置信,密頓族人如何生存在,這樣惡劣的自然環境裡…潘湐妮所到區域,並非齊坦莫溫度最高地域,那裡幾乎什麼生物都不存在;她所在位置為齊坦莫東部,溫度沒中心地帶來的高。她沒走多久,就看見實際的慘況…所有密頓族賴以為生的「喬尼爾」全部腐爛枯萎;一共大約二百個區域,每區約五至七公里方圓內,所有植物都像被「炸」一樣,一個個地下莖全都翻出到地面
    原因是…齊坦莫發生,每百萬年即會出現的氣候異常!換言之,此地曾下過一場「暴雨」。「喬尼爾」是極端耐植物,卻有個極端缺點…「水份」不能超過每平方公分0.005c.c,只要超過,地下莖就會承受不了過多水壓,而像「炸彈」一樣炸開,地面植株也會全部腐爛枯萎。


    潘湐妮到達時,幾乎可以用煉獄來形容。密頓族長老見到潘湐妮時,已經奄奄一息…;由於通訊設備因暴雨,全部「泡湯」,以致無法通報。他們不曾想過「防水」,因為這裡幾乎沒有雨…,所有機動設備相同理由,造成損壞。他們只好遣人組成徒步隊,前往鄂霍克求助…這已經過了二個雅吉月了!
潘湐妮立即自車裡,拔掉一個紅橙色栓子;車後升起發報器,在緊急訊號發出同時,一個小型飛行載具,立即上浮朝艾柯大陸正北方急速飛去;這是首長專有的通報系統,可視為首長受困的警報;一般情況下是不能發出的,除非首長有生命危險!
    飛行載具貼著地形急速掠過艾柯大陸,機身上一顆橙黃色光,突然轉成赤紅色;三角尖錐般的機身後端猛爆出一團淡藍色氣流,瞬間只留下一道猛烈翻滾震波,讓曠野裡形成一道疤痕…機身消失在地平線上。在雅吉星大氣層高空,一個淡藍光點高速穿越大氣層,直朝軌道上一顆巨型人造衛星衝去…衛星散發出一張光網,攔截這個光點…光點減速終於停止;兩條機械臂抓著這光點急速掃描,隨即銷毀這個光點。衛星立即釋放出十多部小航艦,朝光點原路急速飛行而去。
    潘湐妮抬頭看著北方高空…她微笑著返回長老居所,向長老說:「你們有救了!」…;二十五雅吉分鐘後,居所外傳來航艦噪音…腳步雜沓聲集中在長老居所之外;潘湐妮步出居所,表明自己身份,並向部隊長說明原因…。二個雅吉小時之後,來自鄂霍克的救援部隊到達…潘湐妮因此挽救了將近十萬密頓族人!
    畢諾姆仍然記得,自己因而認識這位新任大臣的行事風格。畢諾姆在議會中強烈質疑,為何救人者卻成為有罪之人,大罵議會官員、元老冷血!當然,這案件最後仍沒有判處「違反首長救援規定」,因為,除畢諾姆護航,尚有密頓族長老的証詞,外加三十多萬密頓族人的簽署証詞。如此一來,馬修薩娜立即順水推舟說:「順道修訂首長救援規定,這種規定不太有人性!」
    想不到時間過的如此之快,當年那個,米娜希族年輕的官員,如今即將步入人生最高峰…畢諾姆看仍躲在被褥裡的馬修薩娜,不禁有些生氣…因為受頒紋飾戒的是自己氏族的「救命恩人」,而君主怎可如此待慢心腹重臣與朋友。
畢諾姆終於忍不住開口:「馬修薩娜六世!妳不該這時候仍躲在床鋪上…朋友正在外面等待她心中那個發誓,一生都會守護子民的君主!」隨後動手拉開被褥…;「畢諾姆!妳果然是個超級好用的鬧鐘啊!」馬修薩娜早就穿載整齊,她翻身坐在床緣,望著眼前身著重甲的女人。
    如果…眼前的人不是畢諾姆,馬修薩娜必治他個「大不敬」的重罪,只可惜來的人是馬修薩娜,最無法治罪的摯友、良臣。「陛下!因典禮時間已屆,恕臣直闖陛下寢殿…」畢諾姆估算似乎錯誤…馬修薩娜早就準備好了。「畢諾姆,我怎會忘記紋飾戒是要頒授給誰;只不過…想証實妳部屬的說法而已…」馬修薩娜揮揮手要畢諾姆起身。原來,馬修薩娜聽某些國防官員說,畢諾姆行事精確度,有如時鐘般準確,多一秒、少一秒都不行。
    「…」畢諾姆沒有回答;畢諾姆在想,自己真的有部屬說的,如此機械化?這不過是自己的習慣與行為準則罷了。
其實,馬修薩娜很清楚,畢諾姆很注重自己的行為態度,會影響部屬的士氣、紀律。若非如此,如何管理偌大的皇邦部隊。畢諾姆很受部屬愛戴,即使是以「肉搏戰」出名的蒙哥族部隊,對畢諾姆亦是畢恭畢敬,此部隊把畢諾姆當成「傑斯安芮女神」來看待!「傑斯安芮女神」為蒙哥族氏族傳說中的「女戰神」;「傑斯安芮」為蒙哥族古語,意為「美麗神聖」;蒙哥族傳統神話裡,他們氏族是由傑斯安芮與「泰奧」風暴之神,交配所生之後裔。「泰奧」在蒙哥古語,意思是「狂暴」;傑斯安芮又是蒙哥族的「君主守護神」。因此,畢諾姆在蒙哥部隊將士眼中,是個「聖女」,是不可褻瀆的!


    畢諾姆在皇邦部隊各部隊將領、部屬、軍士兵心中,不只是一個值得尊敬,戰功顯赫的軍事首長,亦是他們的「夢幻女神」!因為,畢諾姆是昔日統一戰爭中,最知名的「大美女」!這位「夢幻女神」擁有著一米九八的修長身高,膚色呈淡古銅色調,身材曲線玲瓏;她有幾乎完美的五官,尤其一雙寶藍色眸子,像湛藍晴空,沒有任何雜色,亦像兩口深井,很吸引人。一頭金黃中帶金屬光澤,幾乎及腰的波浪式長卷髮,也很引人注目,她習慣紮簡單的大馬尾。
畢諾姆本就是雅碧草原上,一支半遊獵氏族的族裔,因此,身體強健,肌肉結實,卻不是誇張的肌肉結實。這讓畢諾姆有種英氣散發於外,卻不失女性的柔美。
平時,畢諾姆討厭寬鬆的衣物,她說這不利行動的敏捷性,因而以緊身、貼身衣物為主。如此一來,身材曲線畢露,美妙無雙…即便是同性也會被她吸引。
    畢諾姆在皇邦成立後,尚未正式出任軍事首長之前,曾經被商業媒體譽為「最美的戰爭英雄」,為她做過「歷史名人傳記」的影像傳記。這家媒體頗具公信力,傳記在上市之後,造成轟動!
連馬修薩娜也好奇的偷偷遣人弄到一部來看,但馬修薩娜卻沒做出評論…因為傳記中的當事人,有部份顯然沒有正確的歷史性。馬修薩娜知道,這些推測史料,僅有兩人知曉,畢諾姆根本不會透露給其他人,自然會成為「謎團」。尤其是「雅碧傳說」的段落。
    馬修薩娜心中,畢諾姆不僅僅是摯友,亦是親密的同性伙伴,馬修薩娜有些私人秘密,也只有畢諾姆知悉…而且很完整。馬修薩娜曾於統一戰爭期間,率軍馳援基爾林邦國危機之時,於基爾林東北,「柏克里林湖」北岸的「希桑河」峽谷中,遭蒙哥族突擊部隊伏擊,損失達二萬一千多人,因而受困在峽谷中…希桑河峽谷異常窄小不說,峭壁縱深自一百四十米到一千二百米不等,谷頂寬僅九十米左右。從谷頂往谷底看河床,尤如一條細線。因而有「希桑」之稱,雅吉語意為「細綿線」。
    基爾林族人為取得,希桑河中,一種用於泰伯納礦石,轉化成結晶體的觸媒活化液態物質,開闢了數十條,沿峭壁開鑿,緩降至谷底的小路。路面最寬五米,但這是休息區,通常附加一個或二個在峭壁上挖出的岩洞。洞中僅有一張石床,也是挖出來的。但洞口則為避風雨,是有石門遮擋,與洞口大小密合。一般洞口僅有約三米高、寬,洞內則高八米五、寬五米、深約十二米;這種岩洞約有一百二十個,分佈在峭壁兩側。
上述這種液態物質,產在河中一種叫「卡邦克」管狀生物的表皮囊袋之中,顏色很鮮艷,有黃、紅、紫以及透明無色等。以透明無色的品質最佳,但是…卡邦克是會咬人的兇猛水生動物,牠沒有視覺,觸覺卻異常敏銳,任何輕微振動,都會被察覺…更神奇的是,牠生活區域皆在湍急的流域裡,這樣的環境下,如何察覺敵人?這尚未研究出來。卡邦克體長平均三米五,最長的可達九米左右,體管直徑平均為六十公分到一米二不等。囊袋就長在管口兩側,以河中的其他生物為生,換言之…牠什麼都吃,只要是活物!
    比卡邦克更神奇的…基爾林族人採取液體時,從來沒被卡邦克那上下顎各四十五片,鋒利如剃刀的牙齒咬過…為何?沒有人知道!「卡邦克」雅吉語意是「刀刃」,這種生物因牙齒鋒利而得名。喔!忘了提,卡邦克雖兇猛,卻是希桑河裡的美味佳餚! 馬修薩娜被基爾林長老告知,希桑河峽谷中某個岩洞,有條早期挖掘的秘密隧道,可以直達基爾林族生產泰伯納結晶體的礦區。這隧道一直是基爾林族人的秘密,不為外人所知。馬修薩娜被長老要求永不洩露,在隧道內所見到的一切,包括隧道確切位置!馬修薩娜應允保守秘密,才被告知位置;由於道路難以通過大批人員,馬修薩娜先帶小批部隊,分多路進入各小路,用以確保沒有蒙哥部隊埋伏…結果行進到快接近長老指示位置前,即被埋伏在對面廢棄岩洞中的敵軍伏擊。留在谷頂的部隊,亦遭敵軍空中武力襲擊;馬修薩娜不是沒有空中武力,亦非逞強而不用。主要是想奇襲位於柏克里林湖南岸的蒙哥主力部隊。因此並沒有動用大型空中武力;此時,蒙哥主力部隊正因遍尋不到泰伯納礦區,而刻意屠殺基爾林族裔,藉以逼迫基爾林族人說出礦區所在。


    除去秘潛出境求援的大長老外,其他長老,以精神力形成障壁牆保護年幼族裔,包括後為皇邦大使的葛夫長老在內…其他青年族人則完全沒有任何保護下,以脆弱的身體阻擋蒙哥部隊的進逼…;基爾林族是雅吉星上,唯一具有精神感應能力的種族,不過只限於族中的長老們,傳承此能力之過程,亦是謎團之一。馬修薩娜被困希桑河峽谷之消息,由谷頂逃過空中武力攻擊的軍士,退返後方主力部隊時,向剛剛成為盟邦的雅碧卡繆君主畢諾姆通報。畢諾姆這時正在艾柯大陸東北部邊界戒備,一接到通報,立即將主力部隊分為四路,二路越過尤奇里河東北段邊境,跨越基爾林內陸海,急襲蒙哥主力部隊後方;另二路往東潘尼洛海,越海直襲蒙哥邦國南方重要軍事據點「隆瑟亞佛」要塞。自己則率領親衛隊,越過尤奇里河中段,取道洛斯南大陸南方葛林基平原,穿越奧汀丘陵北上…急馳救援受困的馬修薩娜!
    畢諾姆雖強悍善戰,仍在此次行動中受傷,不過馬修薩娜因而解圍…也沒受到任何身體上的損傷。戰後皇邦成立之前,馬修薩娜曾賜予畢諾姆一件特殊鎧甲,是為畢諾姆量身打造;此鎧甲形式古典,卻是高科技產物。基本上,鎧甲是由一種可塑形態的合金所製作,細看鎧甲每個甲鱗,皆呈正六邊形,且非常細小。整件鎧甲約由五千萬片甲鱗組成,其他如肩、頸、肘、胸、護膝、手套、護腕、鞋等,都是上述甲鱗構成,它可以抵擋小型高能光子砲最大火力,連續不中斷攻擊三小時,不會有任何損壞,而且受保護物體,不會因高溫而受到傷害。事實上,上述小型光子砲連續攻擊只能維持二小時,超過此限,射控系統即會關閉能源供給,以防砲身熔毀或變形。它亦能抵擋威力強大的「帕索尼微型生物能量追蹤穿甲彈」的攻擊;除此,尚具意識偵測防禦盾、瞬間變形防禦、生物力距強化…以及防禦一般的損傷攻擊。
因此,這鎧甲近乎無敵,但…它卻不能抵擋大型光子砲的攻擊,倒不是鎧甲會損傷…而是穿它的人會先「歸於塵土」。倒是拿它來防禦暗殺行動,頗為有效!


    除重量輕盈外,還有個特色…前面提過,畢諾姆喜愛緊身衣物,此鎧甲有可塑功能…她美好的曲線自然一目了然!這鎧甲背部與曲線起伏的前胸甲,有蘭斯汀族族徽,因此又稱「蘭斯汀戰甲」;皇邦成立後蒙哥族部隊卻稱此甲為「傑斯安芮戰甲」或「聖女戰甲」。因裝飾性大於實用,畢諾姆只有在皇邦重要典禮或奉命出使外星系時才會穿它。鎧甲本身為金黃中帶銀光,相當漂亮。
    如今,她又再次穿上它站在馬修薩娜面前。每當畢諾姆穿上這鎧甲時,總會勾起馬修薩娜被救援的記憶。在沒有其他人的情況下,馬修薩娜會捉狹畢諾姆的身材…不只說些酸溜溜的話,還會動手摸畢諾姆挺翹、有彈性的臀部…。第一次畢諾姆被嚇到,後來時間久了…習慣了!倒不是被馬修薩娜捉弄…而是自奉命到某星系的國家,進行外交交流時,被人家的女王給摸慣了的…呃…人家的女王有「很多手」…。
    「嗯…陛下既然沒忘記要頒授給誰,那就先到中廊柱廳,看看典禮程序表有無疏漏之處。臣就先告退!以便巡視典禮警戒任務狀況。」畢諾姆認為鬧鐘當完了,該去會場看看警戒安排是否有疏漏,正想離去。
「畢諾姆!是否少做了什麼呀?」這時的馬修薩娜…似乎有些不像君主;畢諾姆一聽到這話,雙腳又停住,轉身說:「都這麼久了…還像小孩!」她張開雙手…;馬修薩娜立即飛撲進畢諾姆懷裡,滿足的摟著畢諾姆。
    當代偉大君主,到底怎麼了?關於這點「馬修薩娜六世」中記載:「王,自幼未曾受,五世之母愛照拂,畢氏以姐代母撫慰之…」。也就是說,馬修薩娜幼年之時,並未受到母親之愛。事實上,馬修薩娜是被迫成為王位繼承人,只因她天賦領導才能,才由其他繼承人中,脫穎而出。
馬修薩娜有一位兄長、兩位長姐以及一個妹妹。理論上,應該輪不到她來繼承王位;馬修薩娜五世比較偏好自己的兩個長女,希望擇一接她的王位,可惜這兩個女兒,一知道自己有可能,是下一任君主,竟然為此密結黨派,為自己舖路…甚至想把自己兩個妹妹給除掉…!
馬修薩娜五世雖好大喜功,倒還不至於昏庸到,連這種事也看不出來;如果真由五世的長女來接任,王朝將會斷送在她們任何一人手裡。馬修薩娜五世只能心不甘情不願的,找坎伯諾西出馬擇賢。這時坎伯諾西任凱基大長老,他有權干涉王位之繼承;奧汀確實有遠見,設下這麼一條保護王朝,不被昏庸之族裔掌政,導致王朝崩潰的氏族法條。 馬修薩娜六世在這種情況之下,被坎伯諾西相中,擇取為下任王位繼承人;在這之後…就不用多說!她的母親,本就不太喜歡馬修薩娜六世,因為她這個女兒的個性,一向超乎常人的沈穩。總是默默看著宮裡,大人們的作為…似乎一眼就能看透別人的心思,不像是個年幼孩子,應有的性格。馬修薩娜五世,特別不喜歡女兒,那雙如星辰般閃耀的眼睛,因為這雙眼睛有種說不出的「奇異魔力」,自己卻沒有這種稟賦,因而疏遠女兒…。


    母親疏遠自己,對馬修薩娜六世來說,無疑是告訴自己沒人疼愛,她痛恨政治讓自己失去母愛,卻在意外中發現到,自己將來有能力,以政治來照拂王朝中,如她境地的孩子,於是馬修薩娜改變想法,登上王位。事實証明她是一位優秀、有作為的君主。
    馬修薩娜滿足的,在畢諾姆懷裡享受過去未曾擁有的母愛;畢諾姆自然知悉這位,她欽服的君主有著什麼樣的幼年經歷,她習慣這種擁抱已經歷時良久…。這是馬修薩娜的小秘密!
「陛下該去主持典禮,別讓擁戴陛下的子民、摯友等太久。潘湐妮可是皇邦中,最值得信賴的重臣。她的一生,都因陛下理念而奉獻給皇邦子民,榮耀她無私之愛吧!」畢諾姆意外的「溫柔」,撫著如小女孩馬修薩娜那頭,淡藍色,象徵皇邦清朗天空的細直及腰長髮。馬修薩娜輕點頭,整理服裝…神情陡然回復君主之貌:「畢諾姆九世!隨朕出宮!
」。畢諾姆腳跟輕碰,清脆響聲中,她微微欠身,面帶微笑說:「是!陛下!」;「陛下出宮!」畢諾姆拉開宮門大喊!馬修薩娜跨出大步走出寢宮大門,淡藍髮色飛揚…那個皇邦創建君主「凱基奧汀.馬修薩娜六世」又回來了!畢諾姆則側隨在她左後方,鎧甲撞擊聲,隨步伐傳遍凱基空中柱廊。
    馬修薩娜站在露台上的中心點,一直注視著四百米外,身著大禮服緩步前進的潘湐妮;晨曦斜射在這個緩慢前進的小團體,一條條深灰色陰影,落在馬修薩娜大道,雪白的道石板上,描繪出一個個移動的人影;旌旗、徽杖長影也隨人影在移動、飄盪。場上的典禮樂隊奏出美妙的音樂…直到前導的米娜希長老,止步於露台前約十米處才停止。
「米娜希莉諾雅.潘湐妮十一世殿下,謹奉大皇邦馬修薩娜六世陛下之諭,遵時抵達!」典禮司禮官高聲宣佈潘湐妮正式到場。 接著,米娜希長老必須手捧氏族金冊,宣讀受頒者之氏族身份、地位、稱號等等…一些必要的場面用語;而潘湐妮則須單膝跪在露台下,等宣讀完畢,馬修薩娜示意起身時,才能站起來。往昔,這段時間是難耐的,因為時間頗長,且又跪在粗糙石板上,不可以墊任何東西…所以,要有些耐力才不會出差錯…;到了畢諾姆受頒之時,已經有所簡化…;原本,這是要讓受頒臣子知道,將來權力越大,責任也越重的象徵性「教誨」儀式。馬修薩娜卻認為,這種凱基傳統,並不適用在皇邦其他各氏族之中,因而下令修改。否則潘湐妮可能必須跪上一段時間,這時間之長短,需視宣讀內容多寡而定。
    長老宣讀完成後,陪同代表會分列在潘湐妮兩側,面向露台上的君主,以等待君主訓示…「潘湐妮十一世,吾將委以重任予汝,望汝勿負吾人暨皇邦子民之託付。望汝善體子民之疾苦,勠力成其所願,為我皇邦大業,興創偉功…」馬修薩娜很討厭這段「文謅謅」的典禮用語,但君主不得不講,她很簡潔的,跳過某些毫無意義的詞句。接著走向露台邊,平舉戴有紋飾戒的右手,示意潘湐妮可以起身;「臣謹遵陛下訓誨,臣必不辱君命!」這時潘湐妮起身,原陪同長老代表,便單膝下跪,因為潘湐妮之地位較長老代表為高,且剛剛君主之訓示,是對潘湐妮個人,因而她需下跪。唯獨手捧氏族金冊的氏族大長老不必。
    禮樂再度奏起,司禮官高聲宣達「陛下敕頒大皇邦紋飾戒,聖潘湐妮十一世,登台接受敕頒」
先前司禮官宣佈潘湐妮到達,並沒有加上聖人封號,因為米娜希長老尚未宣讀金冊內容,此時已經宣讀,故須加上聖人封號之尊稱。
此時,舉著聖人徽杖、徽旗的代表,會起身立在潘湐妮身後左右
;這時會有皇邦重臣,前來引領潘湐妮上台。一般是輔政官,但馬修薩娜遣坎伯諾西去辦一件事,因此由畢諾姆為引領大臣。畢諾姆一身「蘭斯汀戰甲」,在晨光裡閃耀金黃光輝,身後跟隨六名,同樣身着銀藍古典盔甲的軍士…來到潘湐妮面前;畢諾姆抽出配劍同時,這六名軍士,幾乎同時抽出配劍,向潘湐妮致意…;畢諾姆手中的劍,在金黃晨光裡更是奪目耀眼!這把「奧汀之魂」,在「馬修薩娜六世」中記載,最初為凱基遠祖奧汀之配劍,它並非典禮用劍,而是一把上過戰場的真正兵器。換言之,這把劍「殺過敵人」;據傳奧汀打造此劍時,曾以自己的血加入鑄造。製成後,劍身隱約可以見到一層紫紅色光輝…據說此劍在統一戰爭期間,曾發出沈重鳴響聲,不過沒人知道其代表意義。有人說,這是奧汀天生勇武,征服四方之魂魄,在預告皇邦將立的徵兆,故命名為「奧汀之魂」;畢諾姆曾馳援受困的馬修薩娜,因而獲贈此劍,以示其功。


    畢諾姆舉劍前引,六名軍士分列潘湐妮左右,以示護送。雖然人數不多,卻可見到畢諾姆訓練手下之嚴格,非一般人可想像。這一段事實上非常莊嚴,整個小團體是一步一步的向前走,行進中間六名軍士手中的劍,還會分別做出耍劍花的整齊動作,當然
,這是好看的一段典禮中必須的表演。象徵潘湐妮是「國之股肱
」!
    整個小隊一直緩慢行進到露台階梯前才停止;畢諾姆仍直立劍身,舉劍在臉前中線,先行登上階梯…陽光已自水平線上昇,穿越拱門、大道、人群、雕像直至露台,畢諾姆手中「奧汀之魂」劍尖正好迎上這道陽光,在畢諾姆一步步登梯中,漸增光芒…最後整把劍身反射出一層紫紅光輝,染及畢諾姆身着之「蘭斯汀戰甲」,紫紅、金黃、銀光交互閃耀,畢諾姆彷若降臨之「傑斯安芮女神」神聖莊嚴;民眾看到這情景無不發出讚歎之聲。在現場還有個必然上演的景觀,這非預先排演,而是蒙哥部隊之傳統!
    馬修薩娜在頒授紋飾戒給畢諾姆之時,就上演過震人心魄的一幕。馬修薩娜保留了此項部隊傳統。這是畢諾姆身着「蘭斯汀戰甲」或稱「傑斯安芮戰甲」之時,才會見到的一幕,平時很難見識到。露台西北面有一群約二千人,身着鮮紅盔甲的部隊,這是維安部隊的一支,組成部隊成員全都是蒙哥族戰士。
當畢諾姆向君主馬修薩娜,揮劍致意,劍尖化為一道長虹由上向下舞動…劍尖停止在四十度角瞬間,西北面傳來雄渾的陣陣盔甲衝擊聲以及軍令呼喊聲…其聲響徹馬修薩娜大道。這短暫,但令人震撼的演出,只有四十五秒!其目的,除向君主致敬之外,另一個是向「傑斯安芮女戰神」致上蒙哥族人誓死效忠之意。畢諾姆自然是「傑斯安芮女戰神」的化身,蒙哥部隊對身着「傑斯安芮戰甲」的畢諾姆極度尊崇幾達狂熱,非常特殊。至畢諾姆接掌皇邦君主之位時,蒙哥族裔分裂成兩派,這是後話。


畢諾姆致意後,六名軍士分別站立在階梯兩側,舉劍在胸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