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443593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特洛伊點序章,馬修薩娜傳第8章-聖潘柏妮傳奇(5)

 官場是個超級「大染缸」,原本傑出、熱情、無私付出的年輕人,歷經官場起伏沈昇之後,完全走樣!他明白一件事,唯有更多權力,才有可能更上層樓;他變成油滑、逢迎、結交權貴、壓迫弱者、遇強拍馬…。即使如此,他仍然重視照養所的完善性,直到他升任內政大臣。他想到升任後留下的空缺,於是準備提案推薦前述的喬密菈,結果卻晚了一步,馬修薩娜親自薦選了潘湐妮接任,這令麥德康頓相當不滿,但君主直接薦任,是君主特權,議會無法駁回;麥德康頓也無計可施,但卻發現潘湐妮是米娜希族裔,頓時新仇舊恨全部湧上他的腦袋。正愁抓不到把柄之際,就發生「密頓救援事件」。
 
    議會中他串聯其他氏族,極力想把潘湐妮趕下廳長職位,但遭到邦國中,地位崇高的戰爭英雄畢諾姆的阻攔,後面又有密頓族人的証詞,最遭的是坎伯諾西也插手…;君主雖說沒正式表態,但從修改條例,就知道沒希望了。雖然沒成功,但是他仍是潘湐妮的上司,不愁沒機會。可惜的是,潘湐妮地位越來越崇高,連「皇邦聖人」都加封在她身上,要想扳倒廣受民眾愛戴的「聖潘湐妮」,可以說已然是「神話」。雖然政治可能扳不倒潘湐妮,可她是人,並非神呀!!麥德康頓終於使用政治裡「最直接手段」,「暗殺聖潘湐妮」!!潘湐妮自然不知,麥德康頓的計劃,但…有人先察覺這個危機。早在馬修薩娜於議會中宣佈,將頒授紋飾戒給予潘湐妮時,麥德康頓立時覺得,這個頒授要是成真,潘湐妮將成為,完全無法以政治手段打倒的對象。因為紋飾戒代表一部份的「君權延伸」,可謂「見戒如見君」,這也代表,潘湐妮之身份、地位將超越重臣。縱使潘湐妮仍在國家福利廳任職,沒有升遷,其職權也如同重臣。更甚的是,自己最多只能與潘湐妮平起平坐,動不得她分毫。
 
 麥德康頓表面上,讚同馬修薩娜的授予;其實,麥德康頓只有一種選擇,那就是「同意」;君主的特權是不容質疑,尤其如馬修薩娜,傳奇性如此之高,又廣受皇邦子民尊崇、愛戴與擁護之明君,君主之特權更是神聖的不容褻瀆,哪能說個「不」字??要能說「不」,只有在君主對邦國毫無建樹,而又昏庸無能之情況下,才可推翻這種特權的強制力。馬修薩娜六世,可非泛泛君王,其治國之績,早已超越奧汀之治世。更是凱基族有史以來,首位一統所有邦國的偉大君主,其事蹟已然是一則「神話」。麥德康頓很清楚現任君主的能耐,自然不能反對頒授紋飾戒的事。潘湐妮的「政敵」多嗎?老實說還真不少!除麥德康頓的巴特倫族之外,桑托、曼恩諾、塞澤爾、凱基、蒙哥、齊卡拉曼、提坦…甚至於米娜希族,都有不滿潘湐妮作為的政客存在。只是…這些人都是「隱藏版」,或稱「雙面人」,亦或「牆頭草」、「隨機旋轉木馬」…等等,反正名稱多的「族繁不及備載」!! 這群政客可說是「投機主義者」,多數都以名利為目的,馬修薩娜曾多次掃蕩,但…只要有政治,這些人永遠會存在,某種程度上,還得借助他們的能耐,否則一些政策還真的執行不了。
 
之所以會不滿潘湐妮,都在於一個「利」字,無論是否有關於財富,潘湐妮有意或無意中,阻礙了這些人「獲利」!日積月累,仇恨就漸漸形成。潘湐妮到底知悉身處危機否?她知道的,只是她不想事事都去麻煩坎伯諾西,甚或馬修薩娜!!如果老是這樣,那當初就不該答應承繼貴族身份,也不應答應馬修薩娜的重託,且有負坎伯諾西與君主的深切期望。每當遭逢困境,潘湐妮總運用庶民之智慧來解決;遇上反對政策的政客扯後腿,她總迂迴的去找這名政客的部屬遊說,或許不能立竿見影,卻可以影響政客部屬的意向,畢竟這些政策與許多小官員的生活有關…。因此,許多小官員會暗地裡協助潘湐妮,雖力量有限,但足以讓政策有作用。各氏族的政客,並不敢明目張膽的對潘湐妮不利,潘湐妮「姻親貴族」的身份,使他們不敢輕舉妄動。這層身份,讓潘湐妮安然渡過,早期調查照養所概況的任務,至少人身安全無憂;馬修薩娜自已揭發照養所弊案之後,當然得顧及潘湐妮的安全,責成德古拉尼派人負責,潘湐妮調查期間之人身安全。
 
 德古拉尼是平民出身,深知潘湐妮的調查有助改善平民生活,無論是否為無依之孤兒、庶民,皆有相當的幫助。德古拉尼選擇了往昔軍事學院好友「曼恩諾布勞德.藍琳」;「藍琳」同為曼恩諾族,貴族出身。比馬修薩娜稍晚,進入軍事學院;她一直暗戀德古拉尼,傾心於德古拉尼照顧後進的態度,卻一直不敢表白。德古拉尼卻只把她當妹妹看待;藍琳雖說是貴族,但是在學院中屢遭各氏族之同儕排擠,因為她的家族裡並非達官顯貴,父親只是朝廷中一個小官員。而排擠最嚴重的,竟是本族的貴族;軍事學院裡,這種依氏族地位高低,而形成的小團體比比皆是,很不幸的藍琳哪裡都無法加入。 加入團體並非有什麼特別好處,倒是可以防止,其他氏族學生無端找麻煩的事情發生。尤其,氏族間往日有恩怨時,若是落單…通常下場不會很「舒服」。不巧藍琳個性強悍,且不服輸,經常無端被其他氏族學長「修理」。有次又被無端「修理」時,正巧德古拉尼路經該處,先不管身份問題,至少是同氏族之人,多少也得維護自家人。但…修理藍琳的學生中竟然有曼恩諾族人,德古拉尼覺得沒道理,憤而出手…結果雙拳難敵四手,兩人皆掛彩。因而,藍琳才與德古拉尼相識!!這時藍琳才知道,德古拉尼是平民出身,也經常遭排擠,情況比自己還嚴重…自此,藍琳經常去找德古拉尼,同時亦知悉,馬修薩娜也在學院裡,當然也側面了解到,德古拉尼心之所儀。藍琳並不討厭這位年輕君主,她只是覺得,以馬修薩娜的身份,根本不必來這裡受苦。直到有次野戰測驗,藍琳才知道,馬修薩娜並非「溫室君王」;馬修薩娜偶然知悉,學院有分身份、地位的小團體存在,認為無疑破壞各氏族之平和,進而對立,甚至氏族恩怨也擴及無辜。於是悄悄的找來坎伯諾西,要他去召見各氏族大長老,暗示性的,要長老們小心言行,勿教唆年輕人在學院「了結氏族恩怨」,否則將會招來退學處分,甚或議處滋事學生,其罪責可為連坐!茲事體大,籲各氏族長老切莫斷送族裔之未來,以及氏族之聲譽。
 
    有了上述的「潛在君命」,學院總算平靜許多,小團體仍有,至少沒再發生「私了氏族恩怨」,這種看似無關國家大事,實則影響深遠之事。「護衛者」成立之初,德古拉尼即延攬藍琳加入;藍琳自然高興萬分,因為可以時常見到心儀之人,而她效忠對象卻非馬修薩娜,而是曾為她出手解圍的德古拉尼。  藍琳是「護衛者」中,女部隊的訓練官,亦是德古拉尼手下,幾位強悍特務官之一。藍琳不只強悍,個性冷靜,極有分析能力,且有極優秀的近身戰技巧,更有過目不忘,且絕對不會錯認,只要被她看過的人、事、物,當再次出現時馬上可以指認,正確率是百分百,縱使改變外觀,甚或細節,皆無法逃出她的雙眼。 此外,藍琳身懷特殊能力,她的雙眼可以按照意識,變更觀看形態。可以看見生物、非生物的紅外線或紫外線放射狀態。另外,她若是赤足,行走時無聲…因此,藍琳也是一等一的追蹤高手!!你根本不知道,她何時會無聲無息的來到你身後…相當可怕的能力。當然,這些能力平時都會隱藏起來,只有出任務才會用到。
 
    對於德古拉尼的指派藍琳沒有特別的意見,倒是對潘湐妮其人,略有耳聞。不過,本人倒是沒見過;德古拉尼給予的資料中,藍琳只看了影像資料,其餘則直接向德古拉尼求證,因為資料僅僅是「表面」,由信任的人囗中所描述的,才是最「真實的一面」!!藍琳並不知道,自此她將一直隨侍在潘湐妮左右;藍琳一向冷靜的幾近冷酷,一張猶如娃娃般,毫無喜怒之色,形之於外的臉龐,看了讓人懷疑,到底藍琳有沒有情緒或感情存在??執行任務的藍琳,總會使用「意識變形頭盔」把自己的五官包覆起來,僅露出一雙,有著赤紅瞳孔的雙眼…;身上總是穿著「護衛者」任務專屬的銀灰色奈米生化戰甲。別小看這戰甲,它可是一座,相當於中型「軍火庫」容量的「四度空間壓縮儲存體」。戰甲可按照兵器選擇來變化形態,組成儲存之武器,應用於戰鬥。藍琳偏好使用,刀械類型的古老武器,尤其一把長約二米五,刀體漆黑的武器,是她的最愛;神奇的是這把長刀,是由手臂裡抽出來。
 
    藍琳奉命,前往國家社會福利廳報到;她有個既定的印象…首長官員總不出那幾個框框,甚至有些頗為高傲。藍琳一向對高官沒有好印象,其因由來自於軍事學院,經常被無端排擠、修理的經歷。貴族,尤其是大貴族,她更是厭惡透頂。雖然德古拉尼說過,這位新任廳長,過去曾是孤兒,後來被馬修薩娜,無意中發現真實身份…但卻是個平易近人,充滿愛心又純良的首長…;藍琳卻認為,官場很容易使人改變,尤其從一無所有,變成一國要員,不改變…似乎很難!德古拉尼的話,自然不容懷疑,但必須見到本人,才會見真章。 藍琳一到首長廳室,經過通報,一進室內卻見不到潘湐妮…只看見一個穿著普通,頭上包著頭巾…挽起袍袖穿梭在大批資料架前,背對她的「宮女」。藍琳見過潘湐妮的影像特徵…眼前這名「宮女」,應當只是潘湐妮的侍從…;藍琳從沒出錯過,她一直在等…等那位「平易近人」的首長,可是…再也沒有人,出現在廳室中;藍琳不禁暗笑,什麼「平易近人」,大貴族都是一個樣…換湯不換藥,並無差別!而且這個官員「官架子特別大」,分明是給人難堪,甚或下馬威…。
 
    藍琳因奉命來此,未見到要保護的官員,按規定是不可自行離去,這違反隊規。因此只能等下去…。她開始環顧四周,這個廳室很簡潔,除了那堆積如山的資料外,根本沒啥擺設。首長的辦公桌上沒有多餘的東西,而且…跟其他官員不同,桌子不大…椅子也簡單的出奇,似乎是臨時性的擺設;藍琳轉身去看其他地方…也除去遮掩五官的頭盔,這頭盔自動隱藏在頸子後…「咦?你是誰?」潘湐妮發現室內多了個人,她很納悶怎麼沒人告知…也許有,但自己全然沒聽見通報聲,因為她正煩惱如何整理這一堆文件…。藍琳聽到聲音立即轉身…她發現自己過目不忘的準確度,顯然被眼前的「宮女」給打破…因為這個人正是潘湐妮,這間廳室的主人!!
 
    藍琳愣了一下,但馬上趨前「護衛者藍琳,向大人報到,此後將負責大人的安全…」藍琳正想繼續,卻被滿臉笑容的潘湐妮給打斷「哦∼德古拉尼隊長有說過,說他會派個隊上最值得信任的朋友來…那就是妳?我說不需要保護,但他堅持,說什麼…重要官員都會有配屬,可是…我又不是什麼重要官員,沒人會對我不利…別叫我大人,我不是什麼大人,喜歡的話…叫我潘湐妮就可以!」。潘湐妮脫去頭巾,米娜希族特有的銀白長髮,直洩而下。藍琳難以置信…堂堂一個皇邦要員,竟然如此「單純」;「可是大人,大貴族官員都有…」藍琳又再度解釋,但又被潘湐妮給攔下「什麼大貴族?那個對我來說,只是一串名字,沒多大用處…別在乎那串名字,還有…不許再叫我大人,如果妳把我當朋友的話,就別再用那樣的稱呼…嗯,妳年紀比我小吧??叫我妮姐姐,這樣比較親切!!」潘湐妮眨著漂亮的粉紅色雙眼說著。藍琳自認被打敗了,她在想馬修薩娜怎會任用「單純到可愛」的這麼一個人,來執掌國家福利機構??但是…德古拉尼說法完無誤,潘湐妮確實平易近人到「過份」程度。也許由於單純、善良才能為皇邦子民無私的付出。藍琳對潘湐妮第一印象,留下很難忘懷的記憶。藍琳對這位「大貴族」已經有些喜歡,沒表情的臉上,竟然微微的扯動嘴角,她在微笑…!!
 
 「大人!請先讓屬下說完,按照皇邦法條規定,大人身份為大貴族,又是與陛下,具有姻親關係的貴族,因此大人的人身安全,必須受到嚴密保護,這無法免除。除此,大人亦是皇邦重要官員,同樣的必須被保護。我們護衛者,原本只負責陛下的安全,須經陛下特許,才可以配屬至高級官員身邊,負責安全任務。由於大人是經由陛下敕令,需要保護之人,因此屬下才會到這裡來,無論大人去到何處,我們都不可以,離開大人超過二十米,屬下會隱藏在人群中執行任務。當大人有安全疑慮時,屬下會立即維護大人安全。除此,大人有需要之時,可用特殊手勢召喚屬下前來,這相信隊長已經告知大人。至於剛剛大人所提之事…按皇邦禮儀規定,屬下於執行公務、大人在公開場合,如議會、首長廳室中、視察地方單位處所等,屬下只能使用尊稱,不可使用如大人所說的暱稱,若有違反規定,屬下會被調回部隊懲戒,而且不會再次回任,空缺由其他隊員頂替。因此,屬下只能用大人或殿下的敬稱。請大人諒察!!但是…若大人未執行公務,屬下也沒有任務在身,且是休假期間,那就可以…用暱稱!」藍琳說到最後,有些說不出口,因為潘湐妮一直盯著她看,又猛點頭,一付認真聽課的模樣,真的不像首長,倒像小女孩!藍琳根本擋不了,潘湐妮如此純真的模樣!!她第一次有種說不出的羞澀感,侵襲她的內心。潘湐妮確實讓她印象深刻。
 
 「妳會口渴,想喝茶嗎?藍琳!!!我剛才忘了請妳喝茶!!」潘湐妮坐在大堆文件中,如此問。藍琳又愣住了…她沒想到潘湐妮已經把她當成朋友般的招呼。她真的笑了,也許是有生以來,最沒有負擔的笑容。「殿下…這樣會被其他官員笑說,殿下沒有首長應有的風範!」藍琳自己不知為何,脫口說出這樣的話。「是嗎?陛下找我來是替皇邦子民做事、謀取福利,照顧孩子的,跟這種表面化的東西,不相干吧?何況擺個官架子,如何與庶民談論如何改善政策弊病?更會嚇着孩子的,不是嗎?他們要笑就隨他們去,笑我沒風範,並不能讓我停止,為陛下的理想邦國盡一已之力呀!否則我就不需到這裡來,也不用承繼什麼大貴族身份,這個身份是用於照顧皇邦子民,不是用來謀取名利、權勢或逼迫無辜之人的呀!如果不是陛下說,身份有助於幫助那些無依孩子、庶民。我倒不如回去做個庶民,至少可跟那群可愛的孩子在一起生活,雖然生活清苦,但卻是快樂的!」潘湐妮雙手支著下巴,坐在文件堆裡,說著自己的理念與觀點,語氣平和。藍琳心裡一震…這位看來單純的首長,並非「無知的單純」,而是過去在身為孤兒之時,在生活中歷練出來的「單一面貌」,這會使人誤解為單純。實際裡,因飽嘗冷暖,以至於隱藏了所有悲傷、無助、憤怒…轉化成永恆而唯一的信念與職志「有一天將可以照顧所有無依之人」;而天生大貴族的身份,正可以運用在潘湐妮純粹單一的最終理想上。藍琳改觀了…也許將來有一天,潘湐妮會是皇邦子民,最能依靠的「母親」!藍琳終於了解到,馬修薩娜為何任命潘湐妮,執掌這個職位。原本有些輕視潘湐妮的看法,如今煙消雲散。藍琳決定跟著潘湐妮,一睹未來理想成就的那天!短暫的會面,讓藍琳這個德古拉尼手下,最傑出的護衛者,自此一直跟隨潘湐妮,直至潘湐妮,於雅吉曆二十一紀元初葉病故。潘湐妮病故同時,藍琳亦自護衛者退役;藍琳曾在退役後,寫過一本回憶錄「隱蹤者」,此回憶錄中,有頗多的篇章皆與潘湐妮有關,尤其是皇邦歷史上幾件重大的暗殺事件。其中又以「聖潘湐妮暗殺危機」最重大,此案幾乎引發內戰,是自統一戰爭後,馬修薩娜執掌皇邦以來,最大危機。亦是藍琳首先警覺之危。
 
 我們先回到,潘湐妮受頒紋飾戒的時候。麥德康頓早在潘湐妮,初期調查照養所概況之時,就已經覺得,有必要遣人去擾亂她的調查。因為之前已經有照養所,被馬修薩娜發現有嚴重弊端;為了能有效的瞞天過海,不被潘湐妮發現有異,麥德康頓賄賂皇邦各地區,主管照養所經營的官員。並指示雇用大量平民,短暫訓練後,充當照養所收容人。並偽造收容人資料;有些地區,包括偏遠城鎮,則將原未加收容,亦或自照養所驅逐而出的無依庶民、孩童重新收容,並刻意營造照養所缺乏資金、資源,以致收容困難之假象,用以獲取更多國家補助,藉機從中獲取暴利。也有多數,照養所仍可收容,卻沒有實際收容到規定人數,放任這些人,自生自滅!但仍虛報、溢報收容量,以獲取其中之補助差額。遇上查核,總會有人事先通風報信,這時才重新收容。如果遇上收容人已經亡故,竟然隱匿不報,藉以獲取利益…
 
 這些僅僅是一小部份獲利手段,尚有更多惡毒手段,例如…殺害收容人,或任由收容人因病死亡,根本未予醫療照顧。其他尚有,從未改善照養所硬體設施,任其坍塌、荒廢,亦有變賣設施者。甚或雇用城市中,地痞流氓、罪犯宵小,在城市中找尋收容對象,逼迫他們交出氏族出身證明、邦國民眾身份證明,用以偽造收容證明,但實際上,未真正收容。利用這些收容證明,獲取國家分配之物資,如日常生活用品、衣物、食糧、醫療品、設備改善物資…等等,然後在黑市交易,以高價販賣,從中獲取差額暴利。 而這些行為都掌控在麥德康頓手中,不過他仍然重視照養制度的完善性,不斷在議會中提交改善計劃。這些計劃的確實施過,亦有建樹,並非虛構;麥德康頓實際上,使用兩手策略,照養制度越完善,他的獲利越大。因為計劃案全都由麥德康頓一手規劃,並無假手他人,計劃細節他最清楚。他在執掌國家社會福利廳未期,才改變自己的作為,因原是遭受太多制肘,很多計劃會無法實現。在幾乎放棄之時,他了解到,唯有結交權貴,才能讓計劃得以實施,於是自此換了一個人…。麥德康頓首先對當時內政大臣下手,不斷以重金賄賂,尤其是美色…;內政大臣已屆退休之際,由於麥德康頓的賄賂,他遂提案自己的空缺,由麥德康頓接任,當然,兩議會元老都收到麥德康頓的「好處」,因而麥德康頓順利高昇內政大臣。
 
    麥德康頓原意佈屬與他掛鉤,一直「忠誠不二」的喬密菈,任職福利廳長,不料被馬修薩娜以「空降」方式,任命潘湐妮接掌。這使麥德康頓怒火中燒…後又發現潘湐妮之氏族身份為「世仇」,麥德康頓在此時,已經種下日後對潘湐妮不利之種子。潘湐妮在調查期間,曾多次遇險,且幾次皆有性命之憂。這些事件並沒有讓潘湐妮退縮,反而還將其中幾名刺殺者感化。這幾名刺殺者,雖沒有供出幕後指使者,卻提供了當地官員舞弊的證據。而且還幫助潘湐妮取得這些證據;藍琳頭一次見到潘湐妮,用最簡單的語言,來打動刺客。原本藍琳欲在勸說失敗時,動用武力…想不到,潘湐妮三言二語就勸服成功,且不只一次。藍琳不得不修正,對潘湐妮為人的觀點…只能用「神奇」兩字來形容自己所見。藍琳在鄂霍克城、齊坦莫漠原,都見到潘湐妮為救密頓族人,不惜違反首長救援規定;藍琳曾勸阻潘湐妮,潘湐妮卻說了很直接了當的話「等到實際救援到達,密頓族人已經死亡過半,能立即動用的,為何不用?又為何不能用?有事,我負全責!」。藍琳被駁的啞口無言,的確!這些密頓族人都快死了,還管啥規定? 藍琳在回憶錄中寫道:「殿下毫不考慮,事後將遭議處之後果,有可能遭到撤職的處分…她仍堅持那單一、純粹的理念,為救密頓族人,她拼上自己的前程;潘湐妮殿下,猶如我族傳說中『帕瑟密聖女』為她的子民,創造永恆樂園般,排除萬難,只為了一個信念,永無苦難!」。
 
「從政危機」
「密頓救援事件」是潘湐妮政治生涯中,最大危機;潘湐妮若去職,無疑是皇邦子民的災難,亦是馬修薩娜喪失股肱之難。當潘湐妮遣藍琳,急往鄂霍克通報之際;藍琳密召同僚,火速通報德古拉尼。德古拉尼獲悉之後,並非直接呈報給馬修薩娜;這時馬修薩娜正在議會中,為了調解塞澤爾族與米娜希族,經營塔尼洛衛星城市間,通勤系統票證權,搞的焦頭爛額…。德古拉尼不想這時候,打擾馬修薩娜…因為這兩氏族,為此吵鬧不休,馬修薩娜幾乎快沒耐性…若此時呈報…不妥啊!德古拉尼決定先找恩師坎伯諾西,告知齊坦莫漠原所發生的災害,以及潘湐妮處理狀況。另一方面,透過軍方高層急電給仍在魯班斯特星的麥德提恩帝國,進行外交訪問的畢諾姆知悉救助狀況。
 
 「潘湐妮這樣做…有些不妙,一些貴族官員,本就對潘湐妮不滿…現在她用這種方式救援,無疑給這些人一個把柄,我得去研究一下法條,看有無辦法讓她免去議處!」坎伯諾西獲悉狀況之後,不免為潘湐妮擔憂。他知道部份官員,正在等著看馬修薩娜的笑話。 由於護衛者直屬君主管轄、指揮,坎伯諾西不能越權,為了能使潘湐妮安然度過議會調查,就得先掌握「交換條件」。但這不可明著查…於是…「將軍!你是陛下在軍事學院的好友,若陛下有難,相信你定然義無反顧!現在陛下正有難在身,若潘湐妮被議會撤職,陛下照顧子民之職志必然有失…你不會坐視不顧…對吧?」坎伯諾西說法相當婉轉,並沒有直接言明所需。「恩師!我了解您的意思…」德古拉尼知道,坎伯諾西話中含義,立即轉身離去。坎伯諾西高興的,兩隻眼睛都瞇成一線,心裡直讚潘湐妮有膽識,連丟掉烏紗帽都無所畏懼,這才是他心裡所認識的潘湐妮。坎伯諾西像個老小孩般,一路手舞足蹈的回到輔政官室。 坎伯諾西一邊翻著首長應守法條,一邊搔著已經沒幾根頭髮的腦袋瓜…直盯著「緊急救援條例」...
 
重覆的看,來回的看…但無論怎麼看,就是找不到有利潘湐妮的漏洞…;坎伯諾西心裡在嘀咕「不知哪個傢伙幹的好事…幹嘛寫的完全沒漏洞…」。這些法條…坎伯諾西忘了自己也寫過,還出過主意!他左看右看,就是沒有利點可尋…他生氣了,恨恨的把書冊丟出去…但還沒離手,卻看到一行寫著「…如遇不可抗力之自然災害,而有危生命之時…」。坎伯諾西細細的想了這些詞句的意義…他靈光一閃,自言自語的說:「讓老人家抓到小辮子囉!嘿嘿…」。他的表情正如一隻「老狐狸」般詭譎,不知內理的人,定然會被他的神情給嚇到,詭異的雙眼閃爍著,捕獲獵物前的可怕光芒。
(下一章:馬修薩娜傳第九章,聖潘柏妮傳奇之六「議處前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