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424092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特洛伊點序章-馬修薩娜傳第9章,聖潘柏妮傳奇之6

 坎伯諾西為了串聯,支持潘湐妮的各氏族官員,他頭一次以凱基大貴族長老的身份,去遊說這些中、下級官員,以氏族子孫的利益來策動支持;這些官員很明白,這與家族利益有絕對關係。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難保哪天會由天堂墜入地獄,自己若無法照顧家族安泰,就得靠邦國的照拂制度是否完善,若是沒有…自己不打緊,孩子就得受苦,還可能流落街頭,他們不是沒見過這場面…。這位孤兒出身的新任首長,定然非常了解這種無助之苦,否則不會拼著官位不要,也要救那些密頓族人…。
在中、下級官員中,絕大部份都支持潘湐妮此次之作為,但缺乏有力人士的支援,坎伯諾西的到訪,無疑是「強心針」。官員們皆知他是嚴正的學者,亦是皇邦裡受人尊崇的輔弼大臣,分量夠重了。坎伯諾西自然也做了保證,聯署的官員,絕沒有後顧之憂,有問題,他負責解決;官員怕的是反對方的報復,這之中又以內政大臣麥德康頓最不能惹惱。坎伯諾西對這位,早年由自己提拔的大臣,事實上已經有些疑慮產生,不過說不出錯出在哪裡。
 
這些聯署,只是執政中心的一部份,還必須有其他資料、證詞來輔助。隨後,由駐在鄂霍克的密頓族大長老送來的「密頓言恩書」其上有南北密頓族人之簽署,總數高達兩千萬餘。尚有南密頓長老之證詞,其上說明當時救援狀況;全部都是說明,潘湐妮如何處理災變的實際情況。坎伯諾西對於這份文件充滿驚訝,為何??一個人可以讓兩千萬人「言恩」,不是常人可以辦到...這種狀況只有馬修薩娜在決定扭轉「統一戰爭」之愚魯行為的全境演講中才能與之比擬;坎伯諾西在接獲這份文件當下,直覺認為這個從悲苦中走出來的女子,也許是上天恩賜給皇邦子民的另一個「救世主」!!
對此,坎伯諾西不只高興,甚至認為,如此一來,議會定然不會無視證詞之真實性,這不是人為可以恣意編造。為了預防議會中反對官員,認為證詞雖真,但潘湐妮未循正常管道進行救援,即是未遵法條仍需議處的強硬態度。坎伯諾西密召當時「亞瑪西斯軌道要塞」,緊急救援隊隊長前來說明當時救援況…;這名隊長提供了「絕對第一手資料」,這些資料,讓坎伯諾西才真正放心大半,因為這是他的「殺手鐧」,必要之時,可以完全堵死反對官員的嘴。未久,德古拉尼給了坎伯諾西長串的名單、查證資料…。坎伯諾西按照名單,一個個造訪,用的身份是皇邦首席大臣,完全是政治身份。
 
這些官員原本依靠著,自己是麥德康頓的「盟友」,對坎伯諾西的到來,並不把他放在眼裡,總是用官埸話來應付,甚至於有些鄙視…;坎伯諾西自然亦是官埸應對,卻發現這群官員實在太不知輕重,至少也得尊重他輔政官的朝廷身份…顯然連基本的尊重也沒有,那…迫不得已,只得用「污穢的政治手段」!官員們傲慢、目中無人,突然全走樣,一個個心虛惶恐、冷汗直冒…;坎伯諾西手中握有官員們,營私舞弊的各項證據,連官員何時跑洗手間都一清二楚、鉅細靡遺,毫無漏失!卑躬屈膝、跪地求饒…是大多數的「最終反應」;坎伯諾西開了「交換條件」,只要不支持議會議處提案…這些證據自然會「消失」,若玩起「兩手策略」、「陽奉陰違」的遊戲,就等著「去極區長期旅遊」付贈「免費豪華大餐」!部份官員仍「一身傲骨」,換言之,死不承認證據的真實性。對此,坎伯諾西倒十分欣賞,但是…為了能讓潘湐妮,繼續維持那單一的職志,為皇邦子民開創理想國度,坎伯諾西採取多年未用的手段「永遠除去政敵」!此事件中,坎伯諾西第二次,因政治因素,雙手染上血污!他很無奈,心中卻暗恨自己,因位高權重,使不服自己之人喪失家族天倫!第一次雙手染血,是在馬修薩娜六世,登上君主之位前…。
 
坎伯諾西對仍反對潘湐妮救援做法的強硬派官員,並非立即讓他們消失,而是等著在議會中,給予致命一擊,在議會中被揭發惡行,比被判死罪還不好過…坎伯諾西見過太多這樣的場面,知道這是最重的傷害。潘湐妮自齊坦莫漠原返回鄂霍克,去臨時收容所看那幾個密頓族孩子…孩子們高興的撲到她懷中,久久不放;看在藍琳眼裡,著實感到,潘湐妮將來…不,現在就已經是皇邦子民的依靠。
密頓族的孩子,天生對陌生人,包括自己的族人,就有排拒、不可親近的本能,換言之,具有敵意。因為他們出生時,必須靠自己才能生存下來,唯有生命力最強的,才會受到雙親照顧。沙漠是他們賴以為生的土地,亦為求生意志的試煉之地。此時…孩子們緊抓著潘湐妮的袍服,躲在她身後,用那雙如恆星燦然的眼睛,偷偷看著藍琳…藍琳沒有接近孩子們,她明白,孩子們正在「觀察」她;如果,他們認為觀察對象,不具威脅性,就會主動接近…;但在潘湐妮這裡…似乎跳過這一層。在城外潘湐妮初次接近這些孩子時,藍琳就沒看見孩子有觀察的本能反應…是飢餓導致?顯然不是,有路人施捨食物給孩子,他們連看都沒有…為何?
 
 藍琳於回憶錄中寫道:「孩子們似乎本能的、無防備的接受殿下…與我的經驗不符,真正原因仍舊是謎。這使我更加確定,殿下擁有不為人知的『魔力』,到底殿下來自何方?米娜希?還是殿下本身就是一則傳說呢?也許未來,就能揭曉答案…」。藍琳在回憶錄中的描述,是潘湐妮善良的基本寫照,密頓族孩子感覺到這一面,而卸除防衛本能吧!孩子們忽然顯得不安,直扯著潘湐妮袍服,拉著她往角落躲…,潘湐妮被這舉動,弄得莫名其妙,但她馬上就知道原因…駐鄂霍克皇邦監察官,來到臨時收容所,請潘湐妮返回塔尼洛接受議會調查。
潘湐妮早有心理準備,但想先安置這些小孩…結果被拒絕,這個說法引起藍琳不滿,正想以武力解決…此時卻有軍方代表,趕到收容所;畢諾姆雖正在九百光年外,麥德提恩帝國進行外交訪問,獲悉潘湐妮緊急救援密頓族,亦知悉潘湐妮救援方法必遭議會調查,密令部屬急返鄂霍克。畢諾姆早就看出,部份高層官員對這位新任福利廳長頗為不滿,私底下動作頻頻,顯然是想對潘湐妮不利。如今被抓到把柄,這是個好時機。
 
畢諾姆感激潘湐妮,無私的救助自己治下的子民,但可能會因未循正常管道救助,遭到調查,嚴重時可以撤職。又因部份官員不滿,所帶來的政治打壓,無疑會使潘湐妮很難輕鬆過關。為防止這些官員藉機刁難,甚至威脅到潘湐妮的生命安全,畢諾姆先想到用軍方的干涉,迫使這些官員不敢做出逾越本份的無理舉動。正如畢諾姆所料,這位監察官無端刁難潘湐妮,恰巧畢諾姆的手下趕到…潘湐妮在軍方的保護下,先安罝那些密頓族孩子,隨後返回塔尼洛;臨別時,孩子緊抱潘湐妮,不肯讓她離開。潘湐妮一個個擁抱過後說:「好好在這裡生活,我必將回來探望你們,我從不欺騙小孩,絕對會回來!」。小孩們沒有失望,潘湐妮不久之後,果如誓言返回鄂霍克。
潘湐妮一返回塔尼洛,立即遭議會以接受調查為由,暫時停止她廳長的職務,並限制潘湐妮不得離開塔尼洛,僅准予返回塔尼洛的住宅。換言之,有些軟禁的味道。雖然不能離開塔尼洛,卻沒有限制,潘湐妮不能離開住宅外出。藍琳當然隨潘湐妮返回塔尼洛,上面並無命令要她中止任務。

藍琳在跟隨潘湐妮這段期間,稍有改變…;不是個性上的改變,她仍然冷漠,仍然是「特務官」的身份,仍然是「軍火庫」,仍然是手執長刀「極度危險」的追蹤者。不過…這些東西全都隱藏起來。戰鬥盔甲不見了,不再只露出可怕的赤紅雙眼…藍琳變成一個「執事」,也就是「管家」啦!這是潘湐妮給予的建議,應當說…潘湐妮覺得,藍琳不該老是「武裝」著,一付隨時會動粗的樣子,所以…藍琳是被「強制變裝」。藍琳意外自己竟然接受了…;藍琳以「管家」的新身份,隨侍在潘湐妮身邊。她覺得很挺新鮮,至少不用穿著那身,有些透不過氣的盔甲。
 
 「坎伯諾西二世…!」急促的腳步聲,兼帶怒氣的呼喊聲…「伊俄斯」輔政宮的厚重大門,被用力推開…一個淺藍長髮的女子衝進宮內,臉上怒氣明顯…「為何沒告訴我?出了大事,竟然瞞著我,我還是個君主嗎?」她的雙眼流動著少見的憤怒之色,馬修薩娜適才得知,齊坦莫發生天災損失慘重及潘湐妮被議會停職之事。這還是某個宮內隨侍,不慎說溜嘴,馬修薩娜無意中聽到的。倒不是馬修薩娜沒有足夠的消息來源,而是議會裡的某些極端份子刻意隱藏這些事件,尤其是潘湐妮被「軟禁」之事。坎伯諾西雖先獲知此事,卻刻意不讓人通報給馬修薩娜知曉,因為他知道,若讓馬修薩娜知道此事,肯定會出現「可怕而失去理智的判斷力」,這對馬修薩娜來說,無疑是給議會中那些反對貴族一個可乘之機...;隨侍在馬修薩娜身邊的宮女,從沒見過她如此生氣,本想進言…卻遭馬修薩娜怒斥「不知輕重,給我滾出去!」。
馬修薩娜一向對這些下人相當和善,不過,這回惹她生氣的可不是「普通人」...宮女們無不嚇得渾身發抖,立即退出輔政宮…大門也被悄悄關上。
 
 「哦〜陛下來的正好!」坎伯諾西怡怡然的,自資料架前搔著腦袋轉身,看著滿臉怒火的君主。馬修薩娜看到叔父如此無關緊要的神情,更是火上加油…正想出口,坎伯諾西卻說:「陛下怒火未熄,有欠理智,先喝杯茶如何?」說完真的走到茶几前倒起茶來。馬修薩娜真不知該如何答話,坎伯諾西的個性,她再清楚不過,遇上棘手之事,坎伯諾西總會變得意外隨便,這代表坎伯諾西實際上是非常憂慮的,但…這種態度,總是讓人誤解,以為他是「事不關己」。
「陛下,先別動怒,並非隱瞞陛下不報,而是讓陛下先處理那兩族小麻煩之後,才有餘力處理現在的大麻煩…嗯…的確是大大的麻煩!」坎伯諾西把茶送到馬修薩娜面前,臉上堆滿笑容。馬修薩娜深知,叔父一向行事謹慎,遇上政治上的爭議,更會小心應對。若是問題嚴重,他便會密而不宣,先找尋對策。看坎伯諾西的表情,顯示出已經有了解決對策。馬修薩娜接過茶杯,坐在窗邊,等待坎伯諾西有什麼對策,可以解決目前的難題。但臉色仍然顯得焦慮。這道難題並非救災,這方面潘湐妮早已完成,而是潘湐妮可能會被撤職的難題。君主直薦任命的官員,在皇邦法規中是屬特殊條例,不過官員若違法犯紀或違反強制性法規,議會仍可以推翻君主直薦任命的命令,進而將官員撤職。很不幸,潘湐妮正是違反強制法規中的一項。坎伯諾西遣人去宮門口把守,並囑咐不得有任何人打擾。宮門外就站著四名他的隨侍親信。
 
「叔父!我沒見到潘湐妮…她是否…」馬修薩娜是否反常?不先關心災情,反倒先關心自己的手下?其實,馬修薩娜根本不用擔心災情,潘湐妮若沒處理好齊坦莫的災區事務,絕不會離開,縱使用槍威脅她也沒用,馬修薩娜很清楚潘湐妮的處事態度;她擔心潘湐妮,可能遭強硬派高層官員,藉機對潘湐妮不利,因而顯得焦慮。
「陛下先別擔心,德古拉尼的手下仍跟隨在潘湐妮殿下身邊,並沒有中止保護任務,因此安全無虞。我接到消息,潘湐妮一返回塔尼洛,就被議會暫時停職,並限制她不得離開塔尼洛,現在殿下應當在舊城區的家中。只是隨時都有人在監視…」坎伯諾西自潘湐妮返回塔尼洛,就有他的親信來回報狀況。坎伯諾西要馬修薩娜別過於憂慮。
 
 「監視?誰下的命令?還沒正式調查,怎麼會有人監視?這豈不是把潘湐妮先當成罪犯看待?限制不得出塔尼洛,這是法規我知道,但…監視…,不可!我得去了解…」馬修薩娜一聽潘湐妮被人監視,認為太不尋常,也有違法規基本法。立即起身想離開,雙眸又燃起怒火....
「陛下!不可衝動!我已遣人進行反監視,狀況未明之前,陛下豈不打草驚蛇?陛下一向冷靜啊!我已有萬全準備…」坎伯諾西立即阻止馬修薩娜的衝動。馬修薩娜聽到有「萬全準備」,停下腳步,轉身眼露光芒。坎伯諾西面露微笑…「陛下!我有以下的對策…」坎伯諾西語聲壓低的說著。
 
 舊城區「卡林希底廣場」東北面,一條安靜的小街道裡,有一棟不太顯眼的二層式建築,它與舊城區裡,一般住宅並無差別。誰也想不到,這棟屋子的主人,未來將會成為,皇邦子民崇敬的「皇邦聖人」。這棟屋子的小小前院裡,有個紮著銀白髮辮的年輕女子,正在整理院子中的小花圃;她的身後有個個頭嬌小,像是小女孩的紅色短髮女子,正在翻鬆花圃中的泥土…花圃一個角落裡種著,有如銀白髮辮女子長髮一般的奇特花朵「赫里曼恩」。一會兒…紅短髮女子起身進屋,未久端著茶盤、點心出來,放在屋前廊下的桌子上…
「殿下!休息一下吧!」紅短髮女子叫喚著。銀白長髮女子轉過身來,一道午後陽光斜射過女子粉紅色雙眼,她微笑著輕撢身上的泥土,那雙眼睛有如寶石般燦爛,她的眼也在微笑「唉!剛剛才休息過,怎麼又要休息?」。完全看不出她是被「監視」的人,一派「怡然自得」??
 
 「是嗎?感覺好像過很久了,我現在是殿下的管家,休息時間自然由我這個『執事』來決定,殿下答應過的!」紅短髮女子面無表情,像娃娃般的說著,猶如吊線的人偶。
「唉〜我怎麼會有這樣霸道的管家?」銀髮女子解下工作圍裙,嘆氣的走進廊下,在桌前椅子坐下來。「我不是霸道,強制殿下休息,是為了應付不知何時要上議會長期抗戰,免得殿下體力不支呀!」紅短髮女子還是面無表情,倒完茶後也坐了下來。
「藍琳!我沒那麼差勁!」潘湐妮笑著反駁,喝了一口已經習慣了的「曼恩諾維納茶」;此茶是藍琳的家族茶,有強烈的苦澀味,但是這種茶一喝下口,立即有芬芳的甘甜味,反應在喉嚨間,久久不散,是藍琳常喝的茶品。潘湐妮第一次喝時幾乎吐出來,味道實在太苦。
「殿下曾答應我,要去殿下的『舊家』看看,但自返回塔尼洛到現在,殿下是否忘了?」藍琳的赤紅眼睛裡,微微的出現不滿的光芒。
 
藍琳指的「舊家」,就是潘湐妮當初生活的「赫里曼恩照養所」,它就在廣埸南面的「奇恩市集」稍北的偏僻角落裡。當初馬修薩娜還七彎八拐的穿越夾道才去到那裡。藍琳一直想一睹,潘湐妮過去生活的地方,她想看看這地方,到底有何特殊之處,才會孕育潘湐妮那「神奇的親和魔力」,連密頓族孩子也無法排拒的魔力…即使冷漠的她也不能抗拒。
潘湐妮現在的宅院,原本是一間舊屋,後經整修才入住。馬修薩娜曾在海爾巴坦執政宮東南,靠近「皇邦塔尼洛歷史博物院」的「波瑪住宅區」中,賜撥一棟皇邦高級官員宅邸給潘湐妮;此住宅區裡多數是皇邦高官、貴族的宅邸,不過很多官員都擁有私人宅邸根本沒住這裡。
倒是頗多的各氏族貴族居住於此,周邊景色宜人,交通也便捷。這些宅邸是皇邦成立後才建立起來,幾乎每棟宅邸都是「深宅大院」,當然,門面絕對「氣派」,但內部就不一定是「豪華」。因為它們是統一格局的建築群,不過樣式典雅,倒是成為一種風景。此住宅區中,有個特殊的區域「奧汀.伊俄斯丘」,這個區域是過去「馬修薩娜王朝」,六氏族的王朝重臣、大貴族的宅邸集中地。皇邦成立後這區域並沒有廢除,而是成為歷史保留區。換言之,它是「歷史史跡」。
 
海爾巴坦執政宮裡,有個「伊俄斯宮」;「伊俄斯」是奧汀時代的輔政官,亦是王朝歷史上著名的賢臣。奧汀若無他的輔弼,可以說霸業難成,伊俄斯最大的成就,是為奧汀規劃「塔尼洛建都計劃」,現今塔尼洛的基礎建設,皆是伊俄斯歷經艱辛所換取而成。伊俄斯病故後,奧汀為紀念他,在執政宮內,將輔政官所在宮室命名為「伊俄斯宮」。住宅區內,仍然保留了伊俄斯的宅邸,現在的主人即是坎伯諾西。宅邸名,坎伯諾西堅持不更動,用以惕厲自己,也是保留歷史軌跡的信念所致。但伊俄斯並非凱基族人,而是塞澤爾族的小貴族出身,在王朝長遠的歷史中,算是特殊的例子。
 
王朝中,執政氏族多會遴選本族之大貴族,出任輔政官之職。除非找不到可以擔當大任之人,因此,伊俄斯可說是特例。馬修薩娜撥賜給潘湐妮之宅邸,就位於此區中。自潘湐妮遠祖因謀篡王位未果,被奧汀密令監控的長遠時光裡,米娜希族可說自奧汀.伊俄斯丘「完全退場」。米娜希族沒有任何一人曾入住此區,此區象徵著王朝過往之「權力中樞」;自馬修薩娜六世王朝成立後,此區仍舊是權力中心之代表象徵,不過是換了一批高官、貴族罷了。馬修薩娜撥賜之宅邸,實際上,並非米娜希族的官邸;奧汀將妻子的別宮除名,此別宮原名「賽瑟琪宮」,這是那位野心勃勃,不可一世的米娜希大貴族小姐之名諱。奧汀代之以母親「辛堤羅雅」之名,亦即「辛堤羅雅宮」。
(下一章:馬修薩娜傳第10章,聖潘柏妮傳奇之7「舊居巡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