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424092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特洛伊點序章-馬修薩娜傳第12章,聖潘柏妮傳奇之9

 馬修薩娜看得心裡有些緊張,表情雖少有變化,雙手卻洩露她的情緒起伏。最後…議題落在,影像資料顯示皆是救災畫面,災情已經獲得控制,而潘湐妮似乎並未受到,任何有損生命之威脅…於是,同意撤職議員依此,仍強硬的表示潘湐妮的生命並非受到威脅,因此,動用該條例仍屬違法,理應按法規議處。正當雙方僵持不下之際,議會傳信官進入議場,附在審議元老的耳邊說了幾句…元老頓時臉色有異,他看了一眼麥德康頓,不禁搖搖頭,低嘆一聲…隨即站起身來說:「諸位議員、代表,原本輔政大臣坎伯諾西殿下告病,向本議會請假而未列席,但現時坎伯諾西殿下對於本案,有些疑問,因而以皇邦議會法規第五條之『伊俄斯條例』列席,並提出疑議!」審議元老宣佈完,無奈的坐回席位;頓時,全場議論紛紛,尤其麥德康頓,臉上好似被打了一拳,扭曲的難看。
 
高坐議會君主席的馬修薩娜,終於真正的鬆了口氣,坎伯諾西來的正是時候;潘湐妮一聽老院長到來,她有些重燃希望,老院長曾說,將來有一天,若她有危機,他必將援助於她…;「伊俄斯條例」為奧汀時代,為防議會裁量權過高,且有串聯裁決有利議員所提議案之弊病,授予輔政大臣,質疑議案裁決是否合理之重權,並明令羅例於議會法規中,因此稱為「伊俄斯條例」。自伊俄斯以降,各代輔政大臣僅動用過一次;潘湐妮面子可真大,不過坎伯諾西不惜動用此權,自然對潘湐妮未來的作為深具信心,他並沒有錯看潘湐妮,日後其成就超出他的想像。
 
 坎伯諾西在審議開始前數日,便向議會申假,說他有「老毛病」,因此需要休養幾天;而事實上,坎伯諾西真的有病,那是統一戰爭初期,至各邦國收集史料時,雙腿不慎受傷,又無適當醫治所導致。傷雖早已痊癒,但雙腿一到特定時期,便不良於行,需用輔具助行…這很多官員都知道。坎伯諾西用病痛,來掩飾自己將要做的事…他隱密的去了趟亞瑪西斯軌道要塞,為了取得那「絕對的第一手資料」;原本可以不用如此,但坎伯諾西還是親自去了,此可保資料之完整、隱密。麥德康頓原以為,坎伯諾西因病不克列席議會。議會若無他的阻礙,此案應當按計劃,一步步將潘湐妮逼進死角。雖說有畢諾姆的阻攔,但事證缺乏「絕對有利」的關鍵點,因而麥德康頓仍舊握有勝算…;豈料數日不見的坎伯諾西,卻在這節骨眼上出現,這是麥德康頓之失算。根據親信回報,這老頭子…確實住進「克南徹皇邦醫學院」,怎麼…會這時候來到議會?麥德康頓心中的不安漸次浮現。
 
「輔政大臣,坎伯諾西二世殿下到會…」大門外的傳信官大聲的宣告;議會兩扇厚重大門緩緩推開…坎伯諾西坐在磁浮椅上,被隨侍推著進入議會,臉色因病痛而稍顯憔悴,但兩隻眼睛卻炯炯有神的掃視議會裡所有人!「哦〜陛下!尚在聽議!恕臣因病無法行君臣之禮,亦尚諒臣晚至之罪!」坎伯諾西先向馬修薩娜告罪。
「無妨!院長這幾日尚安好?」馬修薩娜少見的自席位上起身,向坎伯諾西致垂詢之意,臉上帶著微笑。「感謝陛下垂詢,臣已然舒緩不少,聽聞下屬來報,議會正審議密頓救援案,根據下屬所報…臣覺本案尚有疑議,因而前來議會了解案情…想來應當不突兀才是。」坎伯諾西堆滿笑容的回答;隨後向審議元老致歉:「首席!真是抱歉!用了這個條例,這時候想進議會,只有這條例可用,閣下應當不會把老朋友給趕出議會吧?」坎伯諾西仍堆著笑容說,並移動到庭中潘湐妮身邊…
 
對於坎伯諾西動用「伊俄斯條例」,審議元老無可奈何,但他卻回答道:「殿下自然得列席,提出疑議,殿下應知此條例一旦動用,若殿下無法提供適當質疑之解釋,須擔負之政治責任可不少啊!」審議元老瞇著雙眼,似乎在取笑坎伯諾西有欠思慮。「呵呵〜自然由我負全責,這點我清楚…若讓我發現此案,有任何不妥或串聯裁決之弊…我會依第五十三條第一項規定…暫時接管此案,這點首席也應當明白!」坎伯諾西臉色一沈,目光如箭射向審議元老。「呃…本席當然明白…」審議元老差點被堵住嘴,雖心中有怒,也無法再說什麼…隨即指示更議程序繼續。
 
坎伯諾西向潘湐妮招招手,要她靠近…;潘湐妮俯身靠近,眼前笑咪咪的老人…「年輕人…累了吧!老人家會儘快結束這場『鬧劇』,妳再忍忍啊…」坎伯諾西和藹的緊握了一下潘湐妮的手,眼中充滿自信。潘湐妮用力的點點頭…她的心中充滿感激;老院長的現身,無疑給她一股堅持下去的勇氣。麥德康頓表面上沒任何異樣臉色,但心裡卻不斷咒罵…這死老頭不該在這時候現身,這樣一來,自己的計劃有可能成為「泡影」,這個曾提攜自己的老人…麥德康頓很清楚,是隻「老狐狸」,自己算準,坎伯諾西會因舊疾復發而入院…卻仍失算於「抱病列席」的可能…也罷,若此案不能除去潘湐妮,將來仍有機會…;麥德康頓如此盤算著。畢諾姆對坎伯諾西的到來,倒是有些怨言…因為自己再也沒有任何「有利證據」,若不及時…後果堪慮呀!
 
「畢諾姆殿下!辛苦了!接下來就由老人家負責,無論如何,會給妳的氏族一個交代,他們的期望…老人家會盡力而為。」坎伯諾西移動到畢諾姆席位邊如此說。「院長!務必打贏此役…不枉我兼程趕回來當個『緊急救援隊』啊!」畢諾姆雙手一握,好像仗已經打贏一半了。「會的…殿下!老人家也有一把『奧汀之魂』!殿下就等著品嘗戰果吧!」坎伯諾西的比喻雖有些不當,但確實是有把「利刃」…坎伯諾西的眼神發出「撕咬獵物」的滿足光芒。坎伯諾西審視前面的審議記錄,他發現確實有人勾串,只是隱藏的相當好,但卻不準備此時揭發…他想證實一件自己的懷疑,需要多些時間來證明。當前…必須先把潘湐妮,自危機中拉出來!
這時的審議重點,全都集中在畢諾姆提交之影像資料,缺乏關鍵之說服力…潘湐妮之人身並無危險性存在。「根據條例…除非遇上不可抗力之威脅…所謂不可抗力,指的是人力無法抵擋。自然災害當然也算在範圍內…但是潘湐妮殿下顯然沒有受災害侵害…因此本席仍認為,潘湐妮殿下已違反該救援條例之適用時機…」一個讚同潘湐妮應撤職的議員說著。
「且慢!閣下亦認同,自然界災害是不可抗力…那長期性的氣候災害,算不算?」坎伯諾西提出疑問。
「殿下!那得看是在何處,是否有威脅性呀!」此議員似乎得意的認為發言絕無缺失。
「首席!本席要傳喚證人,並附屬事證資料,請准予傳喚!」坎伯諾西站起身來,要求傳喚。
「准予傳喚!殿下須傳喚何人?」審議元老問。
「本席傳喚…亞瑪西斯軌道要塞,緊急救援隊指揮官厄庫雅班!」坎伯諾西此話一出,立即引起眾議員的討論…軌道要塞?難不成…上面有證據?很多人根本沒想到,雅吉星軌道上還有許多人造衛星,或許…有些證據就在這上面。
 
一個身着黃色制服的人走進議會,左胸上有亞瑪西斯要塞的徽章。他站上證人台,在潘湐妮左側;潘湐妮認得這個人…指揮官禮貌性的向她致意,隨即向審議元老報告自己的職務:「亞瑪西斯軌道要塞,皇邦首長緊急救援隊,第二十大隊指揮官厄庫雅班,向議會報到。」他見到君主在場,立即躬身致意;馬修薩娜平舉紋飾戒:「指揮官免禮,望指揮官閣下毫無隱瞞,據實呈報!」。
「是!陛下!」厄庫雅班鮮少如此近距離,一睹君主風釆,心中有些興奮…但馬上收歛起心情。
「指揮官,請閣下告知在場所有議員,當日第一時間抵達齊坦莫時的狀況,當地可有長期性的氣候災害?」坎伯諾西慢條斯理的問。
 
「是!殿下!為節省冗長,又可能漏失細節的發言,屬下以救援影像動態資料來說明…」厄庫雅班取出一張晶片,送進台面的讀取器中;議會巨型螢幕中出現立體影像,那是救援隊自要塞出發時,即開始錄製…
「這是剛抵達齊坦莫東部,密頓族生產區的實際情況,密頓族人因設備完全損壞,無法對外求援,我們抵達時…已死亡多數…幾乎可以說…是站在遺體堆之中…」指揮官邊看邊解說,又見到那些遺體,不免有些難過。所有人看見成千的腐爛遺體,不覺噁心…唯有潘湐妮…她的眼中有淚光,因唯獨她與藍琳見到這一幕;藍琳仍面無表情,卻眼盯著麥德康頓…她冷冷的看著。
畢諾姆還未至災區視察,看到這些…心中不覺更加憤怒,怒的是高坐塔尼洛的麥德康頓,竟一無所悉!也許是刻意...隱匿不報,迫使這個正在受審的下屬走入他設下的圈套;畢諾姆下意識的抬頭看了馬修薩娜一眼;馬修薩娜雙眉緊鎖,她看到畢諾姆投來的視線,神情已然有怒意,馬修薩娜有些愧對畢諾姆,早年自己對她的承諾…善待邦民!如今卻出現這種慘劇!
 
「指揮官,可否說明當地,可有氣候災害?」坎伯諾西深皺雙眉的問。
「有的!齊坦莫長期地表溫度過高,東部雖說溫度稍低,平均溫度超過二百四十度肯班溫度值,任何生物皆不適生存,除特有種類外。一般情況下,須有抗高溫防護服才能在當地生活,密頓族人因生理結構特殊,因而能抵抗高溫,但仍有防護設施。」指揮官指出該地的氣候狀態,接著說:「請看影像…屬下到達時,潘湐妮殿下及隨侍僅有初級防護,並沒有其他隨侍人員,顯然是緊急情況下趕到當地,且防護服功能受損無法修復。根據生命跡象偵測儀顯示,這兩人喪失水份與電解質過多,若不及時救援恐將危及生命。該地已全無備用水源或高階防護服,因此,若屬下救援稍晚,必然喪命。」指揮官訝異的是潘湐妮大膽做法,她可能在很短時間內失去性命,畢竟她不是密頓族人,這是以身涉險;但指揮官卻認為只有這種官員,才能使密頓族人脫離險境,免遭天禍蹂躪。
 
影像中潘湐妮顯然很虛弱,卻仍在跟指揮官說明災情…;厄庫雅班事實上頗佩服潘湐妮的毅然決定,因為她要厄庫雅班先去救助密頓族人…影像中突然潘湐妮倒了下去…「潘湐妮殿下在這時失去生命跡象,因此進行緊急醫療…」指揮官在此稍作暫停。畢諾姆立即指責麥德康頓:「閣下一直指我的影像資料有假,現在又如何?這也是假的?」;「這…這難保呀!」麥德康頓不屑的強辨,這卻引起指揮官的不滿:「閣下!救援記錄有將近千種防止偽造的防護機制,況且這章晶片的內容是屬下剛剛才自紀錄儀中取出,我如何去造假?再說,潘湐妮殿下左手臂有灼傷…可請殿下作證」。
「殿下!可否出示傷處?但本席並非不尊重,案情所需,故須提出證明!」審議元老向潘湐妮提問。潘湐妮默默的拉起左手臂袍袖,左前臂有大片灼傷痕跡…而且不只此處,顯然延續到上臂。
「麥德康頓!老人家勸你適可而止,你是否也想站在中庭受議處?」坎伯諾西坐在席位上,斜眼看著麥德康頓。麥德康頓一驚,坎伯諾西從未在,議會或其他公開場合,直呼其名…可見這老狐狸已經發怒,臉上沒表現而已。其次…麥德康頓深知,坎伯諾西若無把握,絕不會如此說…難道串聯議員之事,已被他獲悉?麥德康頓倖倖然的沒再發言。
 
「首席!這些證據還不夠多嗎?接下來,可以進行投票表決!如果,還不能說服大多數議員,我會負起政治責任…」坎伯諾西嚴肅的立下重諾。此話一出,立即引起議會一陣喧騰;端坐君主錫的馬修薩娜也站起身來...她認為叔父此言似乎有些過當,拿自己的官位做保證??馬修薩娜顯色頓時凝重起來。如果...失敗,不只潘湐妮遭撤職,連帶叔父也會從此步下政治舞台。
「輔政官殿下,議程雖說已至尾聲,但程序尚未完成,若此時投票,恐影響潘湐妮殿下之最終陳述權…是否考慮,待程序完成再行投票?」審議元老向坎伯諾西建議。但坎伯諾西卻回覆道:「首席!這建議是不差…但這是本席在場,首席不得不如此說…本席請問,在此之前,首席可有給予潘湐妮殿下最終陳述權…顯然沒有,就直接投票!因此,不用再次陳述,本席之事證資料已足,就直接了當的投票表決!」坎伯諾西直指審議元老偏頗,這個指控相當嚴厲,若非有十足把握...
「呃…輔政官殿下,本席將宣佈投票…」審議元老又被堵嘴,竟然沒有對坎伯諾西的質疑,提出反駁。他深知坎伯諾西會如此說下重話,顯然已經在某方握有自己的缺失證據,他心虛了...
「表決吧!陛下聽議已久,且已時至深夜…眾多議員顯然體力不支!」坎伯諾西望了一下略顯疲態的馬修薩娜;潘湐妮亦疲態盡顯。審議元老沒再多說,指示可以進行裁決投票。場中所有議員紛紛秘密的按鈕…未久,最終投票結果顯示在螢幕…。
 
潘湐妮眼看螢幕上的結果…;馬修薩娜怡怡然自席位上站起來說:「首席!我將責成輔政大臣,提案修改這個『缺乏彈性,亦違反人道精神之條例』,我將增加一項條款,任何首長若對突發性災害,置若罔顧而未進行援助,要塞救援隊指揮官有權拒絕救助首長個人…我再次強調是個人,細節部份,就由輔政大臣詳擬後,盡速來報!」馬修薩娜面帶微笑的看了一下坎伯諾西,隨即轉身離開議會。
「臣謹遵君命!陛下!」坎伯諾西躬身回答;馬修薩娜離去前,用右手指了一下,仍舊佇立在中庭的潘湐妮…召見潘湐妮。
「是陛下!臣遵命!」審議元老亦躬身承命,卻轉頭看著一臉失望至極、呆立於席位的麥德康頓。畢諾姆緩緩步向「奧汀之魂」,自劍架上取回,緩緩收劍入鞘,轉頭冷眼看了麥德康頓一眼,隨即大笑的離開議會。
「殿下!已經結束了…」藍琳向仍舊立於中庭的潘湐妮說,並扶她下台,潘湐妮這時才真的放鬆…她倒在藍琳懷裡。潘湐妮怎麼也想不到是這種結果...坎伯諾西來到潘湐妮身邊…「不要緊吧!年輕人,老人家沒讓妳失望,妳可以安心繼續去救助需要救助之人…喔!對了!陛下要見妳!隨我去見駕!」坎伯諾西一面關心,一面說馬修薩娜要立即見她。「陛下要見我?」潘湐妮勉強站起身來,仍被藍琳攙扶著。坎伯諾西點著頭但沒說什麼。他沒注意到麥德康頓的神情,他根本不在乎麥德康頓的反應,因為可以想像…坎伯諾西帶著潘湐妮離開議會,審議元老也無法再說什麼,他默默的離去…所有議員全走光了,場中只剩麥德康頓一個人。他的表情從呆滯轉成憤怒,雙手狠狠地拍擊席位桌面…他敗了!敗給一個初出茅蘆的下屬!議會表決螢幕顯示著…壓倒性的票數比:二百三十九比一;反對潘湐妮撤職的票數:二百三十九票!而唯一讚成票…很可能是喬密菈投下的。
 
星空燦爛,塔尼洛的夜空掛滿銀河星辰,十五顆雅吉衛星群,橫亙塔尼洛上空,將海爾巴坦執政宮照耀的一片雪白之色。前往奧汀廳柱廊地面上,有三個影子緩緩移動,越過一支支圓柱間的空隙,與柱影一次次的交融、分離。遠處傳來一聲聲,報時塔的鐘聲,雅吉時間正值子夜。夜色裡,這三條影子漸漸接近中塔後沒入塔內…十五個明月錯落有致,遠近與明暗交錯緩緩越過塔尼洛寂靜夜空,排序第二大衛星「瑪斯」此時正值滿月,特別明亮也最接近塔尼洛,銀光流洩包裹這個皇邦首都,似乎在安撫適才落幕的議處風波。
 
「潘湐妮!」馬修薩娜在奧汀廳裡來回踱步,一聽到宮門被推開,轉身張開雙臂緊緊摟了一下剛到的潘湐妮,又說:「讓我看看妳的傷!」。馬修薩娜沒等潘湐妮反應過來,立即拉開她袍袖…一塊塊醜陋的灼傷痕跡,留在雪白的皮膚上!
「怎麼會這樣?哪裡還有傷?」馬修薩娜急切的問,皺起眉頭,還到處審視潘湐妮的身體。
「陛下,只是些小傷,留下這些痕跡,這代表我並沒有負了陛下的期望!況且也不只我受傷…」潘湐妮轉頭望著藍琳。
「藍琳!妳傷在哪裡?給我看看!」馬修薩娜雖說是藍琳的大上司,卻鮮少把她當成下屬。當初要德古拉尼找個可以保護潘湐妮的人,馬修薩娜就意屬藍琳出任。
「陛下!我的傷…不算什麼,身為護衛者一員,受傷是常理,陛下不必擔憂。」藍琳有些緊張,因為灼傷處…不便示人呀!
「不行!我得看看!」說著,馬修薩娜便走向藍琳;藍琳則漸往後退…且直搖頭。
「陛下…」潘湐妮伸手拉著馬修薩娜,附在耳際說了幾句…馬修薩娜臉上似乎在偷笑。
「那好…潘湐妮十一世、藍琳聽命!」馬修薩娜收起笑容正色道。潘湐妮、藍琳立即單膝下跪聽命…坎伯諾西則手中多了一樣東西…。
 
數日之後,潘湐妮在她小小的官邸裡收拾行囊,又準備出發,隨侍的仍舊是藍琳。自「密頓救援事件」發生以來潘湐妮被召回塔尼洛,照養所的調查只進行了一半,另有半數尚未調查。這次,潘湐妮至少不會被半途召回,她的身份有些不同…潘湐妮被馬修薩娜授予「琳洛亞徽章」,此代表潘湐妮等同於馬修薩娜的直屬內大臣之地位,職位雖未變更但權力變大,調查的內容皆直達君主之手。這是馬修薩娜為使潘湐妮少受大臣、議會牽制而授予。如此,便可以盡查照養所的概況…當然也包括弊端。藍琳則被升任為副隊長,有調動特勤部隊之權力,用以應付緊急狀況。調動的部隊,與畢諾姆之特種部隊並不相干。
 
「密頓救援事件」在許久之後成為一則傳奇故事,故事主人公潘湐妮,在齊坦莫因救援密頓族人所受的傷竟然出現專有名稱:「潘湐妮火痕」。潘湐妮病故後,在奧汀.伊俄斯丘,聖潘湐妮宮前,有座紀念潘湐妮救援密頓族的雕像群。雕像中,潘湐妮的左臂原本沒有任何「傷痕」,可能是雕塑家為美化,刻意避開,亦或受命不可太過寫實。不知什麼原因,雕像左前臂開始出現「紅色斑痕」,似乎是自雕像內漸次浮現。許多人風聞此雕像的「異像」,紛紛前來一看,看見的人莫不稱奇,也議論紛紛。也不知是何人先傳出名稱…「潘湐妮火痕」就此傳開。鄂霍克一位歷史小說家根據密頓族的「聖潘湐妮史跡錄」,亦稱「聖女靈踪錄」改寫成三大冊歷史小說,小說主要內容就是「救援案」的始末,當然也包括極精彩的議處事件;出版之日一時洛陽紙貴,一書難求;也有人認為這位小說家是乘機大賺「聖女財」,對已故聖潘湐妮是個汙辱。
有個人,聽到民眾的風聞,也悄然來到聖潘湐妮宮前憑弔故人;不是別人,正是也有「潘湐妮火痕」在身的藍琳。自此後,藍琳每逢當年救災的季節,她總在雕像前徘徊良久,撫摸著雕像的「傷痕」說:「殿下似乎仍在呀!」。對藍琳來說,潘湐妮不只是位好主人,更是一生的摯友!這個名稱在密頓族中,有些不同。密頓族人稱為「潘湐妮聖痕」,因潘湐妮曾經封聖之故,因而得名。
【下一章:馬修薩娜傳13章,聖潘柏妮傳奇之10「刺聖危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