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442653

    累積人氣

  • 162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特洛伊點序章-馬修薩娜傳第14章,聖潘柏妮傳奇之11

 第三節「徵兆」
   我們把時間稍往前推,回到頒授紋飾戒公開典禮前七個雅吉日…聖潘湐妮宮前的中庭裡,藍琳正在分配事務給她的「手下」,這群人並非軍人,也非特務人員,這些男女都是潘湐妮官邸的「隨侍」。以前在舊城區的小官邸,隨侍只有兩人…這是潘湐妮早期的隨侍人數,雖然馬修薩娜曾多撥了人手,但用不了這麼多人,加上屋子又小,根本擠不下所有人,因而最多只有兩名…潘湐妮封聖之後,馬修薩娜認為,潘湐妮不能再棲身於微風之街的小官邸,有損身份、地位,於是「強制」潘湐妮遷入早年就撥賜的「辛堤羅雅宮」,亦即如今之「聖潘湐妮宮」。至於馬修薩娜,如何「強制」潘湐妮遷居奧汀.伊俄斯丘的官邸,據傳有這麼個小故事…
 
馬修薩娜為了能使潘湐妮心甘情願,遷居新官邸…她命宮內侍從官挑選出四十名,如侍從、廚師、園藝師、座車駕駛、門禁管理…等官邸所須的人員。馬修薩娜告訴他們,即日起他們自宮內解除職務,轉任至聖潘湐妮宮…;大家一聽要轉任到潘湐妮官邸,無不大呼「太幸運」了。因為大家都知道,潘湐妮是所有大臣中,對待下屬最好的官員,而且很關心下屬的生活,時常會到下屬家中造訪…那是無上的榮耀啊!
正當大家興奮不已,想像未來在官邸任職的生活是幸福的…;馬修薩娜卻澆了他們一盆冷水,馬修薩娜說:「你們先別高興,你們必須去求殿下收留你們…因為你們被解職後,將不可再回到宮內任職…所以你們必須求殿下收留,只要所有人都成功的被殿下收留任職…每人無條件加薪三成!」馬修薩娜頗為嚴肅的說著;這些人一聽…頓時沮喪不已,要去求潘湐妮收留並非不可能,但一次收留四十個…似乎比較難辦到。
正當大家面面相覷,且有失望之色時,馬修薩娜一反常態,有些開玩笑的說:「唉〜這有什麼難的?你們知道為何殿下會封為聖人?殿下因對皇邦子民仁慈之故…所以你們要哀求她,她絕對不會棄你們而不顧…還有啊!我解你們的職,不許對殿下說…否則…嘿嘿〜你們休想拿到剛剛說的獎金!」馬修薩娜真的不太像君主,開玩笑兼威逼利誘。一旁的侍從官見狀,幾乎快笑出來。這群侍從到底只能聽命,至少君主並沒有胡說玩笑話。他們解職後,都預先拿到三分之一的獎金,馬修薩娜說,這三分之一的獎金是,他們轉任成功前的「生活津貼」。顯然馬修薩娜知道,潘湐妮有可能不會全部收留,因而不能讓這些人生活無著。
這麼長的時間以來,馬修薩娜深知潘湐妮一向節儉,不喜奢華,連侍從都很少。皇邦官員的侍從數量,自皇邦建立後已有縮減。主要考量在統一戰爭時期,大量國庫支出,馬修薩娜必須重建國家財政,因而對宮內侍從、大臣、高級官員的隨侍下手,剔除冗員以節省人事度支。
其實,不論君主、大臣之隨侍數量皆有定規。以潘湐妮的官位為例,廳長職務規定是十五名。未統一前則是二十五名,而且是隨意增刪,由國家支付人事費用,官員花錢可不手軟,可見有多浪費國庫!
 
而潘湐妮卻只用二名,縱使封聖後依然如故,沒有再增加人數;除因聖潘湐妮街官邸,根本無法容納上述縮減後之員額外,也從未見潘湐妮要求增添名額。以潘湐妮封聖後之身份來說,等同內大臣,其隨侍員額為五十五名,但…就只有那二名,而且誇張的是…潘湐妮並未設有門禁,只有塔尼洛首都警衛定時巡邏。馬修薩娜對此簡陋的安全防護,一直頗為在意,就算潘湐妮未封聖,也不該如此簡陋,曾多次垂詢;潘湐妮總說:「設立門禁代表遠離民眾,這麼一來民眾想來求助,可能就會怯步放棄,這非陛下所樂見!」。馬修薩娜拿她沒輒,只好隨她去。說也奇怪,這條街自改名「聖潘湐妮街」後,從沒發生過什麼嚴重大事,連以前經常發生的小火災、宵小犯案等,也消失無蹤。
馬修薩娜仍然放心不下,於是想出前述的「哀兵策略」。她還削減了十五名員額,以免露餡。另一方面,馬修薩娜又遣人悄悄的去奧汀.伊俄斯丘的官邸,暫時把宮名換成「塔尼洛臨時照養院」,並刻意宣佈說,辛堤羅雅宮閒置過久,未免浪費宮室,將之變更為臨時照養院,用於收容未妥善分配前之無依孤兒、庶民等;而且重新修繕該宮,未免潘湐妮起疑,宮內外刻意留下稍顯陳舊之處,尤其正門僅修復兩扇厚重宮門,其餘保留原樣或補強毀損之處。在宮室前的廣大庭院中,甚至蓋起一棟棟臨時住宿房舍…,這是全塔尼洛「最高級」的照養院。潘湐妮對此相當意外,卻認為這是馬修薩娜愛護子民之舉。也因此認為,再也不用去擔心入主辛堤羅雅宮,可能會使君主招至氏族非議的問題。某日,潘湐妮與藍琳前往奇恩市集,採購日常所需,多數是食材以及生活小物。潘湐妮有項自孤兒時期,學習的技能「廚藝」。過去僅用撿拾來的蔬果,就能做出不錯的食物,不過當時也只能勉強溫飽。現在則無公務時,自己會動手做。在市集裡總是會被孩子包圍,在一陣習慣性的問候聲中,潘湐妮穿越卡林希底廣返回官邸;一進聖潘湐妮街,就看見官邸前有三、四十人坐在街道上。街裡的居民說這些人,好像是自執政宮裡出來的,似乎有什麼事才來到這裡。
 
潘湐妮一到官邸門口,馬上有人熟練的接過潘湐妮與藍琳手上的東西…;潘湐妮長期出入執政宮,對此動作、舉止很熟悉,可以確定是宮裡出來的隨侍之類的人員。潘湐妮正想問,是何原由來到官邸?所有人立即下跪…哀求潘湐妮收留他們!她一向討厭有人動不動,就朝她下跪,立即要這些人免去這些禮節,因為這裡不是執政宮。潘湐妮覺得事情來的突然,為免一般居民疑慮,她把所有人都帶進官邸前院裡,頓時把小小的前院幾乎塞滿…藍琳知道這時候,潘湐妮一定會請人喝茶…立即進屋找侍女泡茶去了。一會兒,每個人手上都有一杯茶,外加一份茶點;有人立即感到幸福降臨,心裡下定決心,無論如何都想留在潘湐妮身邊。眼前的潘湐妮是「幸福之神」呀!
經過這些人的說明,潘湐妮才知,這些隨侍已屆滿服務年限,必須解職,這是執政宮的規定,用以節約國庫支出。而這些人雖各有專長,但想馬上找到其他適合他們的工作,的確有困難。塔尼洛雖商業發達,但也不是能要就有職缺,多少得花費些許時候,才可找到工作。這群人,大多數是統一戰爭時,因戰火所迫,流落到塔尼洛,幾乎皆是無家可歸之人,塔尼洛是他們唯一生活所寄。潘湐妮痛恨戰爭,她因戰爭失去雙親,又復被託養族人拋棄,而成孤兒。對這些人同是戰爭受害者,寄予同情…她想幫助這些人暫時有地方可以棲身,但哪裡有這樣的場所呢?此時藍琳突然說:「殿下,最近不是有個新院嗎?殿下忘了呀!」,又說:「自從陛下公佈之後,殿下一直沒去看過呀!不妨去看看再說。」藍琳的提醒,潘湐妮這才想起,辛堤羅雅宮已改成臨時照養院,自己確實沒去看過。於是,潘湐妮領著這三、四十人,出發前往辛堤羅雅宮。藍琳平時冷漠的面孔…竟然抽動了一下嘴角,是笑…暗暗的笑呀!但表情一下就消失。
 
一路上,車子經過幾個檢查站,這是進入奧汀.伊俄斯丘的必要檢查,而多數檢查站一看見是潘湐妮的運輸車,馬上放行…。待潘湐妮一通過,在她沒發現的情況下,立即封鎖道路,又出現身穿黑色盔甲的軍人,在巡視週邊。就這樣,潘湐妮完全沒發現異樣的情況下,來到辛堤羅雅宮…果然,宮內外部份有修繕,中庭院裡有臨時屋舍,一切都符合潘湐妮的想像,至少不虞無處讓這些人棲身。這些人一直跟在潘湐妮身邊,隨她巡視各處,最後…潘湐妮推開那兩扇白色厚重大門,進入宮內…白色宮門一關閉,從大庭院各處出現許多身穿工作服的人,他們迅速的將庭院各處的屋舍,拆解的一乾二淨,宮外那些看來陳舊的建築,竟也被完全拆解,露出已經修繕完成的樣貌…原來這些看似陳舊,未修緝之處,全都是偽裝,用於掩藏修繕完成之所。所有不屬於辛堤羅雅宮的物件,一件件都悄悄被移除送走。宮外大中庭的大門,呈現出銀白色光輝,門外的道路上,站立兩長列武裝士兵,一直延伸到倒數第一個檢查站。
辛堤羅雅宮內…潘湐妮有些遲疑,她站在大廳中央,一條白色雲紋石鋪設的中軸道上。她抬頭環顧大廳四處…一切都是銀白色所組織而成,中軸道的盡頭,是有著,雕琢繁複花紋高拱門、兩扇雪白中閃耀銀光的紋飾大門;左右兩側,各有一道雕花柱子的半弧形階梯,上面亦有一道與大廳相同的大門。大廳兩側各有八面,由天頂直落地面的彩色花草紋理的石英窗…光線透過窗戶,染上繽紛色調,落在大廳各處。潘湐妮認出其中,各有四扇窗戶的花形是「赫里曼恩」…她有些疑惑,當她望向天頂中央時,四株赫里曼恩,交纏花葉,構成巨大紋飾圖案…她明白一事,這裡不是臨時照養院!
 
潘湐妮轉身想離開這裡,那四十名隨侍,整齊的擋在宮門前,一律躬身低頭說:「歡迎聖潘湐妮殿下,入主辛堤羅雅宮!」;除此外…有個人也在這群人中,站在隨侍前面,冷漠的臉上…有些笑容,藍琳說:「殿下請勿惱怒,這是請殿下入主此宮唯一辦法…」。「藍琳…妳明知我不會…」潘湐妮有些生氣,話沒說完,有個人出聲道:「此宮名稱需要改一改,更名為『聖潘湐妮宮』,以榮耀吾皇邦聖賢!」馬修薩娜出現在,第二層樓大門前。
「陛下?」潘湐妮轉身看著,正下樓的君主,她正要施禮…「大家都免了!這是殿下的地方,客隨主便,當我是來客吧!」馬修薩娜顯然高興的很,因為終於把潘湐妮「請進」,最適合她的處所。
「這是我的主意,與其他人無關,現在殿下有四十個隨侍,妳有其他地方可以收留他們?只有這裡,才可讓他們有事情做…否則他們可是會流落街頭唷!」馬修薩娜竟還有些戲謔的說。
「哦〜我們有新鄰居了!」坎伯諾西、畢諾姆以及一些大貴族,相繼到達…潘湐妮終於同意遷入此官邸,為了那四十人,果如馬修薩娜所言。
原官邸被保留,成為「聖人別院」亦稱「聖女院」。直至潘湐妮於雅吉曆二十一紀元初病故,未再更換官邸;聖潘湐妮宮自潘湐妮逝世後,未再有其他大臣入主。皇邦二代君主西帕特,認為聖潘湐妮的成就,足以為後世臣民典範,將該宮變更成紀念館,但下令保留一切宮內所有裝飾、繪畫與潘湐妮有關的一切全數保留,故是為「皇邦米娜希莉諾雅-聖潘湐妮十一世紀念館」,以紀念這位皇邦初期,廣受皇邦子民愛戴之一代聖人。
 
場景回到藍琳這個「惡魔執事」身上;會有此暱稱…是因為任何微小錯誤,都逃不過藍琳的雙眼。誇張的是,她可以看出花草樹木是否澆夠水…,除了這個,還有可以看出隨侍是否偷懶…。這群隨侍,因此給了她「惡魔」外號。藍琳這日必須要去奇恩市集,提取前些時候訂購的必要食材。這是潘湐妮的習慣,每隔一個雅吉月,潘湐妮會親自下廚。這是官邸中的大事,是隨侍們的「幸福時刻」。藍琳對此,實際上有些反對,因為她有些私心,原本是藍琳獨佔的特權,她不想分享這幸福感覺,給那些隨侍。
藍琳分配完工作,隨即前往奇恩市集;其實波瑪官邸區外,就有便利的市場,而且是高生技市場。不過,潘湐妮仍喜歡到舊城區的市集。其中最主要原因是,這裡有許多,皇邦各地農作區所種植的「活的食材」。不像生技市場中的「壓縮食品」,這種食品毫無食物的原貌。藍琳必須跨越半個塔尼洛市,才能到達奇恩市集。她習慣自己開著磁浮車去市集,車輛卻非官邸專屬,它屬於執政宮特殊車輛。車身外卻沒有任何標誌,能勉強分辨的大概只有車子的長度,略較一般私人車型為長。
藍琳出入市集已相當久,市集中幾乎所有攤商,都認識這個「冷酷管家」,臉上難得有表情變化,因而有這外號。自被潘湐妮強制變成管家之後,藍琳早已忘卻自己真正身份。接受潘湐妮長期的潛移默化,使藍琳熱衷現在的管家職務。雖說經常被那群手下,搞得頭痛萬分,卻使藍琳快樂的生活著…現在就是快樂時刻,她知道自己面無表情,心裡卻享受著市集中,各式各樣的「殺價樂趣」。這使她頗有成就感。
 
舊城區的生活消費,在首都圈內已是算低的,市集裡有著人們有趣的互動,自然包括殺價在其中。市集裡人來人往,相當忙碌,這之中卻隱藏著一股洶湧暗流…藍琳記得市集中,所有攤商、小商家主人的相貌特徵,尤其是販賣商品的習慣性手勢、眼神、聲調等。她的記憶力超強,不會錯認,唯一失誤…第一次誤認潘湐妮為普通侍女的糗事。除此外,未再失誤過。
這天藍琳提取預訂食材、用品之後,便隨意在市集中閒逛…奇恩市集象徵著這城市,人民對日常生活的態度「人情味」,老式的人們互動方式。她走過的每個攤商都認得她,即使沒看見或不在攤位上,他們的孩子也會主動打招呼,甚至會圍著她討糖果…這是潘湐妮留下的習慣。因而藍琳蕭規曹隨,身上一定會有各式自己做的小糖果。雖然她仍然面無表情,孩子們卻知道她是和善、可以親近的人,並非冷酷。這裡的攤商習慣性,會把家裡小孩帶在身邊做生意…但藍琳這天卻在閒逛時,發現有「新攤販」加入奇恩市集。
 
市集中攤販的流動率其實不高,主因為,奇恩市集是個戰爭移民所組成的市集,所有市集攤販都已經在此定居,沒有人返回故居地。而且已經再也沒有戰爭移民,加入奇恩市集。這些市集歷史,如果說沒有長時間在市集探索,根本很難得知原因。藍琳卻意外發現,市集中這些新攤販有些怪異。倒不是攤販有什麼不合法之處,而是賣東西的人…有些怪異。第一他們自稱是戰爭移民,第二從沒見他們身邊有小孩,因為若是在塔尼洛定居很長時間,必然會成家。但他們都是年輕人,而市集中幾乎沒有年輕人…
無論在市集裡賣什麼東西,攤販都會因長期操作同一個動作,手法俐落迅速,且雙手上都會有磨損產生的舊傷或老繭…這些新攤販卻沒有,因為他們所賣的是會讓雙手出現上述特徵的行業,他們是賣肉類的,而且是一種人工圈養,類似駝鳥的食用巨型鳥類動物。這種動物在切割之時,通常得用古老的刀具進行分割,以利販賣。奇恩市集是個保留許多傳統營生工具之地,上述刀具亦是其中一種。操作此刀具需要經過長期訓練,才可運用自如。藍琳認為,會使用這類刀具的人,是個「切割藝術家」,時而雄渾有力,時而優雅輕盈…簡直是一埸精彩表演。因此,操作此刀具之人,雙手都會有傷痕。但這些新攤販…卻用高壓氦氣刀,這種高科技刀具,這種刀具一般家庭都看得到,但用於市集似乎有些奇怪。此外,此刀具有些缺點,其中之一是會在切割之時,破壞肉類細胞結構,令肉類產生怪異味道,因此多用於非生鮮食物的切割。這也是奇恩市集肉類攤販不用的主因。而這些新攤販…雙手光滑,任何傷痕也沒有!
 
第四節「陰謀」
藍琳不由得疑惑大增,這天之後,她天天去奇恩市集觀察這些新增攤販…並且在市集休息後跟蹤他們…他們是分散時間到達市集,市集結束時卻是整批離去,重要的是每日的人都不相同;對藍琳來說,她的強大記憶力,令她能辨識看似相同的一群人。
她發現,這些人在市集結束時,便化整為零,由市集中,商家建築物間的防火夾道中離去。長期以來跟著潘湐妮走遍各市集,尤其舊城區市集中的夾道,是穿越塔尼洛市區的便捷道路,藍琳自然認識夾道的功用。
藍琳亦發現,這些人最後都消失在,馬修薩娜大道附近的商業大樓或紀念館週邊。他們到底要做什麼?舊城區居民要來新城區,犯不着走夾道呀!距離又遠!更何況,卡林希底廣場就有十多處,便利且免費的公共運輸車可搭。那這些人為何放著不搭,寧願走夾道?
 
這些人的行為,引發藍琳的特務本能。由於戰鬥盔甲沒在車上,藍琳只能挑個人追蹤…沒想到,這次的追蹤,讓藍琳的戰鬥神經緊繃。藍琳無聲息的跟蹤某個攤販,一直保持在此人後方十米左右,這攤販頗為機警,自進入夾道,每逢夾道岔路,一定會停留小段時間,確定夾道四面或兩面都沒人出現,他才會繼續前進…這個人一直前進到,出了舊城區要進入新城區的交界處停了下來。確定安全後,伸手在一塊石壁上輕按,石壁竟滑開浮出一只黑色大箱子…
藍琳動用了特殊能力…想看看箱子裡到底有什麼?她有些吃驚,因為箱子中,有一支發射槍與特殊的微型追蹤彈四發。藍琳感到奇怪是,這種追蹤彈是戰時特種部隊,執行刺殺任務所用。但戰爭早已結束,根本沒任務可執行…她想了很多可能,但是多數皆是否定,唯一的辦法是,抓一個來拷問…不!打昏了比較妥當些…
她來到這人身後,出手打昏了他,並搜查他身上…她搜到一張晶片。藍琳為了不使他的同伴起疑,搬來兩只花盆,刻意打碎,將其中一個佈置在昏倒的人頭邊,並將晶片內容複製後,又把原來晶片放回那人身上,隨後在現場的建築物屋頂花架裡等待。果然,未久這人的同伴找到此處,一見同伴竟然被花盆打昏,一直在暗笑,而他竟然沒有懷疑同伴被砸昏,可能是有人跟蹤,沒多久兩人離去。
藍琳沒再跟蹤,直接由夾道出來,搭車返回奇恩市集的停車場,她在車上使用讀取器看內容,想不到還有密碼,但對方用的密碼是過時的加密法,一下就被破解,當內容呈現出來時…藍琳沒表情的臉,起了變化…她喃喃的說:「絕不能讓他們得逞!」,兩隻赤紅眼中,憤怒的光芒閃爍,眉頭緊鎖。藍琳立即驅車離去!直奔海爾巴坦執政宮!
 
馬修薩娜在奧汀廳的小休息室中,把玩著才送到的「赫里曼恩戒」。看著戒子,馬修薩娜憶起潘湐妮,剛接任福利廳長職務的模樣…又想起密頓案審議時,潘湐妮溫和但堅強的樣子;時間過的很快,幾天後這只戒子就要套在自己一生中,幾位依靠的摯友之一的手上。
馬修薩娜一幕幕的回憶著與潘湐妮同甘共苦的一切,她突然憶起初次,在照養所見到瘦弱潘湐妮的笑容,一直以來潘湐妮的笑容從未改變;馬修薩娜忽覺到現在為止,自己早年給皇邦子民的承諾,在潘湐妮協助下一件件的實現,而今潘湐妮仍舊在固定季節,巡視皇邦所有照養所,潘湐妮依舊一本初衷…
忽然辦公桌上的立體螢幕,跳出橙黃色的小圖示。馬修薩娜稍稍看了一下,隨即伸手輕觸該圖示;休息室內一個看似裝飾牆,無聲的滑開,馬修薩娜帶著那只戒子進入牆內,牆立即關閉,她搭上一部小磁浮梯,往上升去…凱基塔最頂層,塔尖的一個密窒裡…。「什麼?!會有這種事?」馬修薩娜聽取藍琳的報告後,不禁驚訝的自座椅跳起來。
 
「陛下!潘湐妮殿下那裡,屬下還沒讓她知道…」藍琳剛說完;馬修薩娜立即說:「不可!要瞞著她,絕對不能讓她知道,要列入「奧汀檔案」,立即密召輔政官、國防大臣來此!」馬修薩娜深鎖雙眉思考著說著。
「奧汀等級?陛下準備瞞殿下一輩子?」藍琳訝異著問馬修薩娜;「奧汀檔案」是馬修薩娜的私人極機密檔案,由馬修薩娜親自管理,除去極嚴重的國家、軍事事件之外根本不會動用。但馬修薩娜具有直接判定權,當君主認為事態嚴重,縱使平息後仍會影響國家根本的事件,就會被加入「奧汀檔案」之中。被加入的資料將隨君主一生,除非君主授予解密之權,否則檔案永不得解密。
「妳跟著潘湐妮這麼久,還不明白?潘湐妮自幼便是孤兒,在孤苦中熬過年少時代。自承繼米娜希大貴族之後,她便立下志願,希望能以一生來照顧像她一樣的人,雖然在過程中,履受各氏族貴族或官員阻撓,她仍然堅持不懈於當年的志願,如今好不容易達成願望,即將登上人生最高峰;我不希望這件事影響她的心情。如果讓她知道,竟有人想對她不利,按潘湐妮的個性,一定會要求由自己去面對。如此一來,妳能保證潘湐妮毫髮未傷?」馬修薩娜星眸如刀的反駁藍琳的問題。
藍琳沒料到,馬修薩娜竟如此看重潘湐妮的安危,更少見的看到馬修薩娜的憂慮。「屬下明白!殿下個人的安全,屬下會負責到底…縱使犧牲性命,也再所不惜…!」藍琳赤紅雙眼中,呈現出許久未見的殺氣。「藍琳!妳的冷靜到哪兒去了?妳死了,誰來保護潘湐妮?我不准妳死!去找那兩個人來吧!」馬修薩娜意外聽到藍琳不太冷靜的話,不免先給個預防針。
「……」藍琳沒回答,默默的轉身到聯絡面板前,觸動了幾個符號。但她心中卻是激動的,因為藍琳並不知道自己在君主心中佔有什麼地位。馬修薩娜簡單一句話,使藍琳終於知道,君主並非把她看成是一般的軍人,而是朋友,重要的朋友。
 
「年輕人!這種話可不能隨便說啊!」坎伯諾西受召來到密室,一聽藍琳的報告,覺得有些不可能。如今皇邦已經一統,怎麼還會有人想幹這樣的事。
「叔父!藍琳的報告絕對不會出錯,她是我手下的強將,值得信任!」馬修薩娜代替藍琳回答坎伯諾西的疑問。藍琳仍舊面無表情,心中卻在想,如何把主謀是誰,給揪出來…她陷入沈思中。
「陛下,有誰會如此大膽,敢於策劃這種刺殺計劃?而且對象還是皇邦重臣!」畢諾姆皺起眉頭也在想…戰爭早已結束,過去敵對的邦國現在沒有不臣服的。若是有不服者,早就應當擺明姿態…如果是假臣服,也不會等到現在才挑起戰端。
「嗯…我也在納悶,到底有誰想造成皇邦動亂,目的又是為何?我知道某些氏族之間,是有些對立狀態,但都是一些小問題不至於引發動亂…除非…是積累已久的宿怨,這似乎不太可能發生呀!」馬修薩娜仰望著室內的天花板,也在找答案。
「陛下,潘湐妮殿下除去調查照養所的概況外,陛下可有秘交其他任務?」坎伯諾西忽然想起什麼事,他如此問馬修薩娜。
「嗯!有!附帶調查照養所的弊端,自從赫里曼恩照養所,被我發現弊端開始,潘湐妮一接福利廳長職務,我就要她順便暗中調查。怎麼了?叔父覺得與此有關?」馬修薩娜忽覺叔父的話中有話。
坎伯諾西轉頭問藍琳說:「年輕人,潘湐妮殿下在調查照養所這段期間內,可曾遇著不尋常的事?」坎伯諾西似乎正在等待一個答案,他拼湊已久的答案。
「有的院長!殿下一共遇剌二十五次!但殿下曾勸服二十個人,因而毫髮無傷;其餘五次屬下只能以武力解決。按院長所提疑問,屬下認為殿下有可能,因調查弊端而遭致報復性攻擊。此外,這些刺殺事件中,佔有半數以上與利益之取得有關!」藍琳還是面無表情的說明。馬修薩娜聽到有二十五次刺殺事件,立即自椅子上跳起來…因她從未得到報告;她厲聲的說:「藍琳!妳為何沒有回報?」馬修薩娜眼神有怒意。
「殿下不准屬下回報!殿下說,如果能勸服,就好像救一個人,這些人不是一出生就是壞人…」藍琳回答。
「好啦!陛下,潘湐妮殿下不愧是我皇邦聖人,未封聖前就有『神蹟』,真是了得呀!」畢諾姆搖著手制止馬修薩娜別太激動。這些話有些開玩笑,但畢諾姆不得不佩服潘湐妮的膽識。
「這二十五次,都是在調查照養所之時發生的?」坎伯諾西和緩的表情漸趨嚴肅。
「是的院長!殿下在密頓案發生後,繼續奉命調查其他照養所時,這種刺殺事件就增加,屬下懷疑一個人,跟這些事件有關…」藍琳大膽的在幾位大臣前提出這種推測。
「年輕人,妳懷疑的人…或許是老人家所懷疑的,說吧!妳的答案!」坎伯諾西眼神盯著藍琳。
「內政大臣麥德康頓!」藍琳直接了當的說了。坎伯諾西聽到答案,眉頭緊鎖;他早在密頓案時,就懷疑麥德康頓是串聯審議元老與各議員的主要推手。他也相信那些強硬派議員,多數都接受過麥氏的賄賂。潘湐妮顯然是麥氏的眼中釘,無怪乎麥氏,一直想讓她因此案件而去職。但他想不透的是,縱使潘湐妮阻礙了麥氏之計劃,有必要派出刺客嗎?坎伯諾西細思著沒說話。馬修薩娜看叔父陷入沈思,她明白,叔父原本不太相信自己一手提拔的人,會是個心狠手辣之輩,如今事實逐漸明朗,也容不得叔父如此想了。馬修薩娜同樣不明白,為何麥氏接連派出刺客,欲置潘湐妮於死地。現在竟然暗中佈屬人員,想藉公開儀式,一舉除去潘湐妮,為什麼呢?
 
「院長,我的看法相當簡單,據我所知麥德康頓原本想讓喬密菈議員,接任他升官後的遺缺,未料陛下直接『空降』一個未經議會提名的潘湐妮去接空缺。麥德康頓認為,這是陛下的私心,因此有抱怨。密頓案是個機會,可藉口讓潘湐妮去職,如此一來,喬密菈就可以名正言順的接任廳長職務。
我推測潘湐妮的調查,阻礙了他從照養所物資中謀取暴利。之會如此說,理由是:哈班德照養所弊案,明顯是盜用國家物資轉賣,謀取黑市價差暴利。明明照養所之總經營主管官員是潘湐妮,她當然不可能這樣做;那為何,照養所的地方管理官員,仍大膽犯案?再簡單不過了…背後有重量人士在授意,既然潘湐妮不可能做出這種事,那唯一可以繞過潘湐妮這關卡的,自然是掌握照養所制度規畫、建設的大臣。所有照養所資金、資源等,都必須經過內政大臣的核准,潘湐妮只是運用這些物資的執行者罷了,根本無權過問細節。而潘湐妮的調查,正好阻礙到麥德康頓的計劃,人會因財而殺人的…潘湐妮屢屢遇險,也因此而來。
其次,麥德康頓可能與潘湐妮有宿怨。但是,這宿怨應該不是現在才有,否則為何一直要潘湐妮死呢?我直覺與氏族間的宿怨有關,如果真是這樣,這對皇邦是個危機。因為潘湐妮若真的被刺身亡,皇邦有可能發生動亂。別忘了!潘湐妮不止是皇邦聖人,亦是米娜希族保有氏族勢力、榮耀的重要人物。潘湐妮若遇剌,想來米娜希族人絕不會善罷甘休!」畢諾姆的推想早在密頓案時就開始醞釀,但證據不明確。只是潘湐妮一直沒事,因此畢諾姆認為,必須要長期觀察才能得到結果。現在所發生的事,正好符合她長期觀察的結果。
「畢諾姆殿下所言,符合我的蒐證結果…麥德康頓很早就顯得奇怪,由於多起弊案最終都無法得知主使者,僅止於地方官員。他很聰明,隱藏的很好…但這種行為法所不容。關於氏族間的宿怨…我剛剛想到,巴特倫族的遠祖,確實有段時期,經常受到勢力如日中天的米娜希貴族壓迫…麥德康頓把氏族恩怨,加諸在自己的怨恨中…唉!現在說這些都沒用,要設法阻止…麥德康頓由我去處理,潘湐妮的安危就交給你們!」坎伯諾西搖頭嘆息著說著,隨即離開密室,他步履沈重…。
 
「畢諾姆有何建議?」始終未作聲的馬修薩娜,雙手緊握,她的憤怒已經到達頂點…但仍強壓抑怒氣的問。
「陛下,根據藍琳所述,他們在舊城區的市集中佈屬有段時間,所幸還有時間,我將出動特種部隊,先在夾道秘密掃蕩,並拆除隱藏的武器庫。此外,公開儀式中民眾聚集,為防止有人混入人群,將出動便衣特勤加入人群中監控。另啟動首都維安機制,會有一萬名維安隊員,把大道、露台前的群眾分隔開。最後由我領六名特戰士兵,做為引導官。」畢諾姆概略的說明佈屬處置。
「嗯!先這樣,其他由我處理,辛苦殿下!」馬修薩娜嚴肅的說著;畢諾姆立即離開去佈屬了。
「陛下!那些刺客就交給屬下處理!」藍琳冷酷的說著,她的戰鬥本能已經開啟,很久沒出任務她甚至有些興奮。
馬修薩娜點頭同意,接著說:「務必全部逮捕,如果頑固抵抗…我授權…『格殺勿論』!」馬修薩娜罕見的,起用戰爭時才使用的命令,藍琳立即離開密室。
馬修薩娜獨自坐在密室中,星眸中憤怒之火迸發…「麥德康頓!我錯看你!」她怒吼著。馬修薩娜看著桌面上的「赫里曼恩戒」,突然間兩行清淚涔涔而下;她自思,難道自己做的不夠多、不夠好?才會引起這樣的事件。
 
另一方面,麥德康頓自信滿滿的認為,這些佈屬絕對不會出錯,他長久等待的機會終於出現。大約一百八十個雅吉日前,麥德康頓在議會中,意外的獲悉潘湐妮即將獲頒,象徵皇邦最高榮譽的紋飾戒。麥德康頓雖說憤恨於潘湐妮,不斷升高的榮譽,但也不得不承認,潘湐妮的確因無私之愛,讓廣大皇邦子民對她的愛戴,一直沒有滑落過。他意外於,一個黃毛丫頭,竟能達致如此高之成就,而且前無古人可相媲美。他的憤恨因如此更加深;究其原因,麥德康頓自詡對照養制度之改革,有著極大功績,但君主對此似乎毫無表示,雖升任內政大臣,卻沒有給予更多的權限,反而不斷的提升潘湐妮的權限。
這無異打擊了麥德康頓的自負與自尊,許多議員有意或無意的,拿潘湐妮之功來與自己相較,對這丫頭的讚歎日益增加,使麥德康頓甚是嫉妒。這種不滿再加入氏族仇恨之積怨,日積月累下,麥德康頓終究醞釀出惡毒的計劃:「只要她永遠消失…」。
 
如今這難得的機會怎可錯過,麥德康頓從手下長期監視回報中知道,奇恩市集是潘湐妮經常會去的處所,他原本想趁潘湐妮去市集之機,派人除掉她。但發現,她身邊總是跟隨著,看似管家的特勤人員,而且這人相當機警,根本沒太多漏洞可尋,麥德康頓只好作罷。
卻因此得知奇恩市集特殊的地形條件,他找到在奧汀時期所留下之建築藍圖,發現奇恩市集中,有著四通八達的特殊夾道,且範圍橫跨半個塔尼洛。這在新城區中,是見不到的設計,他更發現到,這些夾道可以直抵,頒授紋飾戒公開典禮所在地「馬修薩娜大道」。更令麥德康頓雀躍的是,竟然可以與大道週邊建築相通且極為隱密…他高興極了!
麥德康頓當然知道,這些夾道原本用於防火、緊急逃生之用,卻也讓他構思出,如何改造部份夾道的方法。自獲悉紋飾戒典禮頒授確切日期後,他開始派人喬裝奇恩市集攤販,以此為掩護,分批進駐市集,而攤販許可證自然不用費事,因為自己就是主管批准的官員。
在一百多天的期間裡,麥德康頓改造了多處夾道交接口部份結構,用來藏匿必要的武器、器材等。而武器之來源,麥德康頓透過手下人脈,找到黑市供應商,自首都外秘密運來塔尼洛,之後再分解武器,分批由喬裝攤販帶入夾道藏匿。
雖然麥德康頓計劃慎密,卻在攤販賣東西的工具上露出破綻。麥德康頓疏於查證奇恩市集的歷史成因,又忽略了在此營生攤販之最初背景;這些疏忽,給予藍琳一個起疑的動機。
「下一章:馬修薩娜傳第15章,聖潘柏妮傳奇之12-「刺殺瞬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