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喵在天空
關於部落格
  • 372367

    累積人氣

  • 1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特洛伊點序章-馬修薩娜傳地17章,歷史掌控者

 「皇邦歷史掌控者」
第一節:「初抵塔尼洛」
我們把場景時間往前推,稍稍轉向葛林基平原上,這裡有個人尚在遊覽平原風光。墨賓奉畢諾姆之命前往塔尼洛覲見馬修薩娜六世,葛林基平原的風光的確讓他心曠神怡,感覺上較雅碧草原來得有變化,平原面貌自然有較多山川景色,草原基本是矮小平緩的丘陵所構成,但雅碧草原上散落許多神話遺址,是相當古典的感覺,各有勝場。墨賓也許自幼看慣草原風光,來到其他地區自然會深感不同。墨賓卻有遺憾,因為葛林基平原的古老遺跡竟然沒有任何源起說明,這讓他根本搞不清楚,遺跡屬於哪時代或是誰人建立。當然,不能再多擔擱,他必須在預定日期到達塔尼洛謁見馬修薩娜六世,收拾行李後離開這個平原小鎮,驅車前往塔尼洛。經過三個雅吉日橫越平原,墨賓眼前出現的是,塔尼洛週邊,位於平原東北部盡頭的衛星城市之一「葛塔城」;此城名稱取自,葛林基平原與塔尼洛字首合併而成。距離塔尼洛尚有約四百公里的路程,墨賓決定在此城換搭「首都超級列車」前往塔尼洛;此列車為塔尼洛起站,終站為洛斯南大陸極西大城「希靈」,沿途僅停靠七個城市,是一列橫貫大陸列車。自葛塔城前往塔尼洛,僅需六十雅吉分鐘。墨賓在葛塔中央車站辦理「車輛包裹服務」,他的磁浮車會被打包成「包裹」隨列車送往塔尼洛,在塔尼洛不開車是有些辛苦,倒不是不方便,初到塔尼洛的人一定會迷路,因為佔地太廣,公共運輸路線又多的緣故。
 
 
葛塔城給墨賓的感覺是…鋼鐵味、科技味非常濃厚的城市;他從沒到過塔尼洛,對於塔尼洛的印象很模糊,記得年少曾看過塔尼洛的照片…除此就沒啥特殊記憶了。很快的墨賓在列車車窗外,看見一座與鄂霍克城,不同風貌的城市,一座範圍廣袤的大城市。皇邦的第一首都塔尼洛。列車高速的穿越,高架於塔尼洛市南郊區,風景優美的「渥瑪湖」上的軌道。碧藍湖水映照晴空中的雲影,列車長影如箭射向雲影。渥瑪湖北方臨近波瑪住宅區,稍往東北就是古典的海爾巴坦執政宮的六座巨塔,是塔尼洛最顯眼的地標,中心塔前的馬修薩娜大道,直通城市入口的塔尼洛大拱門。大道上散佈著數座大小拱門,兩側盡是散發古典氣質的雅緻建築群。甚至分不出哪些才是官方建築;墨賓訝異於今昔差異之大,因為昔日的塔尼洛相當古老,甚至於有些陰鬱;如今的塔尼洛卻一派爽朗優雅,它仍是座古城,但有著一股與時俱進的年輕活力。單這點就讓墨賓覺得,這位一統雅吉星的君王,不如想像中的古板。
 
列車停靠在市區西北的「羅登斯梵車站」,羅登斯梵是馬修薩娜二世掌政時期的交通大臣,為塞澤爾族。是一位擁護古典主義藝術的傑出人才,此車站即是他的最高傑作。車站本體是一棟擁有一百八十個停靠站台的大理石建築;最大特徵是,每條停靠軌道旁的站台,不僅有漂亮的古典花飾雕刻,每個站台都是一條柱廊,每條柱廊有六十五支雕花圓柱,柱頂雕刻著向外翻卷的六氏族代表花卉,一共六層,由上往下收減,柱身則有六道半弧形凹槽,柱底座是內圓外方的三重台座,上有六氏族的紋飾浮雕。車站大廳高三十三米,為尖拱式雕花廳,由二十二支大理石柱支撐,總計有四十四面尖拱窗,上鑲不同色彩的水晶玻璃,雕工之繁複為全塔尼洛古典建築之冠,唯一堪與之媲美的是,後來成為潘湐妮官邸的賽瑟琪別宮。
 
 
傳說羅登斯梵在車站完工前,曾把一塊鑲有代表六氏族稀有寶石的大理石磚,埋藏在車站某處,並公開徵求尋寶人,如能尋獲這塊磚,便可以得到他的重賞;獎賞是他三分之一的財產,當時羅登斯梵是六氏族貴族裡最富有的人,其財富幾可敵國。但是他卻是個謙虛的人從不炫富。有人推測羅登斯梵是發瘋了,因為他為車站心力交瘁幾近瘋狂,否則怎會做出這種賞格?羅登斯梵曾立下保證書,沒有期限,換言之,只要磚塊被尋獲,無論在什麼時代都是有效。不過他強調,這塊磚並非埋在地下,因為規則中是不可挖掘車站任何一處地面。這份保證文件如今仍存在於他的紀念館中,長久以來,許多人尋找過這傳說中的磚石,但仍舊毫無所獲。
 
墨賓一下列車,就為車站之氣勢所震懾,但更多的是那濃郁的藝術氛圍。他的心情好極了,距謁見還有半日,墨賓打算花些時間,看看這車站…;他的如意算盤打錯了,早有人在車站等待他的到來。帕米奇在第八十軌道來回穿梭,他就是找不到人,左右來回的找…,一陣慌張之間,帕米奇撞上一個人,正要道歉時…他抬頭看見一個身材高大,臉上帶著笑容的男人。「呵呵〜你應該是史學院的帕米奇先生吧?!根據院長描述應當不會有錯。」墨賓笑著如此說「啊?先生是自鄂霍克來的墨賓?」帕米奇搔搔頭問。墨賓點頭說:「我是墨賓,奉畢諾姆殿下之命,前來謁見陛下!」。
「吁〜還好趕上了,快!老院長已經去了執政宮,我們直接進宮,先生的行李或其他物品,我的手下會替先生處理,站外有宮內的車子在等…」帕米奇說完就催促著墨賓。墨賓被帕米奇推著往站外的大門口走,中間途經大廳中央的羅登斯梵雕像前,墨賓突然看見雕像的左胸有些怪異…,但他被帕米奇催促著無法細看,他也只能先離開,帕米奇顯得頗為着急。
 
 
果真有輛銀白色,車身有執政宮特有的,琳洛亞花紋標誌的磁浮車在等待;這兩人上車後,車子底部揚起微塵,輕巧的調頭朝東北方的空中廊道飛升而去。一進廊道,墨賓才看見塔尼洛市區的風貌;在二百米處看塔尼洛,其實還無法看到都市全貌,但已使墨賓大開眼界。市區中高達二百五十米的建築,在廊道邊掠過,這些建築都有共同特色,高度沒有超過前述高度,除去這個以外,建築外觀就各有千秋;整體來說,塔尼洛建築的文化氣息相當濃厚,尤其是各區的建築群有如繁花盛開;此時墨賓倒是注意到塔尼洛的舊城區。墨賓記得這個面貌,在影像檔裡,那個有許多古老記憶的建築群。不久磁浮車朝一條,閃爍著紅光的廊道直飛進去…,直到一道巨大的停靠台出現,車子才減速停止。車子一停止,立即飛來十二個像眼球的飄浮球,瞬間車輛佈滿藍、紫、黃的掃描光線,自車頭往車尾滑動,連車底都不放過。十多秒後,這些安檢眼依次飛離,這時車子才由兩支機械臂扣住泊靠在一個平台上。墨賓踏出車門,他有些驚奇…
 
在車子的右前方,泊靠著一艘,銀中泛著淡淡藍光的巨大航艦,艦體上漆著雪白的琳洛亞花飾圖案,艦艏側面鑲嵌著一行金屬字體「馬修薩娜六世」;在右後方則是另一艘巨大,艦身漆黑的航艦,艦艏嵌著「奧汀」的名稱,艦身漆著火紅的巨翼圖形。墨賓見到的是,代表皇邦武力科技結晶的兩艘主力艦。此時艦身周圍,不斷有人在上面工作著,也有數百個安檢眼不斷掃描艦體各處…。墨賓從未見過君主的旗艦,此時算是開眼界了。但他卻沒想到,旗艦竟然隱藏在都城裡。就在塔尼洛的地底…!一座看不見盡頭的巨大機棚裡。帕米奇趕著墨賓說:「走吧!沒啥好看的,兩艘『戰爭機器』罷了,幸好戰爭早已結束。但是先生可得保密,免得惹禍上身。」帕米奇嚴肅的說明,雙手推著墨賓往一道浮游梯走去。墨賓沒再多看,心中祈禱不會再次動用到這些殺人機器。墨賓的默禱,在許久後破滅了,動用的人正是往昔的英雄君主!
 
 
第二節「奧汀廳謁見」
經過幾座浮游梯的轉換,兩人來到中央塔的中段柱廊廳,在帕米奇引領下,很快來到一扇巨大宮門之前;墨賓抬頭看見宮門橫楣上的名稱「奧汀廳」,他記得奧汀是早期著名的王朝開創者,曾派遣探測航艦團,前往遙遠星系探索,其主要目的是尋找高度文明體。據傳,此船隊在一次強烈電磁風暴中迷航,結果在風暴中誤闖磁極暴風眼,被送往一個未知、未探索的區域。脫離風暴後,航行人員修復系統運作後,竟發現船團橫越半個銀河系,來到邊界區裡的某個恆星系統。這個系統有些獨特;銀河系中的恆星系統,多數是雙星或如同諾斯藍系統的三星系統,在這偏遠區域裡,竟然發現了罕見的單恆星系統,在周邊數光年範圍裡,它是唯一具有實體行星的單恆星系統。
研究人員發現,此系統的第五顆行星頗為巨大,是一個氣體為主的行星,顯然在系統形成之時,缺乏足夠的星塵、氣體聚集,因而無法形成另一個恆星,如果遠古醞釀時代能有更多星塵氣體供給,此行星將會自行進行核融合狀態,最後將會自行發光而成為恆星。他們一共發現到九個實體行星、一個尚在融合的星塵帶,研究人員預測,此系統最終將發展成擁有十二個行星的系統,外圍區域上有散佈的小行星帶。但除了第五、第六行星外,其他行星體積都小;不過,研究人員卻對第三、四行星產生興趣。其中第三行星與雅吉星相似,有著藍綠廣大的海洋,洋中有集中且廣袤的古陸地,可惜的是此星球上僅有原始生命,且氣候凶險異常,濃密而有毒的大氣層,風暴系統不斷發生、強烈的地質活動,不斷改變星球外貌。顯然星球進化還在原始階段。
 
 
第四行星則是個比較溫和的星球,地質活動已經減緩,不過缺乏較厚的大氣條件,因而此星球上水份可能不多…地表溫度略低於第三行星。由於部份航艦機械因風暴損壞,須在此系統停留檢修,他們選擇了第四行星暫時性的落腳,並在該行星探測有無生命體存在,也藉此監測第三行星的變化。研究人員把此獨特星系命名為「瑟丹洛克」,凱基古語意為「邊境者」。
未久此船團部份船艦業已修復,先行返航雅吉星,留下研究艦與部份補給、護航艦隻在此星系。先遣艦隊返回雅吉星後,報告了這次事件的發現,奧汀大感興趣,經過詳細規劃,又派遣另一批船團前往瑟丹洛克星,欲意在該星系先行觀測,如果可行將建立殖民、研究、軍事等前哨站。這個計劃直至奧汀駕崩後才中止,所有探測計劃內容皆載於「星系探訪史」中,墨賓曾在鄂霍克進修時看過這些史料。不過墨賓卻對停留在瑟丹洛克系統,第四行星的研究人員後續做了些什麼事,因史料沒有記載感到些許遺憾。遠征如此遙遠星系卻什麼也沒留下來,這豈不怪異?
 
 
帕米奇向宮門前侍從耳語幾句,侍從立即大聲通報,並推開厚重的宮門。墨賓隨帕米奇進入奧汀廳…。他第一眼便看見坐在王座上的馬修薩娜六世,右手邊坐著史學院長坎伯諾西。
「墨賓閣下!歡迎來到塔尼洛!」馬修薩娜親切的說著。「屬下奉畢諾姆殿下之命,前來覲見陛下!」墨賓單膝跪地致意。「嗯!免禮!畢諾姆殿下曾給我看過你的論述,希望你能按論述所言好好的幫助老院長,我尚有要事,其他細節請輔政官說明!」馬修薩娜並沒有長篇大論,簡單垂詢後即離開奧汀廳。「是!陛下!」墨賓起身目送馬修薩娜離去;「墨賓!陛下不喜歡對下屬長篇大論,基本印象也已經有了;陛下向來記憶力不錯,既然已看過你的論文,現在又實際見到作者,單就這樣就可以知道你是怎樣的學者…」坎伯諾西輕鬆的說著君主的基本能耐。墨賓對這樣的說法…有些不以為然:「院長…陛下有如此神奇?」墨賓對這位年輕的君主,似乎有些疑惑。
 
「這樣說吧!往昔貴邦君主畢諾姆殿下,是個不容易服人的人,因為殿下也是個識人高手。她本身也是君主,貴邦在她治理下繁榮穩定。你認為畢諾姆殿下,只是個軍事天才嗎?不!她不只如此而已;軍事任務需要稹密的心思來進行,要考慮的層面相當多,因此有識人之明,是戰事取勝的關鍵;相同的,治理國家也需要用對人,如若不然,國家容易發生人禍,進而影響國家之穩定。如今殿下雖臣屬陛下,陛下卻從未視殿下為下屬,因為陛下深知唯獨殿下才有能力,永保皇邦安穩。
換言之,陛下把皇邦之安穩命脈交在同為君主的殿下手中,而這正是殿下的期望,兩人間的友誼早已超越君臣之份際。這亦是除了識人之明外,殿下願意臣屬於陛下之主因。殿下推薦你來,陛下自然是信任殿下的眼光,所以呢!陛下就不用長篇大論的交代了。」坎伯諾西與墨賓離開奧汀廳,緩步在柱廊時對墨賓疑惑的回答。
 
 
墨賓此刻才知道,這兩位君主不愧是當代兩大傳奇人物;墨賓自認有幸生活在這個時代,有幸在兩傳奇人物手下做事,此為無上榮耀。他暗自下了決心,要在這兩人身上挖掘,屬於她們的歷史之真實之姿。尤其是,「雅碧草原傳說」;自戰爭結束以來,此傳說一直未被「證實」,似乎是兩君主間的秘密默契,當時只有很少數的人知道內幕…這些相關的人也一律沈默不語,結果史料並未載入此事。墨賓決心要揭開這段史實…。他認為老院長必然知情,結果卻碰了個軟釘子,坎伯諾西回答道:「有這等事?該不會是民眾間,自己加油添醋而來的吧?」老院長笑呵呵的挑著眉毛說。墨賓暗忖,難道…這件事很獨特,獨特到不可載入史冊,連傳言都不可?墨賓雖得不到真實答案,仍牢記在心…將來一定要「破解」此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