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喵在天空
關於部落格
  • 372367

    累積人氣

  • 1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特洛伊點序章-馬修薩娜傳第18章,史學名家墨賓

 2-2C5M「史學名家墨賓」
第一節「墨賓的努力」
    墨賓被安排在史學院編纂廳,與帕米奇算是同事。但很快的又被調往皇邦史籍庫,主要是管理重要史料檔案,包括部份不可對外公開的典籍。這部份的管理權,有些特殊;墨賓具有特殊典籍之管控權,君主若欲調閱任何特殊典籍,必須出具親手所書之文件,並需要使用紋飾戒以密臘封口,印上紋飾。無論任何理由,當臘封被打開、脫落、融化或所印紋飾印不清晰等狀況下,墨賓就不可將典籍取出,除非君主親臨。一律不可使用數位文件提取典籍。另一個具調閱權的是史學院長,方式同上述。另外還有一條規則是,不可代理調閱。史學院長不能代理君主調閱。這是防範重臣藉以窺視君主之密。
    此外,有條規則是唯獨墨賓所有,墨賓是除君主外,可以查閱所有密典之人。管理此庫之人,必須是個正直,且深受君主信賴之人;墨賓能獲此職,可見馬修薩娜有多信賴墨賓。過去任職此庫之人,有現任史學院長以及編纂官帕米奇;再往前追溯,馬修薩娜二世以降,皆由凱基族長老擔任;二世之前,皆由君主親自掌管。馬修薩娜六世王朝中期後,啟用了第一位凱基族以外的管理人,那便是桑托族的帕米奇,以接替兼任的坎伯諾西。皇邦成立至今,第二位非凱基族管理人,便是剛上任,蘭斯汀族的墨賓。
 
    他接任此職後,除必要的工作與公務之外,鎮日在典籍庫中研究,墨賓第一想知道是,統一戰爭時期,有關各邦國如何在短期內降伏於馬修薩娜六世。尤其是強悍的幾個邦國,如蒙哥邦國與自己的雅碧卡繆邦國等。奇特的是,典籍裡每每記載至此,總是語焉不詳,含混帶過,甚至於跳過。墨賓對此仍不死心,他翻遍秘典仍然沒有太多進展。更神秘的是雅碧卡繆段落,僅記載盟誓之約,而之前的情況完全沒記載;包括「草原上的遊歷」,也只記載馬修薩娜由畢諾姆陪同,在草原上的各處遺跡遊覽,去了哪些遺跡則完全沒提及。這原本也沒多大關係,可是兩位當代君主遊歷遺跡,怎麼沒人陪同?而且是戰火最熾之際,這是非常罕見的情況。可見…這段「遊歷」必然有什麼秘密發生,它卻是統一戰爭急轉直下的關鍵點。也許隨侍或隨行的官士被下令不可洩露任何細節。也或許真的沒人看見發生了什麼事,秘密只有兩君主清楚。墨賓現在也無可奈何,因為縱使向君主提及此事,顯然也得不到真相;他在想有一天定然會解開此真相。沒錯!墨賓將來會解開此歷史之秘,那將是馬修薩娜駕崩之後的事。墨賓在此職務的時間頗長,直到雅吉曆二十紀元末葉,在這段長遠的時光裡,他的職務沒有變化,但職權卻不斷提升;這與潘湐妮頗為相似。不同的是,墨賓的上司一直很支持他的提議,這自然是坎伯諾西,為自己培養繼任者的作為。
 
 
第二節「歷史真相掌握者」
    墨賓忠實紀錄了多件皇邦大事,尤其是與潘湐妮有關的重大案件歷史。墨賓認為,潘湐妮是皇邦官員中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他認為潘湐妮是仁愛、正義、純真、善良、熱愛生命的代表。墨賓曾說:「潘湐妮殿下是陛下治國理想之化身,亦為陛下之一體兩面,殿下封聖實至名歸!殿下之作風典範將永留青史!」這是潘湐妮封聖之時,墨賓在「氏族錄」中的記述。後來發生「聖潘湐妮刺殺案」(簡稱:刺聖案),因馬修薩娜下令保密之故,墨賓僅能把事件來龍去脈,由「奧汀檔案」轉記載在「皇邦名臣秘典」之中;此秘典是馬修薩娜六世於王朝時代,密令坎伯諾西親自編纂。包括王朝之前各代名臣軼事、貢獻與史實,皇邦成立後,記載了各氏族名臣,但是卻沒有畢諾姆之記載;潘湐妮在秘典中位列第九人,可見其貢獻之高。墨賓在二十紀元中葉,受命接任坎伯諾西的編纂工作。這是老院長的提議,馬修薩娜同意了。因而墨賓得以一窺各代名臣,對邦國所作之貢獻與其一生事跡、傳說等。
 
    潘湐妮的史跡,原由坎伯諾西記述,但僅及至「密頓救援案」,後面即由墨賓接手。這部秘典所記載之名臣,除去已故外,其餘皆在世,但本人卻全然不知。坎伯諾西當初受命時,並沒有把自己列入,這是為了避免馬修薩娜遭到大臣非議;那時大臣們是可以調閱部份秘典,這部秘典是其中之一。但是…他們只能看到摘要式的條列目錄,無法看見全文。有次出了包…曾引起不必要的「假貢獻」競爭,為了在秘典上的「排名」,這些官員花樣百出…。馬修薩娜見事態嚴重,索性下令「銷毀」秘典,以阻止事態再擴大。「銷毀」是表面,暗中將秘典原文拆散,隱藏在一些老舊沒人有興趣動的「古城下水道設計規劃書」裡,這才平息這些鬧劇。皇邦成立後,坎伯諾西奉命將秘典復原,由史學院長秘密保存、編纂。如今這職責交到墨賓之手,他為了充實名臣們的事蹟,到皇邦各地,走訪耆老或曾任職其下屬的退休官員等。
 
    潘湐妮封聖後,墨賓就曾造訪過奇恩市集,聽取大家神奇的敘述。也曾去過波瑪住宅區以及奧汀.伊俄斯丘,拜訪一些潘湐妮的下屬、同事,尤其是畢諾姆、坎伯諾西,聽聽他們心目中的潘湐妮,是何種模樣。墨賓詳實細密的記錄了所有潘湐妮相關之事蹟、傳說,因而才有「氏族錄」中的感言記述。雅吉曆二十紀元末葉某個春末,歷經馬修薩娜四世之腥風血雨、五世、六世王朝之危機與治世、統一戰爭之硝煙血腥以至皇邦初期之政治渾沌期,高齡的坎伯諾西走完他一生的旅程,於輔政大臣任內無疾而終。墨賓受馬修薩娜六世之命,接任輔政大臣大位,並兼任史學院長之職。
 
    馬修薩娜下詔追封坎伯諾西為聖人,爵位由坎伯諾西之七世孫普哈達承繼,並更名為「坎伯諾西三世」;坎伯諾西原膝下有二子,皆於統一戰爭時代為國捐軀,其夫人產下二子後,因病早逝,其後未再續弦。由於上述原由,坎伯諾西自宗族中,選擇了普哈達為爵位繼承人,不過卻嚴禁後繼者涉足政治圈。這樣的做法全是為了馬修薩娜的理想「未免執政氏族,依勢坐大結黨。」。坎伯諾西二世葬於凱基族墓園,葬禮由馬修薩娜親自主持,莊嚴隆重;對馬修薩娜而言,棺中老人若拿掉名銜,是她最親愛的家族長輩,甚或為父也不為過。無奈在公開典禮上,她必須保持君主之威,強忍悲傷之心…。
葬禮後…在一個陰雨天,馬修薩娜只帶一名侍女來到墓園,抱住碑石落淚大哭;君主脆弱情感表現,讓偶遇尾隨的墨賓大吃一驚,更讓他吃驚的是,另外兩人的到來。畢諾姆與潘湐妮,帶著老院長生前最喜愛的兩樣東西。畢諾姆帶的是「密頓喬尼爾煙」,是專為他特製的「坎伯諾西配方煙」;潘湐妮的下廚好手藝,一向是老院長的最愛,墨賓曾陪同老院長至聖潘湐妮宮作客,品嚐過她的手藝,令墨賓印象深刻。
 
 
    墨賓吃驚的是並非東西,而是她們與坎伯諾西尤如父女。因為兩人言語中皆稱老院長為「老爸」;墨賓不想打擾的悄悄離開,回到史學院查閱兩人的史料…。畢諾姆與老院長,早在統一戰爭初期就曾在首都鄂霍克見面過,當時,老院長向尚是君主的畢諾姆,請求至邦國各地之神話歷史遺跡進行研究,用以充實史料典籍之紀錄。畢諾姆素聞這位史學家對歷史之治學相當嚴謹,不容歪曲,便答應他的請求,允諾老院長可於,國境內各地遺址自由往來,並通令各地官員給予必要之協助。坎伯諾西遊歷了各地史跡,尤其對雅碧草原史跡特別有興趣,靈獸神廟、迪瑪神跡、召喚之原…等等,皆是坎伯諾西研究地點。他對於召喚之原有較詳盡的研究紀錄,坎伯諾西對這個傳說,有些質疑。他認為,金羽召喚迪瑪現身,可能是一種祭禱時進入精神亢奮,而產生的幻覺。而召喚之原上的現身爪痕,應是祭司刻意製造的現象。不過,周邊廣達一千八百米的岩石,燒灼熔化,原始原子結構遭受高溫破壞,形成它種結構的奇特現象,這些破壞卻不是任何科技性武器所形成,他卻無法解釋為何如此。
更重要的是,這些岩石與土壤融合在一起;經過檢測,有兩個謎團;其一,這些相互融合的岩石土壤,其年代極為古老,約在雅吉曆紀元前一億五千萬年。這個時期,雅吉星上已有部族存在,卻是最原始形態的文明,根本毫無科技能力,不可能以科技技術造假。其二,融熔之岩石內夾雜,如今早已絕種植物碳化痕跡,亦有已絕跡遠古昆蟲碳化遺跡。這些東西並非現代可以仿製。這兩個謎團無法使用科學、精神學來進行合理解釋,因而使召喚之原的神話色彩更加濃厚。除了「神曾經降臨」之事實外,沒有更合理的解釋。
 
 
第三節「遠古文明-神之都」
    如果「神曾經降臨」,那…會不會是「外星文明」?根據「諾斯藍星系古文明史」記載,雅吉星擁有高度科技文明,始於雅吉曆第一紀元前九萬四千年。此文明之建立者名為「諾斯藍.雅吉」。諾斯藍星系、雅吉星之名,傳說就是這位君主所命名;雅吉星後來的一百一十個氏族,傳說就是由他的直系後裔或部屬所傳。諾斯藍.雅吉成為雅吉星所有種族的遠古傳說之共同祖先。
    根據古文明史記載,這位遠古君王曾在現今艾柯大陸北方草原上建立都城;經考證,如今散佈在雅碧草原上之各神廟遺跡,很可能是這個龐大都城的一部份。因為草原上各神廟間皆有「古老道路」相連;後經探測、考證,這些道路是後世居民開闢,顯然並非原來道路;各神廟都有共同點,神廟橫楣皆刻有相同的古老字符。經遠古語文專家研究,這是雅吉星各氏族古語的語源,稱為「德珞甫古文」,這亦是後來通用雅吉語的最古老形態。各氏族之創史古語,因居住地區、發音、語調之不同,而由德珞甫古文中,刪節、創造新字語、變化發音等等,形成該氏族語言。而雅吉語是由凱基族古語演化而成,因此凱基古語是承繼德珞甫古文之變化語種,為德珞甫古文之直系語言。
 
 
    神廟橫楣上所刻的文句是:「神之都阿爾提瑪」;此外,在高空掃描拍攝此草原時,也意外發現,草原地底約一百八十九米處,有一座面積巨大的建築遺跡。其佔地之廣,相當於現今的塔尼洛城,甚至是超越塔尼洛。其周邊計有四十三座衛星城。因此,這座神之都幾乎佔有雅碧草原,約三分之一的面積,是相當龐大的城市。
    考古研究人員也發現,草原上各古神廟遺跡,竟然只是該神廟最高點的「祭禱廳」。露出地表部份,已經相當巨大,不料地底的建築才是真正的「神廟」。其中以「迪瑪神廟」、「靈獸神廟」最龐大。「迪瑪神廟」建築群,由七十七座建築組成,呈金字塔狀,漸次升高圍繞中央塔,此塔即是神廟主體,塔頂祭禱廳有約三十二米露出地面,因而自城市真正地面起算至塔頂,總計高度為二百二十一米,是此城最高之建築群。考古人員在此祭禱廳內的,祭禱中室壁畫雕刻牆體內,發現一塊碑石。同為德珞甫古文刻製,不過,製作這塊碑石材質並非雅吉星所產,而是諾斯藍C星系系統,最內側第一號行星所產。由於它最接近諾斯藍C恆星,基本上是個「地獄行星」。此行星表面溫度,換算成地球計溫法,約為攝氏一千三百度。在此溫度下,行星上某種特殊金屬與岩石,會自動相互吸引,融合成黏稠狀液狀,這種液體一經提取,冷卻後,即成為帶有紫藍色金屬光澤之岩板,是耐腐蝕、高剛性上好的建築、碑刻材料。目前第一號行星軌道再度偏向極內側,非常接近恆星本身,且恆星不時爆發的日冕風暴,時時掃過第一號行星表面,根本無法接近,很有可能在幾個紀元後被恆星吞蝕。因此,這種特殊岩板已經無法取得,能看到的僅存於草原上的神廟遺跡裡了。
 
 
    碑文經過破譯,研究人員才知悉,這塊長五米、寬二米三,稱為「阿爾提瑪神之碑」的石碑,上面記載著一則,神之都曾一度被毀,後因迪瑪現身,拯救神之都的歷史,與一則預言久遠後,光明之神迪瑪,因雅吉之王召喚而再臨草原的預言文章。前者明確記述,阿爾提瑪城創建者諾斯藍.雅吉,並非「米克爾威」星系之種族住民。其來自於名為「瑪爾崔星系」中,「艾肯帝國」之流亡皇室。諾斯藍雅吉為皇室王位繼承人,遭弄臣污蔑獲罪於父帝,在被捕之前,幸有一批皇室忠義之士,將之帶離帝國而倖存。逃脫途中屢遭追殺,但命運之神總眷顧於他,次次在驚險中脫困。後由友邦摯友相助,率領一批臣民,分別搭上十八艘航艦脫離該星系,於無際太空中流浪…。歷經險阻後,無意中來到一個類似祖國的星系「米克爾威」,此德珞甫古文,意即「銀河系」。雅吉曆紀元前十萬年,到達近銀河系中心的諾斯藍恆星系統,在探測後發現,僅第三恆星擁有行星系統,其它兩顆恆星系統到處充滿致命的危險,只有一大群被引力吸引的小行星與早已崩壞的行星伴隨毫無居住可能。
    最後他們選擇了,第三恆星系統,十九顆行星中的第九號行星落腳。此系統中,九號星球是最適宜居住的行星,不只體積巨大,陸地、海洋遼闊,且氣候合宜,較之往昔母星,更適合開發。這位流亡皇族以自己名諱,將此恆星系命名為「諾斯藍C」與另兩個恆星區別,行星命名為「雅吉」。他們在雅吉星上積極探訪,最後在如今的艾柯大陸北方草原定居下來。經過將近五千年的開發建設,由簡單的居所,漸次演變成一個佔地廣袤的大城市。他們發現,雅吉星繞行恆星時間相當長,因此無法使用原母星之曆法,於是依原曆法改革成雅吉曆,此為雅吉曆之源頭。他們的城市越來越繁榮,科技發達,經過無數世代改良居民生物基因,最終發展出一百一十個改良進化種族,平均壽命皆超越雅吉星之公轉時間。其中,皇族、貴族等壽命更長,有約四十餘支種族,成為城市的管理階層。
 
 
第四節「主神降臨」
    就在即將進入雅吉曆第一紀元前一千年,第二百五十六代君主「諾斯藍康奇」即位,未料此帝是個橫徵暴斂之徒…他的暴政奴役人民,為其建造巨大宮殿,亦只沈淪於享樂…最終引起叛亂,是為「神都千年之爭」。舉旗反叛之領導人,亦是皇室後裔,名為「諾斯藍肯基」。他結合十餘種族,發動聖戰…此戰綿延近千年,神之都化為煉獄,人民飽受戰禍蹂躪,諾斯藍肯基雖歷經險境,最終仍未取得戰爭勝利以致被捕。在即將被處決之際,奇蹟發生了…!不知自何處而來,神都上空剎時風雲變色,自狂亂滾滾雲層中,降臨一隻身具漆黑雙巨翼之異物,形似鷹,雙眼火紅,尾巴拖著長長紫黑烈焰,棲息於皇宮之東的高塔上…。
 
    眾人見景惶恐異常,在混亂間這漆黑巨獸竟然開口說話:「吾稱迪瑪,為仁主之守護神,拯救生靈之神,現仁主遭難,國遭毀壞,生靈塗炭,吾必護之!」;說罷便靜默在塔頂棲留不去,只是不斷有種如雷之聲,在四處響起。皇帝雖驚恐,仍沒忘記處死反叛者,正當劊子手重新行刑之際,突遭兩道紅光擊落手中武器,但並未傷及肉身…,卻聽到話語:「不可行愚事!此人將為萬世仁君!」,話聲正來自那不明神獸。
暴君見狀立即指揮軍隊向巨獸攻擊…但是根本損傷不了巨獸,軍隊受命強攻,此時巨獸似乎在嘆息說道:「實為愚不可及,留汝之命,此國必亡!」巨獸如雷狂吼,聲震四野,瞬時巨獸挺張巨翼,千道烈白光芒急射而出,獸身化為不可視之純淨白光球,並攏罩都城各處,眾人掩目無法直視…光芒漸退後,眾人再觀…暴君諾斯藍康奇不知去向,只有一道輕煙飄盪原處。同時巨獸亦消失無蹤…!雲淡風輕,持續近千年戰火因而結束!
 
 
    諾斯藍肯基九死一生,在謎般神獸協助下推翻暴君;因受子民擁戴,登上帝位。他積極復興都城,亦遣人尋覓神獸蹤跡,唯一所獲是,烙印在那塔頂一塊岩石上的一段文字,以及一隻奇特生物;大意是,此國若再遭難之時衪必將重臨大地。除此,尚有一段神諭。文中預言久遠之後將有一場戰禍降臨,但將有一位中興之王消彌此禍,王名「瑪裘沙妠」。屆時,衪將應王之召喚而重臨。所留下之生物即是召喚使者…。皇帝為紀念此神蹟,在原址處建立神廟,並將烙印岩石保存在神廟中,亦按神諭刻繪壁畫,用以提醒後世不忘神諭。而召喚靈獸便飼養在都城之中,後因數量漸增,部份靈獸移入都城郊野生活。這是草原上卡繆大量滋生之始。
 
 
第五節「雅碧草原之秘」
    考古人員按碑文記載,欲尋「烙印神諭之石」,但發現它雖真實存在於神廟中,卻位在神廟基礎底層約二百米處,一間長一百五十米,寬四十三米,高十米的地底宮殿之中。這塊岩石仍散發著微量能源射線。研究人員將此發現,匯報給正在草原採樣的坎伯諾西。他認為,必須先向鄂霍克主政的君主報告此發現。坎伯諾西因發現「神之都」全貌,聞名遐邇,他極力建議畢諾姆劃定保護區,嚴禁任何非研究目的之挖掘。並建議有計劃的區域性考古復原城市外貌。
    畢諾姆採用他的建議案,並授權他准予挖掘遺跡。坎伯諾西為此耗費多時,詳細計劃挖掘區域,但統一戰爭之戰火正逼近這個中立邦國,計劃並沒有付諸實施。因此,草原上沒有任何挖掘痕跡,「神之都阿爾提瑪」仍靜靜的躺在地底,仰望銀河星空。直至坎伯諾西逝世,計劃仍舊保留在皇邦考古學院中。墨賓在查閱畢諾姆與老院長相關史料時,發現上述之計劃的來龍去脈。墨賓不再去查看有關於畢諾姆、潘湐妮與院長之關係,轉而向考古學院調閱「神之都考古計劃」。因為…老院長曾告訴他有這個計劃,但因統一戰爭之故,一直未能實現。希望墨賓承其遺志,去發掘「神都」。此外,這亦是墨賓身為草原氏族,應該去探索草原歷史的職志。
 
 
    若墨賓沒偷偷去看墓園的情況,有可能會錯過此計劃案卷,而此案卷讓墨賓日後在草原上,消磨長遠時光。我們先回到墨賓受帕西特之命,重新編纂「皇邦君主錄」與「馬修薩娜六世」傳記之時墨賓在馬修薩娜六世陵墓「創邦者巨像」因解謎成功,取得基爾林族秘密卷軸之抄本、譯本等文件,欲離密室前卻遭到植入「死亡之花」烙印。墨賓無奈的拿著珍貴文件退出密室…
在秘密入口處,他發現一個暗藏的把手,一拉把手,眼前就出現一道往下的石梯,呈螺旋狀並有一排微弱燈光往下延伸。墨賓此時已無忌諱,因為早已被烙下死亡印記…;他聽到外面有人在呼叫他,墨賓急急的下了梯子,未久即見到出口的小門,一出門,就發現是在巨像底座東側。
「唉呀!院長你跑到哪兒去了?害我們到處找,先王陵園如此之大,一下子就不見人影。我們還去了『聖女』陵寢找,以為院長會在那裡…」說話兼有些抱怨的是墨賓的助理帕拉納,她是前編纂官帕米奇的女兒,帕米奇在馬修薩娜六世駕崩後,辭去職務退休了。他的職缺由女兒帕拉納接任;帕拉納畢業於史學院遠古史研究所,個性活潑、好奇心重;對先代君主馬修薩娜六世幾近迷戀。她把這位君主視為自己的「守護神」,因為帕拉納學生時代,看過大量關於馬修薩娜的傳說、神話等具神話色彩的書籍。她一直相信,馬修薩娜六世並非亡故,而是返回神之國度,有一天仍會再次返回皇邦為王,繼續保護子民們。
 
 
    除馬修薩娜之外,帕拉納對於同眠此陵園的「一代女聖人」聖潘湐妮十一世,把她當成是心靈撫慰之神。每當心情煩躁無法靜心時,帕拉納會前往聖潘湐妮宮,在宮內中央大廳的潘湐妮雕像前,靜靜凝視雕像…神奇的很,煩躁的心情立即會平靜下來。因此,帕拉納認為潘湐妮絕對不是「凡人」…。「帕拉納!別嚷嚷!我打算提早返回鄂霍克城,謁見畢諾姆殿下。」墨賓皺著眉頭說著。
「噢!…咦?去鄂霍克?不是該回塔尼洛嗎?」帕拉納疑惑的問。「我…我發現一些事情,必須向殿下求證,順道去雅碧草原勘察『神之都』的挖掘可能,這是老院長的遺願。」墨賓沒說清細節,卻拿「神之都」挖掘計劃來搪塞。
「啊?那個在地下的大城市?就我知道這城市跟現今皇邦各氏族似乎都有關聯。部份學者認為,單憑一塊碑石,無法確定真實性,費力去挖掘也許什麼也沒有…」帕拉納對神之都有些耳聞,但沒有太多關注。但後來因發現一段「神話」,讓她沈浸在壯大的「史詩神話」境地裡,不可自拔。
「或許吧!但這個計劃仍須執行,雖然計劃早已定案,可是這不只是皇邦大事,亦是艾柯大陸的重要發現。它的出土,有可能改寫皇邦各氏族的沿革史。更重要是可以解開統一戰爭以來最大謎團『草原誓盟傳說』。妳一向視先王為守護神,也許妳會看見真正的『神蹟』!」墨賓轉移帕拉納的注意力到神之都計劃上,誘導她去研究此計劃。
 
 
    他們在交談時,其他隊員紛紛歸來,有三分之一的隊員是從沒見過此陵墓之規模,除巨像外,傳奇性極高的「聖潘湐妮十一世陵」,是這些史學新鮮人研究的對象。「院長!聖潘湐妮殿下…她…她真的故去了嗎?陵墓中的遺體真的是殿下嗎?看起來…殿下好像是在熟睡中啊!」幾位研究員是在潘湐妮病故時才出生,自然從沒見過這位傳奇聖人。「殿下的確已經走完她傳奇的一生,我有幸與她共事在先王時代。你們會驚訝…我可以理解,殿下是皇邦成立以來,最年輕的內大臣;她在你們這年紀,就已經是皇邦高官。可惜殿下幼年時代,因缺乏良好生活環境,以至後來因病離世。你們在陵寢中所見到的遺容,即是殿下的亡故容貌,她還相當年輕啊!」墨賓嘆息的解釋他們的疑問。
「唉…你們恐怕不是為這段史實而疑惑吧?皇邦擁戴殿下的子民都知道,她是全皇邦最純潔、美麗的聖女,你們的腦袋所想的…是否可惜於殿下太早亡故,想褻瀆殿下姿容吧?」帕拉納斜眼看著幾個臉紅的男研究員說。被她這麼一說,幾個男生低頭不好意思的沒再亂說。帕拉納心中自然知道潘湐妮是少有的美人,但她覺得,一些後世根本只依外貌來決定研究對象,她很不屑這種態度,因此才刻意直指他們的心態對潘湐妮之大不敬。
 
 
    「好啦!別鬥嘴了,我們該離開了,大家都前往鄂霍克的雅碧史學院吧!那裡有聖潘湐妮很不一樣的神廟,據說是密頓族為紀念她救命之恩而立,並且是密頓族的守護神。對密頓族來說,她是第一位外族的神祗!」墨賓催促大伙出發。哪時候…潘湐妮有「神廟」?密頓人把她神格化了?這可得去一探究竟。帕拉納對墨賓的說法很懷疑,明明史料上記載,聖潘湐妮一向不同意為她立像,只有少數是被「矇在鼓裡」才勉強同意的…鄂霍克城居然有她的「神廟」?這豈不違背她的遺囑?帕拉納興趣立即升高…。
    墨賓領著大家往南越過維奧濕原,尤奇里河兩岸,矗立著昔日兩位風雲人物的誓盟碑,但其中一位已然返回銀河星辰之列,永恆的俯瞰曾是煙硝連天的平原。在航艦上幾乎所有研究員皆無身處戰禍的經驗,對遙遠的統一戰爭沒多少感觸,對戰爭中之風雲人物了解,全來自典籍之記載;如今少數當年叱咤風雲的猛將,多半不會提起自己的經歷。畢諾姆就是這樣的人,她是少數仍存在的戰爭英雄。自先王馬修薩娜六世駕崩,聖潘湐妮十一世等摯友故去後,畢諾姆變得很沈默寡言,雖然君主西帕特仍依先王遺命,國防大臣之位還是由畢諾姆擔任,西帕特有種敬畏感一直存在,因為他並沒有歷經戰火洗禮,對於這位先王倚重,又是戰功彪炳的英雄近乎畏懼。在議會中總是避免詢及國防大事,帕西特深知,皇邦國防有畢諾姆座鎮必然無憂。因此曾授權畢諾姆全權處理,無需匯報。
 
    但畢諾姆知道,這樣一來難免給人權傾朝野的印象,這時間久了恐有動亂再起,她不想因此成為皇邦動盪之源。於是堅持國防事務之重要裁決,仍須由西帕特決定。也因為如此,西帕特只好收回成命,亦因此,每每國防報告時,就是西帕特的頭痛時刻。自聖潘湐妮病故後,畢諾姆認為塔尼洛已不是她該停留之地,遂向西帕特呈報自己想返回領地,不料西帕特強烈反對,不准她返回鄂霍克。西帕特的顧慮是,畢諾姆人望太高,她可以說是先王馬修薩娜六世的「翻版」,如果畢諾姆突然想不開…登高一呼…這…這自己的王位還保的住?當然,西帕特難免會如此想,偏偏畢諾姆這時又提出返回領地請求,更加深他的恐懼。
 
    畢諾姆當然知道西帕特反對的真正理由,既然反對,為了免除西帕特的疑慮,她沒再提出返回領地的請求。不過卻要求祭祀季節,必須返回領地,這是傳統不可違逆…,西帕特終於准許,卻要畢諾姆不可停留太久。由於這層緣故,此時畢諾姆正在鄂霍克。墨賓自然知道君主的顧慮,老實說,君主太過神經質的恐懼感,讓他的王位如坐針氈,不過這也無法變更,早在馬修薩娜駕崩前就已經確立,除非繼任君主有重大缺失,或倒行逆施,民怨沸騰,而引發動盪之外,西帕特仍須做下去,當然若西帕特自求退位就另當別論。
 
    其實西帕特執政時間並不長,二十一紀元中葉初,便提出退位要求,據「皇邦君主錄」記載,西帕特以身心不堪負荷為由提早退位。根據史學家分析,西帕特文弱的文人個性,並不適合執掌一個歷經大動盪後的邦國,所謂的大動盪,是指馬修薩娜駕崩前的「聖潘湐妮刺殺事件」。雖然此事件被秘密處理掉,但餘波盪漾。原因是,當時雖極度隱藏事件經過的資料,卻百密一疏,由於米娜希族議員懷疑有什麼要事被隱瞞,利用管道暗中調查。結果,一位巴特倫族議員在酒館喝醉時,對於事件判決大發評論,被米娜希族密探獲悉。
聖潘湐妮是米娜希族族史上,超越前人的重要人物,幾可說是該族認定的「神人」,怎可容忍他族因個人之恩怨或氏族恩怨加害於她。此案被該族長老獲悉後,礙於潘湐妮立下的族規,不得報復之限制,竟瞞著潘湐妮調動氏族武力,私下尋仇…;此舉被馬修薩娜獲悉,她因此事,又加上凱基官員貪污弊案影響,一度震怒而昏厥,自此纏綿病榻時好時壞。雖派坎伯諾西介入調解,但這只是暫時性的停戰,未久坎伯諾西病故,改派墨賓任調解之職,正當事件有轉機時,馬修薩娜終於因病駕崩,臨終前嚴命墨賓絕不可讓潘湐妮知道此事。
馬修薩娜駕崩後,西帕特在這個危機中繼任君主之位。他的心裡實際上壓力相當大,因為他必須面對潘湐妮「做戲」,否則必然會露出破綻。又要秘密去斡旋兩氏族間的仇恨…處理的不好,豈不有負先王之託?在這兩種壓力下,西帕特相當苦惱。
 
 
    或許馬修薩娜六世的亡故,代表一個偉大時代之結束,這些曾跟隨在她身旁,治理邦國的傳奇重臣,也一個個凋零。後潘湐妮亦因病逝世,此時西帕特才真正鬆了口氣,不必再「演戲」,一幕讓西帕特如坐針氈的戲碼。即便如此…米、巴兩氏族的糾紛仍未解決。西帕特本就是個,喜歡風花雪月的君主,他原以為自馬修薩娜這位皇邦之神手中接下的王位,是個四海昇平的穩定局面…哪知道…仍是暗潮洶湧!他已經承受不了這種君主特享的巨大壓力,提早退位是必然的選擇,否則他最終定然會支持不住而崩潰,提早轉讓重擔是唯一之路。
    西帕特倒是做了幾件大事,其中之一是為聖潘湐妮建造陵寢,原本潘湐妮的遺體是不須經過處理,潘湐妮臨終彌留之際,曾說葬禮簡單即可。但是她一閉眼,留在她身邊的畢諾姆,立即向西帕特呈報,說必須將潘湐妮的遺體保存下來,不能讓一代聖人容顏就此歸於塵土。畢諾姆一針見血的指出:「陛下若想讓米娜希族不再憤怒、對立,這是最好的辦法。聖潘湐妮遺容若尚在,米娜希族為了不違背她立下的族規定然會罷手。因為潘湐妮在她的氏族中已然是聖神,雖然肉體形消,但其神魂仍在,因而神諭是不可違背。再者她是皇邦子民愛戴之人,亦可因此讓子民們更覺陛下是個明君。」畢諾姆的建言,讓正在苦惱兩氏族未平之恩怨如何處理,帶來一個解決的契機。
 
    西帕特採用畢諾姆之建議,命皇邦生化科技研究院,處理潘湐妮之遺體。另命史學院與皇邦建築藝術研究院,開始設計陵寢。未久,遺體處理完成,潘湐妮容顏依舊,彷若沈睡一般。她被封存於一具特殊棺木裡,這具棺木是由抗高壓、高溫的純石英所打造,棺身全透明,棺內舖著銀白軟墊,潘湐妮身穿代表皇邦的古典長袍,袍上有著米娜希族的族徽,而當年馬修薩娜六世頒贈給她的紋飾戒仍舊在她左手上,她似乎帶著微笑靜躺在這具石英棺中。此棺暫時停放在,聖潘湐妮宮的大圓拱廳之中,在她的雕像之前,棺周邊滿佈赫里曼恩花束。宮裡仍有護衛者在保護遺體,而這個人正是打算不久後向君主呈報退役的藍琳。藍琳仍舊依自己任「執事」時期之慣例,每日早晨必定會有一杯曼恩諾茶置於早餐桌上,好似潘湐妮仍然健在。自然而然的,皇邦各地區的民眾得知他們所愛戴的潘湐妮病故,紛紛來到聖潘湐妮宮瞻仰悼念。
 
 
    約六個雅吉月後,名為「聖潘湐妮十一世陵」陵寢完工。兩議會建議,將聖潘湐妮長眠之地,設於先王馬修薩娜六世陵園之中,如此不僅可以彰顯潘湐妮曠世之功與崇高地位,亦可遵循先王儉樸之遺囑,也符合潘湐妮臨終囑咐。對此提案,米娜希族議員曾有不同意見,概略上是指潘湐妮為米娜希族人,除了是族長之外,亦為該族有史以來,唯一封聖之族人,因此葬於該族墓園才是理想方案。對於米娜希議員的異議,西帕特略帶不以為然之語調道:「閣下之見,似乎略存偏頗;殿下年幼之時…據我所知,根本是無人照顧之棄兒,貴氏族之託養人蓄意拋棄她,先王經查知悉該託養人並非子女眾多之人,理當毫無困難,然因畏懼先祖叛逆之罪影響名譽,遂將尚於襁褓中之殿下,棄置於因戰火波及之城鎮。幸而照養所長因公前往該城,無意中發現殿下,若非如此,殿下早命歸天國,何來日後之偉蹟傳世?再者,貴氏族在殿下孤苦之際,可有力尋殿下之蹤?又可有懲治當年拋棄殿下之人?顯然毫不聞問!直至先王意外發現殿下真實身份,才攜殿下回宮安置。後因殿下傑出事跡廣為邦民所悉,貴氏族才承認殿下之身份。這豈不有藉機貪譽之嫌?如今殿下已逝,難道仍欲借助殿下偉蹟,榮耀已族之虛功?」西帕特藉機訓誡該議員之見,是全為自族考量。西帕特也有意藉此暗示潘湐妮所立族規不可逾逆,這是西帕特罕見的犀利見解。
 
    該議員被君主堵住口,根本無法反駁。實際上也是如此,米娜希族中部份族人確實有此貪功之念。根本不把潘湐妮之誡條放在眼裡,如今她的逝去如「解禁」般,似乎沒有遵守的必要。這回因葬地之事,明顯暴露該族之野心。但密頓族議長與庶民議長,同時安撫該議員說,與先王同眠一地,是氏族之無上榮耀,不只如此,邦國臣民皆知潘湐妮為皇邦護民之聖女,此一身份唯有與先王之偉功相輔,更顯殿下之榮耀,何以必須屈居氏族陵園?經此一勸,米娜希族不再堅持,於是確定潘湐妮入葬馬修薩娜六世陵園;陵墓之建造,米娜希族傾全族之力協助,包括建造之部份經費。此外,曾受潘湐妮大恩的密頓族人,更是不遺餘力。
 
 
    畢諾姆代表蘭斯汀族與其他三氏族,在陵園中建造第二座巨像。不過這座巨像建造經費,大部份是邦國子民集資而成,畢諾姆代表捐獻。巨像聳立在「創邦者」巨像東南側,面對馬修薩娜六世陵寢。潘湐妮陵寢就在此巨像前。此像命名為「雅吉聖女」,自古除了神話中之女性神祇可稱為聖女外,沒有任何實際存在的人可以稱為聖女。故而潘湐妮在世時,可以說完全沒有想到,自己身後竟被完全「神格化」。至畢諾姆登基掌政時,馬修薩娜六世、聖潘湐妮十一世,已經成為皇邦子民在家庭祭祀的主神,其神話傳說,連小孩子都能如數家珍的說上一大段。之所以會形成此狀況,是因為她們是曾經實際存在的人物,外加各代君主為強化傳統文化形象層次,用於外交事務,推動結盟的結果。一個擁有「實際神話」的國家,在雅吉星附近的各種族、國家的眼中,是強權的代表,換言之皇邦已是個「神話強權帝國」。
 
    畢諾姆掌政時期,全皇邦祭祀馬修薩娜與潘湐妮的神廟,多達五百七十座,這並不包括家庭祭祀部份。第一座神廟就是位於鄂霍克城的「鄂瑪賽神廟」,雅吉語意為「救世主」;神廟祭祀主神,除光明之神迪瑪外,就是馬修薩娜與潘湐妮,而有神話之都稱號的鄂霍克城民眾,較其他地區更視此神廟是必須祭祀之重地。墨賓來到陵園時,主要是尋找先王謎般的神話事跡,果然被他找到了。附帶的尋獲基爾林古卷軸,這個氏族一直是雅吉星的謎團,如今有此卷軸,應能解開該族之形成秘密。為此,墨賓想先到鄂霍克謁見畢諾姆;統一戰爭時期畢諾姆曾協助馬修薩娜援救,遭蒙哥族入侵的基爾林邦國。畢諾姆應知其內情,也許對解讀古卷軸「繹星」有所幫助。一行人搭上行政航艦,一路往南而行,途經「阿爾提瑪古城」遺址區,墨賓也藉機向院士說明未來即將執行的考古計劃。
航艦特別繞行古城東南的「試煉之地」,這裡有著馬修薩娜六世謎般的「試煉神話」。不過,此地草浪蒼茫,根本看不見有任何奇特的事物…;航艦低空掠過草原,調頭北返時…帕拉納卻看見草叢中有些閃爍的小光點:「院長!有東西在草地裡…你看!」帕拉納指著艦外西北處草地。墨賓順著帕拉納所指方向看…「艦長!麻煩繞回西北面草原…」墨賓指示駕駛回頭。
 
 
    來到西北面草原上空…在電磁場撥弄下,草浪搖曳中…果然有什麼東西在閃亮著。墨賓命航艦降落…;一行人又再次下機,往閃耀點前進,這裡的草高過一個人,想找到那些光點顯然不易呀!墨賓取出掃描儀,這是一張約半米長,寬約二十公分的薄片,可以捲成軸狀。墨賓按了藍色鈕,一道稀薄紅光成扇狀放射出去,螢幕上立即出現去除長草的地形…「掃描到不明物體…該物體…無法解析,具有微量能源流。與資料庫比對,周圍地質分析,有統一戰爭時期留下的能量武器殘留物,深層地質屬第一紀元岩層…」幕中的光點成正六角形,散落在約十米方圓內。墨賓依照方位找到東面兩個光點,他低頭一看…咦?這是什麼東西?一群院士各自去找其他光點,帕拉納蹲下來,看著泥土裡,有一截直徑約三十公分左右的圓形柱狀物,這東西漆黑的很,表面有些鱗片似的東西…她好奇的伸手去摸…「啊〜院長!這…這東西…是…是活的…」帕拉納嚇的花容失色,跌坐在草叢裡…雙眼直盯著,柱身鱗片上下搖動的神秘物體大叫。
 
「什麼?活的?」背對帕拉納的墨賓猛然回頭。「沒受傷吧?」墨賓問;就在此時,另一邊也有人大叫「活的…」,幾名院士跑回來向墨賓報告。帕拉納搖頭說沒有,但是仍恐懼的很。墨賓趴下身來,仔細的看著眼前的柱子,鱗片正隨機上下翻動,鱗片內側有微微紅光在流動。他伸手去摸柱子…;「啊!院長!別…」帕拉納想阻止,已來不及,墨賓的手掌已貼上柱頂。瞬間,柱體在上升,所有鱗片全部翻開固定,有低沈的嗡嗡聲自柱子裡發出來。
    墨賓看著柱體上升到四米高時停止,接著就毫無動靜,嗡嗡聲仍在…。他立即回頭去觸摸另一根柱子,同樣的狀況又再次發生,然後又只有聲音存在。墨賓此時低頭思考…,未久他命其他人也去觸摸,但沒人敢去,他大吼道:「怕什麼?如此怎麼做個出色考古人員?」於是這些院士才一個個去找到其他柱子觸摸…。結果…沒人受傷,六個定點柱子全部上升完成,瞬時六支柱子射出紅光,包圍這群人;漸漸的紅色光幕中竟然出現影像,大家定睛一看…包括墨賓在內,無不呆若木雞…!
 
 
    因為…立體影像中出現大家都十分熟悉的身影,雖然影像帶有斷續雜訊干擾,卻可以辨認出影像中的人正是…先王馬修薩娜六世!更加驚異的是…先王身邊有…有一隻超巨大的生物…全身漆黑,一對如火焰燃燒的赤色雙眼,正低頭凝視先王…那生物尾部拖著一團巨大如雲層翻滾的紫黑火焰…,隨後更見到一個人,在先王面前單膝跪下…似乎在說些什麼,這人一身戰甲,長卷髮隨風飛揚…她正是畢諾姆!未久,那巨大生物全身自發白色光芒,瞬間消失無蹤!只見草浪四面翻飛,地面一縷縷輕煙滾動著。 墨賓自驚異中立即回神,心想:「傳說真的…是真實的!那是…那是受金羽召喚而來的王者守護神迪瑪!陛下正如壁畫預言,是王中之王呀!而吾主畢諾姆因而臣服…傳說不假!」這時影像消失,柱體又重新沈入地底。
「記住!在此見到之事不准洩露一個字,任何人都不准說及此事,明白嗎?」墨賓立即向所有院士下令保密。大家在驚愕之餘都點頭,根本說不出話來。一行人立即登艦掉頭飛往鄂霍克城。艦上所有人都清楚兩件事,其一,馬修薩娜六世在史料記載中曾提到統一戰爭戰火最烈之際遊歷雅碧草原,卻未指出遊歷何處;再者,這時候去草原遊歷,顯然不是恰當之機,若必須去草原,肯定有秘密;其二,統一戰爭中,畢諾姆與馬修薩娜六世雖皆為中立之君主,在戰爭最烈之時同時出現在草原,且目擊奇異之事,這應當不是敵對國君主應該做的事,她們倆到底有什麼祕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