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喵在天空
關於部落格
  • 372367

    累積人氣

  • 1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特洛伊點序章-馬修薩娜傳第20章「月神傳奇」

 2-2C5O「月神傳奇」
第一節「妖艷秘議」
畢諾姆就不同,君主時代,後宮裡就有貌美侍女相伴,但實際人數不明。明確的可以知道,畢諾姆確實喜愛女色。根據「君主錄」記載:「王,憂慮無解,心神燥鬱,常召宮姬,適散其心。得王歡者,賜夜召之幸。殿女臨夜承幸,蘭息吐芳,嬝嬝不絕…」。由上明確知道,畢諾姆時常「臨幸宮娥」,而侍女們得艷麗無雙的君主寵幸,剛開始或許排斥,儘量別接近君主。但…經臨幸侍女退出時猶在夢幻,雙頰飛紅之姿來看…似乎沒有壞處…。
畢諾姆也非來者不拒,自然會從細緻處觀察「合適」的侍女。觀察什麼…只有她自己知道;史料上也說:「王,召宮姬嬉戲內廷,數女競舞於王前,王流盼察之,王意者攬其柔荑,點念於其掌,女即撲懷於王,嬌聲承恩…」。史料所稱「內廷」,指雅碧宮中,畢諾姆放鬆休憩的「蕾雅蜜殿」,亦即她的寢殿。蕾雅蜜是畢諾姆的名諱,亦是蘭斯汀神話中之「月神」掌管女子姿色兼管戰爭成敗,因此又稱「戰爭之神」。
傳說,蕾雅蜜艷絕群芳,卻身懷高超戰鬥技巧,曾強屠黑暗巨獸於草原南方龍穴,確保神境安寧。至今,仍存其屠獸戰鬥留下的武器斬擊巨大坑穴。畢諾姆之母曾夢見蕾雅蜜託告,她將轉生於腹中胎兒,女兒必以蕾雅蜜為名諱;但當時她母親尚未知道已經有孕,果然,未久產下一女,其母遂以蕾雅蜜命名。畢諾姆長大後艷麗無雙,而且是個軍事長才。另外,殿前有一廣場稱為「迎月」,有蕾雅蜜祭壇與畢諾姆專用的雕花雪色躺椅,畢諾姆在雅吉星第一大衛星軌道最靠近,且又是滿月之際,即會舉行祭祀蕾雅蜜儀式。這個大衛星體積約略等同於地球,是巨大的月球,亦稱蕾雅蜜星。
藉此介紹「蕾雅蜜祭儀」,它是蘭斯汀各代君主獨有的秘密儀式。蘭斯汀君主全部是女性,是個母系社會架構的氏族。到畢諾姆時已經是第九代君主。這項祭儀有幾個禁忌:一,君主為主祭者,除四位「月女」之外,不容其他人參予、觀看。二,祭儀根據秘典記載執行,典籍名:「蕾雅蜜聖月式」或稱「月神典」;典籍為君主單獨持有,任何人皆無法得知內容。前任君主在決定下接任者之際,即會進行「傳典儀式」,但是為秘密進行,且秘典通常是秘藏在只有君主知道的地方,每代君主秘藏處皆不同。三,無論任何人,設法窺探儀式進行或盜得秘典,一律「處極刑」,也就是死刑。蘭斯汀律法中是沒有死刑,因此是極端的重罪。到畢諾姆掌政,尚未發生處死的案例。
 
祭儀舉行前,必須遴選四名稱為「月女」的年輕女子作為陪祭。這四名女子必須擁有姣好容貌,美妙身段以及健康的生理狀態,年齡在剛達成年之際,重要是皆是蘭斯汀族。被遴選後,直至祭儀舉行前,皆須獨立在君主寢殿東南側的「月女殿」起居生活。生活所需由專人供應,通常是君主的近侍女官負責。她們不准許在日出之後活動,只能於月升後活動。這些女子在月亮升至銀河中央時,會集中在迎月廣場四張躺椅上,只披薄紗衣物,全裸接受月光照射。若是天候影響沒有月光,則全部在殿內活動不得外出。因長時間未受日光照射,她們的肌膚雪白柔嫩,吹彈可破;根據外傳記載這些月女因長時間沒有接受日光照射,實際上有些病態,因此月女實際的健康狀況並不理想,由於無人親見月女,因而這些是按照常理的推測罷了。除女官、君主外,沒人見過月女的姿容。
被遴選女子的家庭是無上榮耀,無論是平民、貴族都可能被選上。月女的家庭若是平民,會立即升格成貴族,而且是永久性。若是貴族,則會按家族背景升爵,有可能成為大貴族之流。不過,沒有任何未受或已受遴選的家族刻意藉機提升地位。因為月女遴選條件除是秘密外,遴選時間根本無從得知。而且負責遴選之人也相當神秘;有可能是君主,有可能是前代的月女;當被選中,女子馬上會秘密送到宮中,同時會有人秘密到那家庭裡告知,並嚴禁洩密;若是洩密,則被選女子永遠不能返回該家族,並會嚴懲洩密家族,採取連座懲處。換言之,一人洩密,親朋全部有罪。若無洩密之事,則永享富貴榮華;月女會在舉行過兩次秘儀後,被秘密送往鄂霍克東方約四百公里一處秘密宮殿,在此生活到當代君主駕崩後,即會再次秘送回原來家庭。
實際上,被送到秘密宮殿的月女,通常不會選擇回到原來家庭。因為在此生活,比照在宮中的待遇,生活舒適且自由。她們被容許在宮殿外自由活動,儼然是個別宮。只是宮殿外圍有層層封鎖網與特殊的「月女守護者」女戰士把守,根本無法逃逸。一般這裡只會收容三代月女,且各代月女居住的宮殿區域畫分相當清楚,負責管理月女的也有三人,通常是君主特別選出的卸任近侍女官。由於秘宮內外全都是女子,就有謠傳說,秘宮內春光無限,美麗的月女經常在宮殿內外,與其他月女或女戰士相互愛撫交媾,嬌媚喘息聲在宮殿內外隱密處傳來…艷浪無比。但是,完全不可能有人可以接近,別說看見什麼。因為這地點是蘭斯汀族的王者聖地,進入聖地前即有重兵把守。此地是歷代蘭斯汀君主陵寢所在地,秘宮則位於陵區深處,無人膽敢侵犯此地。因而謠傳是空穴來風,縱然有些什麼異事,也不可能被看見。祭儀在每個紀元,只會舉行兩次。蕾雅蜜星每紀元有兩次,運行軌道會極接近雅吉星。蕾雅蜜殿建造時是經過天文計算,當蕾雅蜜星軌道最接近,且呈滿月時,寢殿與迎月廣場即會正對滿月,巨大的蕾雅蜜星會佔去四分之三的夜空,其他衛星幾乎無法看見。由於太接近,它的行星引力作用,會使迎月廣場舖設的沈重石板略微上浮。並且讓祭壇四個方位的吸能水晶礦石,吸收磁場能量,發出淺黃色光輝。這也是月女只會參加兩次祭儀之因由。接下來談談主祭的君主會做些什麼特殊準備。畢諾姆因為是九代君主中,第二位擁有「蕾雅蜜秘印」之君王,因此以她來說明祭儀程序。
 
第二節「月神秘印」
「蕾雅蜜秘印」一共有四處,它是天生就有的四組圖案,分別在畢諾姆身體上四個地方;一是左肩頭至左乳,二是右肩頭至右乳,三是上背部,四是小腹延伸至兩臀中線上端交會。這些圖案類似鏤空花紋的盔甲,隱藏在畢諾姆身體裡平時很難發現。每逢蕾雅蜜星一般滿月;她身體的秘印就會浮現很淺的白色印記。當第一道秘印浮現時,畢諾姆就知道必須遴選月女。
秘印的形成由來已久,神話記載凡受月神託靈降生的女孩,出生時身體必定有這四組秘印。初時印記相當明顯,尤如雪白雕花的飾品非常美麗。隨著年紀漸長,秘印會逐漸消失隱藏於體內。當秘印全部消失,女孩必須首次至蕾雅蜜神廟舉行「顯印秘儀」。由四位處子身份的美麗女祭司,為剛成年的月神全身塗抹「蜜菈油」。這儀式除女孩與四位女祭司外,不能有其他人在場,包括女孩的親人。因為她們必須全裸進行儀式,儀式舉行是在神廟中,月神雕像後面的密室中進行。室門在儀式完成前自然鎖死,無論自內或外皆無法藉外力開啟。據傳,第一位擁有秘印的女孩進行此儀式時,她的戀人深怕出意外,不聽族人百般勸阻,強行使用外力開啟高達四噸的石門。結果,當露出一些門縫時,門牆四周與門內瞬間激射出千萬道烈白之光,年輕男子立時化為灰燼而亡。這恐怖的一幕嚇壞族人,過了許久才有膽大者接近門口…瞬時門被打開,族人大吃一驚,但立即化為悲傷…因為室內只留下五堆粉末狀物體,其他什麼也沒有了。顯然違反月神之律的男子,連帶也使其他五個女子隨其身亡。於是,神廟中就有幅古老壁畫即是警告後世,勿重蹈當年悲劇。自此石室一直開啟沒有關閉過。直至畢諾姆誕生之際,巨大石門自動的轟然關閉。族人、祭司皆知月神再度託靈降世了。
 
在密室內,剛成年的月神在四位美麗女祭司服侍下,裸身塗抹蜜菈油,女祭司一邊柔聲念禱詞,一邊用柔美的雙手沾滿蜜菈油,為月神塗抹。柔軟的雙手滑過每一吋肌膚…雙乳、私密處都不放過。手滑動的刺激,讓女孩沈醉在興奮裡,這時一位女祭司褪去身上所有衣物,將女孩抱上一張舖著雪白柔軟毛氈的特殊躺椅,女祭司登上躺椅開始與女孩交媾。其餘女祭司也褪去全部衣物,為兩人再次抹上蜜菈油,並念禱詞。美麗的女祭司溫柔的,刺激著女孩進入迷離狀態,女孩羞紅著雙頰,嬌喘不斷…;在交媾中,原本隱藏的秘印會漸次浮現,當兩人絕頂到來時,女孩右肩秘印全部浮現呈雪白色隱約發光。其中一個女祭司會取水晶杯,承接交媾女祭司流淌的汁液,稱為「取蜜」。
女孩必須承受四次絕頂取蜜過程,換言之,須與四位女祭司交媾。每一次絕頂,秘印即會浮現。依次是:右肩、左肩、上背部、小腹。原本左右肩秘印只及上臂,經過取蜜儀式後,秘印花紋會擴及雙乳,形成像是胸甲的模樣。取蜜完成後,女孩必須喝下杯中的蜜汁。接著神奇的事就會發生。
女孩身上所有秘印光芒漸增,所有女祭司跪迎「蕾雅蜜降臨」。秘印在一瞬間化成實體,形成一件「月神甲」,雪白中透著流動的銀輝,光耀奪目。背甲上漸漸伸出一對雪白羽翼,美麗異常的灑出銀星點點。女孩會直立飄浮在密室半空中,對四位女祭司說:「守護月女們,儀式已成,託靈之身將成汝主,吾將永祐其身貌如吾,其出戰如吾勇猛多智,功蓋諸神。後逢大月近地,吾將臨!」。言畢,雙手輕揮各灑出四道銀光,分罩四女,瞬間四名女祭司貌美更勝昔日,膚猶勝雪,艷光四射。
 
至此女孩會緩緩回落躺椅,所有秘印也會消失隱藏,「顯印秘儀」暫時結束。密室巨門上會出現「結界」,須待女孩回復神智後,由女孩親自觸摸結界才可開啟巨門。在月神降臨間,女孩神智暫由蕾雅蜜掌管,因此上述月神之語,僅祭司通曉,非一般語言,此稱「神諭文」。而經儀式後的女孩,自此通曉神國語文,無需教師,因其師為神,已經給予這本領了。女孩的容貌自此艷冠群芳,無雙於世。女祭司替新月神淨身,穿戴整齊,自己也整理完成後,便恭請月神解放結界…至此儀式正式結束。出密室的女孩,已經成為半神人,明顯的標誌是「一頭金黃長捲髮」,蘭斯汀族人髮色是純粹的黑色。蕾雅蜜神話形象中,金黃飄逸長髮是一大特徵。但有無捲髮,似乎神也無法干涉,倒是及臀的長度令人意外,似乎是瞬間多長出來的。
 
「蜜菈油」實際上就是「春藥」。根據神話記載,此油主要配方是「蜜菈花」,產自草原西南方的秘密洞穴深處,花色純淨潔白,六花瓣呈長杏仁狀,且會微微發光。取花瓣蒸餾後即得微黃油汁,油具幽香。但儀式中用油,是否具其他成份,神話裡並無記載。且關於「顯印秘儀」進行細節,亦只粗略述及。上述秘儀細節,得自畢諾姆於第三十紀元末駕崩後,無意中發現,秘藏珍貴之「月神抄本」而來。而真正的「蕾雅蜜秘典」,要至第七十一紀元中葉,修復畢諾姆寢殿之時,在迎月廣場正軸心線南方,一塊高達十五噸基石裡發現。這塊基石呈六面柱體半透明,直徑六米,高十九米,鑲嵌在廣場祭壇正下方。秘典就鑲在柱體中心處,柱子材質不明,亦無法破壞柱身,因怕損及古籍至今仍無法取出。有史學家堅信,畢諾姆其實就是「月神蕾雅蜜」,否則如何取出秘典?除非是「神」。「月神手抄」經考證證實為畢諾姆本人所作,她如何見到秘典內容呢?這是史學家堅信畢諾姆是「月神蕾雅蜜」說法之依據。 「蜜菈油」在「月神手抄」中,依然無詳細配方記載,卻提到作用與藥性反應,以及能夠使用之對象。「藥性極烈,令女銷魂痴狂,非凡身所能受。唯月女、託靈之主能御之,以達透靈之境。」;「透靈之境」簡單說,即指絕頂瞬間靈魂猶如脫升之美妙時刻。真正配方應載明於秘典中,至今仍是謎。此外,產地亦只概略述及,史學家曾尋找過,可惜時代湮遠已無法確定。
無論是「顯印秘儀」或「迎月秘儀」皆指同一儀式。不過,前者是確認託靈主降靈成功,顯現代表蕾雅蜜神身之「月神甲」。後者則是維持無雙美貌與月神甲能量的儀式。畢諾姆身承秘印之秘,雖記載於「月神手抄」中,但此典始於畢諾姆接受顯印秘儀後,記載直至畢諾姆駕崩之前半紀元。可見手抄歷時之長,如何保密而無人發現確實神奇。
 
「馬修薩娜六世」傳記中,有一部是馬修薩娜親筆修訂,它被單獨存留在其寢宮密室之中。此部名為「戰神錄」;墨賓受命重修傳記之時,卻發現傳記中,有大段缺損。經反覆對照其他史料,發現缺損的部份是畢諾姆的「私人傳記」。可惜一直沒有尋獲。後來帕拉納成為畢諾姆近侍女官後,畢諾姆無意中透露,先王曾為她書就一部個人傳記,密藏以為紀念。畢諾姆沒見到此傳記,先王就駕崩了,後來也忘卻此事。因得知墨賓重修先王傳記才憶起有此事。畢諾姆推測先王可能把它藏身在寢宮裡。帕拉納為取悅畢諾姆,遂託墨賓尋找…果然,在寢宮密室一銀匣中尋獲「戰神錄」。墨賓翻閱內容…馬修薩娜史學基礎深厚,文筆優美。但其中有一章節語氣曖昧猶疑不清,且多有刪節…顯然先王不願將所悉之事記載於此。
記載大意是:統一戰爭末期,馬修薩娜六世與畢諾姆結盟後受邀往雅碧宮,畢諾姆盛情招待,並領她飽遊神話之都,體驗傳說之美。原次夜,畢諾姆邀她在蕾雅蜜殿西側花園,共賞女官安排的禱月舞,順便商議如何整合反對合併,建立一統邦國的氏族…;馬修薩娜當夜月升之初,由女官引領抵花園暫憩,女官言明女主稍候便至,隨即留下侍女隨侍,前往寢殿通報…誰知,女官一去不回,畢諾姆也未至…她詢及侍女,但侍女也不知何故。馬修薩娜感到奇怪,畢諾姆極重信約,從未如此…又想可能政事突至,以致未及赴約。於是告知侍女,先返客殿休息,待畢諾姆完事再通知她即可。
 
馬修薩娜六世本就是個好奇之人,因此藉故欲往方便之所,詢侍女方便之所何在,侍女原欲領路,馬修薩娜說自己前往即可,侍女自然不敢阻攔…。未幾來到方便之所,待進之際,廊前林縫間突發白光,馬修薩娜頓覺怪異,於是轉至所外廊下的柱後木叢之中。此時白光閃耀,遂進林探之究竟…;她在一支圓柱後的林木下撥開葉片…她驚訝不已。馬修薩娜確定自己沒看錯...畢諾姆在廣場一祭壇前,身着奇異雪白戰甲,光輝奪目,且風姿明艷綽約,身後具雙羽翼銀星點點,騰浮半空與滿月相映爭輝,猶如神話…馬修薩娜未再停留,立即離去,返程上細思適才所見,忽覺莫非…殿下猶如古神話所示,是戰…。
墨賓只能看到這些,以下的記載全部被刪去。且冊頁中有些被撕毀之跡,顯見馬修薩娜不願其他人見到記載。她刪的澈底,用的是生化分解法,此法可以完全將墨水分解蒸發不留痕跡,因而復原無望。墨賓雖失望,卻未將此典交予帕拉納,托稱未曾尋獲。舊主之秘豈可交予外族!帕拉納不疑,只嘆可惜,也許將來能尋獲,自此未再提及。墨賓何等智慧,依戰神錄之命名為依據,搜索大量蘭斯汀神話史料,自片段記載中拼湊出概略面貌。他終於搞清楚,先王記載之似神之畢諾姆,與傳說相符。但能證實此事,唯有「蕾雅蜜秘典」之出世,才可確定。
墨賓稟持「王秘不宣」的原則,所有私下調查資料,全部隱藏在「馬修薩娜六世陵」的一間地下宮殿裡,因為畢諾姆是陵寢的設計者,畢諾姆告訴他,若有君王之秘,不能載入史冊,可將所得盡藏此處。非該史載君王、史臣親啟,所藏之秘將成永恆之秘。換言之,不是史料的主角與編史重臣將無法進入該殿,強行闖入只換來史料永遠消失的結局。後來發現的「月神手抄」、「蕾雅蜜秘典」都存放此殿,尤其後者,真正是永恆之秘,因石柱毫無機關、暗門,又欲保存秘典完整,不敢破壞石柱之故,它永遠的以此狀態,秘密的存放在此殿了。(不過秘典曾一度被取出,畢諾姆十世之母蜜綺,三十八紀元初,曾開啟過這個石柱。)
 
第三節「月神手抄」
畢諾姆在「月神手抄」中提到,受蕾雅蜜託靈降生後,日常生活的改變;以畢諾姆喜愛緊身衣物為例。她說:「經常想裸露身體,令她煩惱。穿著普通衣物,並不能解除裸體的慾念,只有強忍慾念,直至夜晚來臨,返回寢殿時才能一解慾念…」。她很奇怪為何會如此,於是查看秘典。這才知道,蕾雅蜜藉裸身吸收天地能量,用以養成無窮的戰鬥力。而其戰甲是觸發轉化的神物,每逢滿月前後,就會自己感應。因而縱使日正當中也能啟動,而以滿月之日能量吸收最強。
託靈之身,戰甲隱身體內無法外顯實形化,所以必有裸身之慾產生。蕾雅蜜神廟中的雕像,即是幾乎全裸,只有戰甲雅緻花紋巧妙遮掩重點之位,外披雪白薄紗,其姿之艷令人不敢逼視。此像逼真如人,不知何時所立。族人除祭典外,皆以白布遮住裸露之處,以防心術不正之輩,褻瀆聖身。
畢諾姆後來藉用衣物高科技,來解決這問題。「衣膜」是雅碧宮中負責紡織技術研究單位,所研製的產物。專門供給需靈活使用身體、四肢之人所用,一般是部隊訓練。因蘭斯汀戰士以迅捷聞名,全賴此種衣膜得以盡展肢體極限活動力,一般衣物無法提供這種效果。後來技術流入民間企業,開發出各種適合各行業所用之款式,且男女型式不同,成為時尚界的風潮。畢諾姆發現這東西,可能解決困擾,命宮中研究所,製作她專屬型式。未久製品送達畢諾姆寢殿的衣著室裡;那是一部前後各有一半弧形,中央有立台的金屬柱式機器。機器由人工智能控制,畢諾姆只需站上立台,人工智能便會掃描她全身,隨後由兩側多達百萬細孔噴出霧狀物質,按她身體曲線貼上一層不透明薄膜。
她可以自己設計款式、花紋裝飾、顏色、質地觸感等細節,當然也可以試穿剛設計的衣款。不滿意,亦可立即修改、丟棄。畢諾姆花了些時間,設計了幾款衣膜,日、夜的色彩款式不同,花紋裝飾、觸感質地也不同。她雖是軍人,但也是個女人,還是艷麗無雙的女人,自然設計上會符合喜好。不過與重臣、官員商討要事,總不能隨便。所以就有黑底銀紋的衣膜被她設計出來,配以重紗長袍,腰束銀鍊,氣質神秘優雅。第一次被朝臣見到,立即大獲朝臣讚歎,爾後竟流行於官夫人之間,最後竟然引起時尚界跟隨稱為「星河衣」。
 
上述只是效應,畢諾姆在手抄中說:「薄若無物,尤如肌膚,觸感柔滑,若如裸體。雖不見真實肌膚外顯,已能抑制裸身之慾。唯女身敏感處所之形盡顯,令我羞赧。若以密紗掩飾,可解此困。雖有此缺,仍極愛此衣,令我艷魅更增…」。這是畢諾姆意外發現「過於暴露....」,對衣膜功能的自白,她愛上這種東西,成為往後嫉妒者的中傷來源,因為太誘人了。手抄記載,她也替月女設計雪白漂亮的衣膜款式,用於日常穿著與月升時固定儀式之用。記載中顯示,自有此衣,畢諾姆有段時間沈迷於與月女以此衣,於深夜在月女殿內「銷魂」。
記載說,明知月女只能在秘儀中,服侍自己,平時只能做為密友看待,談天說地無妨,就是不能動慾。因為月女之蜜需長時養成,待儀式進行時才盡放維持月神無雙美貌之精華。若因中途動慾,月女會迅速衰弱老化,解救之法是讓月女以蜜菈油,為託靈之主催慾十次,以十次絕頂的主人之蜜飲下,方能回復。一旦與其中一月女動慾交媾,其他月女亦會感應老化,所以須以四十次絕頂之蜜來復原,這相當痛苦。
畢諾姆在手抄中自述說,自給予月女衣膜打扮,她就時常進入月女殿,託詞說來看她們一直在練習的秘儀之舞。月女殿只有畢諾姆可開啟,前述照顧月女生活所須之女官,亦只能將用品自殿右小門推入殿內,無法入殿。所以,根本無人干擾;畢諾姆每次來殿,皆穿雪白衣款,披短裙薄紗,且是單紗透明,因此透露著妖嬈之姿。她恣意的側躺在,雪白休憩椅上,用嬌柔的目光,看著秘儀舞,此舞必須裸身,但因是練習,月女皆穿衣膜,腰繫長白紗舞動身姿。有時優雅曼妙,有時妖嬈誘惑,有時狂野不羈…月女們表情多變,加上貌美如花,曲線玲瓏,風情萬種…令畢諾姆心神馳蕩,她忍不住召喚她們到身邊,輕撫她們微微汗濕,又些許暈紅雙頰…多吸引人動心。
月女們受主憐愛,自然而然心喜無法自制,她們期望主人獎賞,個個撲身到畢諾姆懷裡,只求她親暱的摟抱即已滿足。哪會知道,畢諾姆早有慾心,早就忍耐不了月女們舞姿誘惑,竟然動了侵犯她們的念頭,因為一直有個聲音在耳際說「別在意,妳是神主這小小娛樂何須忌諱秘典警言,去吧,依妳所願...」但是畢諾姆似乎忘了秘典上的警告;結果,在月女殿中「侵犯」了其中一名月女。而這些月女竟然也毫無忌諱的與主人畢諾姆玩起妖豔遊戲,頓時月女殿中嬌柔喘息聲不斷....。其他三位月女,在畢諾姆絕頂時,亦同時感應而虛脫。畢諾姆滿足的憐撫月女們後,進入月女殿裡的淨身室,沖洗身體,忽然聽到月女們驚叫,她趕出來時,不禁大驚…四位月女全都快速衰老,美貌不再。
只聽到月女們求救之哀聲,畢諾姆頓時慌亂,冷靜之後詢及月女。因畢諾姆是神主,當慾念及身,月女不得反抗,且無法拒絕,因為她們也是身不由己,這是蕾雅蜜殘酷的一面,託靈者無法控制。典籍記載,此況皆為蕾雅蜜神力衰落之黑暗期,須按秘典復原之儀式行之,否則月女將亡,託靈者亦將速衰而化為塵土。黑暗期是指蕾雅蜜星,繞行軌道離雅吉星的最遠點。它的體積最大,卻是十五個衛星中,最外側的衛星。軌道呈橢圓形,運行速度最慢,但每紀元會有兩次極近地。近地時會隨時間加速接近,同樣也有兩次極遠點。
神話記載,蕾雅蜜神力來源即是這個最大月亮。當它遠離雅吉星時,也是月神最衰弱的時刻。此時,月神暴躁無常,且因喪失神力,月神甲容易鼓躁蕾雅蜜的慾念,月神甲是由蕾雅蜜所種植的「莉莉瑪花」所幻化而成。它是吸收蕾雅蜜情慾之念,維持蕾雅蜜不動慾的抵制工具。亦是賜予女子貌美動人的神器。若蕾雅蜜神力低落,無法控制它的強大黑暗慾念反饋時,即會產生交媾慾念,用於抵消反饋,否則月神甲會淪為妖器,令月神成為四處誘惑年輕女子,吸收精血的魔神。此時只有光明主神才能收服淨化她。自遠古以來,神界已發生過三次魔化的月神,造成神界的混亂局面,進而失去平衡與制約之力,因為魔化的月神仍是主管戰爭的神祇,只不過這種能力會變成一連串的強大破壞力,除去光明主神外,幾可說無「神」可敵。
 
而秘印託靈者,是蕾雅蜜靈體的分身,代其於凡間執行神跡的王者。令相互攻伐,以致生靈塗炭,違逆神律者,懾服於神威懲誡,進而一統而治,止干戈,服其民,廣營計,以長享平和國祚。若是如前述月神魔化,託靈者即成為魔君,光明之神必然將之剷除。因此,蕾雅蜜又是蘭斯汀族的君主守護神。但九代君主中,除一人未成王者即亡於秘儀,其他七位君主算不上是託靈者,原因是,這幾位君主雖有秘印在身,有些是秘印不完全,顯印秘儀沒有成功;有些是秘儀舉行前,就接觸過男陽,秘印消失;有些是拒絕秘儀,雖有秘印在身,卻無法獲得神祐。唯九代君主畢諾姆是擁有全秘印,亦顯印完成之人。
畢諾姆在秘典中得知月女復原之詳細方法,她沒法怪罪任何人,誰叫她是月神託靈者。秘典說此事「必然發生」,縱使強壓慾念,最終仍沒好下場。她只能進行復原儀式,所幸她本就身體強健,如今又是神體,自然撐得過…她在「月神手抄」中寫道:「初時仍銷魂無比,宛若幻夢…後時虛脫至極,若如暈厥…幸而月女飲蜜後,芳顏速返…」。有此經驗後畢諾姆未敢再造次,但必然發生之事躲也無用。之後,畢諾姆禁慾了很長一段時間。當蕾雅蜜星到達近地點,成為新月之際,而畢諾姆隱身秘印皆顯現淡白印痕時,她就會以祭祀主神之期已近為由,暫時停止臨朝處理政務。她規定此段時期雅碧宮內外廷皆處假期,有緊急事務,由輔政官代行處置。並嚴命不得接近寢殿一步,進入蕾雅蜜殿的六條通道大門亦全部關閉。距各門口一千米外設有畢諾姆的親衛隊,這是一支美麗又強悍的女部隊,身着雪白的可塑戰甲,手執雷射長弓,既阿娜多姿,又英氣勃發。是畢諾姆出巡時的護衛隊。寢殿周圍約四平方公里範圍內,會升起光學迷彩幕,寢殿內可以看見外面一草一木,外面則完全看不見殿內狀況,因為整座寢殿與周邊設施建築群,全會消失不見。除此之外,範圍內佈設約一千七百具,分四層排列的飄浮攻擊雷射武器,滴水不漏。
 
「迎月秘儀」進行之前,畢諾姆會一身水藍衣膜,外罩稍淺同色重紗長袍,前往距鄂霍克東南一百五十公里的蕾雅蜜古神殿,進行初祭儀式,但沒有月女相伴。初祭由畢諾姆獨自進行,神殿中不能有任何人,包括近侍女官。一進神殿,畢諾姆在外殿宣讀一段祭文,此時眾人還可以在外殿觀祭,並且會見到畢諾姆周身浮現如霧氣的白光,因為她身上的秘印已經浮現而造成的神奇一景,但有衣膜遮掩,大家只能看到白光。念完祭文後眾人一律退出外殿,殿門會自動閉鎖,八噸重的殿門如使用魔法般緩緩關閉。門上雕刻有神諭文的兩半圓會合為整圓後,旋轉一百八十度神諭文發出紅光;此時開始,將有六個雅吉時殿門無法打開,任何外力皆無作用。觀祭者卻可以在神殿廣場中央,看到六支圍成圓月狀,高約三米的黑色圓柱。每隔一個雅吉時,會在柱子裡浮現一行白色神諭文,以順時針方向依次浮現。等到所有神諭文全部浮現,柱身會下沈至地面平行。此時,殿門上的紅色神諭文全部轉化成白色,殿門即解鎖開啟。殿內情況無法得知,長久以來根本沒人看見祭儀如何進行。
 
 「月神手抄」之珍貴,就是上面記載了託靈者與詳細祭儀過程。而稀有,是因寫就此抄本之人,為唯一託靈成功的傳奇君王。手抄記載初祭為「迎月秘儀」的一部份,主要是接受蕾雅蜜正靈體的「淨化」,以保託靈者分靈體的純淨。「淨化」什麼呢?手抄注釋是:「正靈體融合分靈體,吸收分靈體所有暗藏的潛在危害,包括月神甲帶來的影響。」由於祭儀過程沒人見過,正靈體是否存在,誰也無法肯定。手抄中卻有記載正靈體出現在祭儀之中,成為唯一的實證。殿內通過三道大門,來到「顯印秘儀」密室前的大廳。先前提過,這裡有座年代不詳的蕾雅蜜雕像,用布包裹著。因不可褻瀆主神,雕像建造材質沒人敢去取樣驗證,因此,年代、材質均不詳,只能憑藉神殿的建築年代、材質來推測。至今仍舊無法確定何時建造。雕像與真人大小相同,而且栩栩如生,只差沒有顏色罷了,是一座雪白的雕像。當畢諾姆進入此廳,身後的石製大門即刻關閉。門上出現一片紅色光芒,似乎是一種結界。畢諾姆因第一次實施「迎月秘儀」,對此地的神奇現象,都很好奇…手抄上說:「紅光透明,似在流動,觸之…有阻力,顯是未知魔法所成…」。畢諾姆站在廳中心點,地面刻有三道滿佈神諭文的圓圈,相隔約二米就有一圈,形成同心圓形式。她開始念祭文,漸漸的這些神諭文開始發亮,當祭文念完時,三個同心圓浮現形成古老魔法陣,圍繞畢諾姆流動,她身上的秘印,在此時實體化,現出月神甲。月神甲猶如活物,以優美的弧形、花葉紋形態,延伸、包覆畢諾姆身體的五個地方。尤其胸甲、小腹甲形態繁複,是最美的地方。
同時,地面中央浮出一座潔白的躺椅,自然的把她托升到二米高後停止。忽然雕像身上的布匹自己解開,一道銀白光芒自殿頂一道園小窗射入雕像頭頂後,雕像竟然動了…畢諾姆看呆了,雕像由雪白漸次轉化成有血肉的人…這個人走下雕像台座,抬頭看著畢諾姆露出微笑,她輕揮雙翼浮升到畢諾姆眼前…「我是蕾雅蜜,月之神!我美麗的王者,迎月之期已屆,淨化汝靈,以迎滿月之能!」一個美艷無雙的女人與畢諾姆同樣有著月神甲。畢諾姆真的不敢置信,這個女人是古神話中的「月神」?但女人的各種特徵,皆與神話所述相同…畢諾姆直盯著女人看,但不敢說話…
「畢諾姆…妳是所有被我託靈之人中,最成功的一個。妳的祖先們,一個個犯錯,違背我立下的規範,假借迎月秘儀,行敗德之舉,所以她們的王祚不長。孩子!別讓我再度失望!妳的族人中,已經不再有符合託靈之人。唯獨妳將來的後代…」畢諾姆聽呆了,這女人怎能知道祖輩之事,這是秘密呀!「好了!我不能多說,會被迪瑪懲罰…這祭儀簡單得很…」沒等畢諾姆反應過來,女人輕揮雙手,瞬間畢諾姆身上的月神甲脫離她身體,連衣膜也消失,她完全裸身…蕾雅蜜登上魔法陣上畢諾姆的躺椅,笑咪咪的說:「我好久沒做了…不會疼的」;接著念了禱詞,瞬間畢諾姆感到有東西鑽入體內,一陣暈眩使她昏迷過去。等到她醒來,所有東西全部回復到入殿前的樣子,唯獨結界仍在,身上的秘印仍舊發亮。改變的是雕像上所刻的戰甲成為黑色。畢諾姆在秘典上看過記載,「淨化」後,月神甲會呈黑色,現在果然無訛。畢諾姆重新把雕像包裹起來,然後去觸摸結界,門開了…至此初祭完成。這座蕾雅蜜雕像在結界被解除後,會有段時間呈現灰白色,不如原來的晶瑩優美;據手抄記載,雕像會在蕾雅蜜星呈現近地滿月之際回復原始狀態。
 
第四節「迎月秘儀」
蕾雅蜜星在滿月當日,畢諾姆在前一日入住月女殿,月女們會服侍畢諾姆,進行一整日的秘儀前小儀式。手抄中沒有記載是些什麼小儀式,只提到:「四月女擁主而眠,月女有求,主不能拒。」滿月之夜,巨大的蕾雅蜜星初昇銀河星空之際,在迎月廣場上空形成壯觀的景象,它自地平線緩緩上升,光華四射照亮鄂霍克全城。雅碧宮四周仍然人影點點,他們是去雅碧宮正北方的月神殿,在那裡舉行隆重祭月儀式。而畢諾姆所在的蕾雅蜜殿,已然自月光下「消失」了。防止外人窺探的遮蔽幕已經升起。月女殿裡,四名月女正仔細的為畢諾姆沐浴淨身。月女使用淨身乳香,塗抹她全身,接著月女也塗滿乳香,摟住畢諾姆開始磨擦她全身各處…畢諾姆享受著月女柔嫩肌膚的接觸、蠕動,漸漸的身體火熱起來;此時月女立即以清水沖洗畢諾姆,淨身至此完成。月女為全裸的畢諾姆,在耳上與雙腳踝上加上飾品與銀環,腰際靠近小腹下,下垂一方小小的,由細銀鍊組成的遮掩飾品。最後在畢諾姆身上套上一件,細紗編織,雪白而透明的長袍,滾邊為銀白色調。畢諾姆在鏡子前看著自己,她有些緊張,第一次秘儀讓她興奮,卻也緊張於無法完成儀式。
月女已經全部出殿,全祼身體上只披上一件淡藍色透明紗袍,僅在腰部繫上銀鍊,腳踝上有銀環。她們在祭壇四周的水晶座上,安置四個六面體水晶石,第五個安置在祭壇水晶座上。一張純白,上舖雪白毛皮的雕花躺椅,正對祭壇與月亮成一直線。她們捧著銀壼,裡面盛著「蜜菈油」。隨後,畢諾姆登上躺椅,秘儀正式開始。月女對躺椅上半臥,貌美無雙的畢諾姆致敬後,將手中銀壺置於躺椅四個架子裡,然後開始進行舞蹈…
畢諾姆半側臥著看著月女們,姿影曼妙的舞蹈,月光下,月女雪白肌膚呈現出柔美光輝,隨肢體流動…她們的曼妙舞姿,挑逗著畢諾姆的雙眼,她的身體裡秘印漸漸出現光芒而浮現。而隨著舞蹈的變化,五個水晶漸顯光輝的緩慢點滅;月女們在最後一節舞蹈中,褪去薄紗…以全裸姿態舞動著身軀。這時畢諾姆念動禱詞,並褪去紗袍加入月女的舞蹈裡。腳環在舞步中,清脆的碰撞…當月升至半,舞蹈在此停止,月女們扶著臉色潮紅的畢諾姆返回躺椅,並將她腰間的銀鍊解下,畢諾姆羞卻的仰躺在月光下,完美的曲線閃動著月光,拖曳在她身體各處。月女們開始為畢諾姆抹上蜜菈油,她們柔軟的手指在畢諾姆身體游動、磨擦、揉搓…這種刺激加強了蜜菈油的作用,畢諾姆興奮的輕哼,她必須為月女抹上蜜菈油,其中一個登上躺椅,騎坐在畢諾姆小腹上,畢諾姆雙手沾油開始為月女施油。從頸子往下,月女接受畢諾姆雙手的揉搓,輕柔的刺激漂亮柔軟的乳房、細腰…畢諾姆已經進入極度興奮中,隨即進入交媾頂峰,美麗的月女在交媾中,享受陣陣自肌膚磨擦而來的刺激,水汪汪的美目望著主人妖艷又聖潔的胴體,在每次刺激中,秘印亮度漸增。
 
祭壇四個水晶之一,光芒大增射出一道光跡直至畢諾姆右肩秘印上,秘印在增長花紋…畢諾姆受光照後,她嬌媚的喘息,絕頂蜜液溢流而出,月女已經忍受不住畢諾姆強烈的刺激,嬌喘中輕哼著顫抖腰臀…絕頂蜜液已至,絕頂已到…月女小腹上的新月印記變化成滿月而閃亮光芒。畢諾姆同時絕頂湧現,這些蜜液皆被收集在水晶杯裡…「月神手抄」記載,此時月神能量達最高峰,吸收月女美麗精華後,必須在儀式結束後,進行「復蘇」。畢諾姆在月落前必須再次與月女交媾,直至月女小腹已成滿月印記回復成新月狀為止。畢諾姆與其他三位月女,分別進行「取蜜」之儀式,她身上的秘印只剩下小腹上的最終儀式。四位月女分別在畢諾姆的雙乳與最敏感地方,用手、口親吻、吸吮、揉搓…她再度興奮而嬌媚輕哼,讓她直頂著腰肢喘息不斷,因過度刺激而神智迷離,她扭動著動人而妖嬈的身體,頻頻輕呼「蜜…蜜要來了!」…她連續的絕頂三次,蜜液大量溢流,月女們依次的吸吮主人的蜜液,一滴也不剩…此時,小腹上的秘印立即實體化,祭壇上的水晶射出光芒,直指實體化的月神甲。畢諾姆立即自椅上浮升起來,全身白光四射,背甲上出現一對雪白羽翼,緩緩搧動。
 
月女們跪迎月神降臨,口中念著禱詞…瞬間五顆水晶的能量全部被託靈體吸收,羽翼包圍著畢諾姆全身,雙翼在一陣閃光後,瞬間張開…一陣白羽飛舞中,畢諾姆緩緩的張開雙眼,滿月中,她聖潔如月光,貌美絕倫的容顏帶著微笑,雙眸碧藍如深海;月神甲銀光流瀉,精妙的花飾包裹著曼妙修長的胴體;手腕上出現雪白腕甲,修長雙腿上罩滿銀星似的花飾甲…她微張雙臂,緩緩落在月女面前:「我美麗的孩子,滿月之約,不負我望,回復真身吧!」她雙手一揮,銀星飛揚,月女們立即成為身著銀甲的女戰士。「月神手抄」上畢諾姆自言,身體裡有個女人使她神智清楚的看到這一幕,並非如初祭在神殿中昏厥。她清晰的見到自己的變化,只是無法說話。於是畢諾姆不再懷疑,自己是蕾雅蜜託靈體之事實,因為秘典早就載明這一預言說:「歷八代王之敗而成」。
畢諾姆初次迎月秘儀,行於統一戰爭中期,而末期進行第二次秘儀時卻被馬修薩娜無意中窺見,故有馬修薩娜「戰神錄」裡奇異的描述。迎月秘儀本不該給他人看見,但馬修薩娜卻是「例外」。因「月神手抄」中記載了蕾雅蜜的預言:「戰末,將有主神迪瑪守護之王現,王將偶窺秘儀之程,但汝不可聲張無禮,此王代行迪瑪之職,必為汝主…」。神話中,光明之神迪瑪為眾神之主,蕾雅蜜雖是主神,卻是迪瑪的下屬。因而蕾雅蜜才言「必為汝主」。第二次秘儀時畢諾姆只對寢殿部份地區封鎖,因為這時期畢諾姆正與馬修薩娜結盟,不免有要事必須密商,封鎖區正好提供絕佳處所。馬修薩娜因而有機會窺見秘儀。或許也有其他人窺見秘儀,因此有「蜜斯琪秘錄」的訛傳。
 
畢諾姆得蕾雅蜜賜神兵「露娜」,手抄載:「此兵將助汝顯功於戰,國之大難將出,聲震四宇。」。手抄卻沒有記載是怎樣的兵器。蕾雅蜜賜神兵後隨即消失,畢諾姆覺得全身充滿力量,月神甲回復成發光秘印,儀式中雙手、雙腿出現的護甲也緩緩消失,月女們戰甲蛻去又回復成裸身。畢諾姆被月女擁促著返回月女殿,她們雙頰飛紅,拉著畢諾姆進入殿內,滿月之光透過窗簾,灑滿殿中央的獸毛氈,月女就拉著畢諾姆半臥在柔軟的氈子上。「主人…儀式最後,妳必須為我們進行『復蘇』,取得下次秘儀能量…所以必須要…要」月女羞紅著臉蛋,雙眸渴望的無法再說下去。
畢諾姆當然知道這接下來,又是一次次的銷魂,她輕點月女可愛的鼻樑輕啟朱唇朝月女雙唇貼了上去,輕輕的吸吮…其他月女見狀也爭著要畢諾姆出乎意外的親吻,被吻的月女立即陷入迷亂中,囈語要求更多…畢諾姆在月女們的挑逗下更加妖嬈,她的身體在顫抖,銷魂的顫抖...畢諾姆再次嬌喘輕哼…她支持不了,月女嬌媚輕呼「主…主人,我美麗的月之神,賜我絕頂…」,畢諾姆接連四個月女的交媾,畢諾姆滿足的擁著月女入眠,她的秘印、月女的印記全部消失了,秘儀完成,滿月也開始落下…
「月神手抄」記載畢諾姆對月女的感覺「月女嬌柔可愛,膚柔似雪,顰笑百媚而生;擁之身軀輕盈,體香如蘭。媾其蜜壼,柔嫩而妖嬈銷魂,實凡女難及…」上述可知,畢諾姆好女色,可以確定。而不喜男色是宿命安排,月神掌管另一項是「同性愛慾」,因而託靈者只會喜歡女子,對女子動情動慾,蕾雅蜜一直是女子形象,可以確定上述不假。月神的情慾與無匹戰鬥力,全來自代表女子的「月」。陰柔、優雅、神秘又兼具癡烈妖艷的強大情慾,在母系國度中,具強大的代表性。因此畢諾姆的後宮綺妮春光,成為多事之輩探索發揮的重點。又因秘密太多,揣測之論也就形形色色,不一而足。後世史學家對這位古代傳奇君王,總覺秘聞太盛,不知該如何於史冊上下筆,因而頭痛不已。第九十六紀元的另一大史學家莫納古曾言:「聖王一生不只傳奇不絕,其史猶如一冊古神話,神亦具七情六慾,該如何節載精要於史冊,令吾輩輾轉難定,因其史環環相扣,偏頗任一節都不能展耀聖王一生之功。」。「聖王」一詞出自莫納古所彙編之「雅吉聖王傳」;此典籍根據蘭斯汀族三十六紀元編繪之「蘭斯汀聖主古史」重新校訂訛誤之後而成。蘭斯汀族原本沒有此史典,因畢諾姆九世駕崩後遺體消失,因此後世族人堅信畢諾姆九世實為「神廷之族」,換言之,族人堅信畢諾姆九世是「神」。因而在三十六紀元中葉,以長卷軸編繪畢諾姆九世傳奇一生,以致後來成「神」的經過。但莫納古的「雅吉聖王傳」並非只記載畢諾姆九世,其聖王之意泛指古代兩位傳奇建國君王而言,另一人自是先畢諾姆九世故去的馬修薩娜六世,在其著作中,馬修薩娜六世被稱為「聖王之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