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喵在天空
關於部落格
  • 372367

    累積人氣

  • 1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特洛伊點序章-馬修薩娜傳第21章-「秘典現世」

 「秘典現世」

第一節「為秘典而生的女人」
「月神手抄」的發現相當「神話」;第三十紀元末,畢諾姆得月神之護,仍是雅吉星上美艷無匹的君王。其貌美之譽,盛傳至鄰近眾多星系國家,成為這些國家的傳聞。但,畢諾姆已知自己,將在不久後回歸神界,於是按秘典所載,需尋得另一個託靈者。但她一生沒有生育,如何能有後代?科技嗎?不是以科技之力,所以視為神話。「月神手抄」記載,畢諾姆需在族人中尋得「蕾雅蜜之女」。凡擁有完整秘印之託靈者,於回歸神界前必感應其女,秘印必呈藍光示之。與之行轉靈之儀式後孕。畢諾姆藉口以挑選女官為由,選擇族人中年輕貌美女子,在寢殿試驗秘典所載。由四名月女,假扮侍女依次領女子進入寢殿內室,加以測試…結果全無所獲。
畢諾姆失望之餘,出宮散心…身邊帶的女官並非帕拉納,她在第二十六紀元初逝世,不過死得相當神秘。畢諾姆將她葬在雅碧宮西北角的女官墓園裡。此時畢諾姆大多時間皆在塔尼洛,除去秘儀須返雅碧宮外,皆在此地。但昔日馬修薩娜所修建的寢宮密室,成為月女平時生活與畢諾姆寵幸侍女、女官之處。現在她身邊的女官,就是畢諾姆的親密愛人。這位女官同是蘭斯汀貴族,過去曾是帕拉納的密友。帕拉納死後被畢諾姆在侍女浴池中看上。她早知道畢諾姆只喜歡女子,恰巧自己相當崇拜畢諾姆,希望能夠在她身邊服侍。她非常迷戀畢諾姆的一切,氣質、優雅風釆、無雙容顏、穿著,包括畢諾姆令她銷魂的交媾技巧,經常使她欲仙欲死的嬌呼囈語。在執政宮裡她必須面對外殿的大臣、官員,穿著必須保持規定「優雅、高貴」;畢諾姆對此非常堅持,她自己也奉行此規,因這規定是,首代君主馬修薩娜六世所定,任何人都不敢違背;這個女官對這位傳奇君主,實際上並沒有太多印象,她只看見現在的君主,而規定只是因畢諾姆的要求罷了。
 
 
會提到這女官的穿著,是因為她利用衣膜的特殊性,頗得畢諾姆的歡心。她很擅長設計花俏的衣膜款式,用於獻給愛穿衣膜的畢諾姆。尤其是在寢宮內所穿,樣式繁多…正好對了畢諾姆的胃口,經常在公餘花很多時間在試衣室裡,這女官更設計了在密室中提高情趣的款式…通常是畢諾姆要她侍寢的時候。衣膜機經過長久改良,體積變小,攜帶方便;衣膜材質更加優秀,且更薄、更堅韌也更舒適。畢諾姆在密室裡就有二部,寢宮中有三部。這女官只要接到侍寢的命令,她會興奮一整天,期待夜晚快些到來。這天陪畢諾姆出宮散心,她一早就知道晚上要侍寢,心裡非常興奮,因為畢諾姆無論召她侍寢幾次,次次都讓她更迷戀…無法自拔,這是帕拉納獨寵時給她的印象。其實畢諾姆並沒有真正出宮,而是在執政宮西南角,一處由二代君主帕西特所闢建的休憩庭園區,它與聖潘湐妮大道相臨,卻有一道圓頂,中心開孔的水晶帷幕分隔,佔地達四平方公里,不過,仍在宮殿區之內園中植滿高大林木與各式花草,也放置許多紀念性質的雕像。當然,大小不一的宮室散落在園中,畢諾姆只有心情煩躁時才會來到此處。
 
這裡的宮室中,畢諾姆較常駐足的是月神館;這是畢諾姆為了小祭禱方便而設立,但正式祭儀仍須返回草原上的神殿進行。館中有祭壇,設在最後面,前面有三道過廊與前館分開,祭壇唯畢諾姆能進入。前館的設施與宮中大略相同,畢諾姆一般都在前館休息。這天她走累了,來到館中稍事休息。「蜜綺!吩咐守園警衛,別讓那些嘮叨大臣來煩我,他們能處理的,就按他們的方法做…」畢諾姆口中的蜜綺就是這位女官。「是!陛下!」蜜綺輕快的答應,立即在一旁的螢幕上操作著。
蜜綺有些興奮,因為可以跟畢諾姆獨處,而不用在那些大員間傳遞君主的命令。大臣們把她視為君主身邊的妖物,是迷惑君主的佞妾,大臣們擔心畢諾姆會受她的影響,而做出不理性的政策決斷。但事實上,蜜綺從不介入政治,對這些全然沒興趣。她只希望能在「情人」身邊服侍就滿足了。畢諾姆亦嚴禁近侍女官與大臣有所往來,蜜綺根本也沒機會這樣做,因為她只能在寢宮出入,其他地區是禁止涉足。而且就住在寢宮女官廳裡。
「蜜綺過來…」畢諾姆看見蜜綺水藍重紗袍下有一抹鮮黃,她正在為畢諾姆整理臥榻上的寢具,聽到君主在叫她,馬上轉身…重紗袍飄了起來,一件鮮黃漂亮銀色花紋圖案的衣膜閃了一下。蜜綺立即來到畢諾姆所坐的弧形大椅前說:「陛下有何吩咐?」。「脫下袍子讓我欣賞一下…」畢諾姆看著蜜綺,手卻已經在拉動蜜綺袍子的繩結;「陛…陛下,現在不能看…只能在晚上…」蜜綺立即羞紅了臉,雙手輕柔的阻止畢諾姆。「晚上?不行!晚上妳就會換款式,我的小妖精…讓我看嘛!」畢諾姆開始撒嬌,雙眼凝望著蜜綺,一手摟住蜜綺的細腰,一手拉開繩結。
「陛…陛下…」蜜綺沒有阻止她,蜜綺其實興奮極了,蜜綺最受不了畢諾姆撒嬌的模樣,因此只要畢諾姆撒嬌,她就投降了;她想讓畢諾姆看見…也許不用到晚上,就有好事發生。帶子被抽落,紗袍敞開了…鮮黃色的衣膜銀光閃閃,包裹著蜜綺曲線分明的胴體;乳房頂點開了小洞,一件極細銀鍊編織的流蘇狀裝飾品穿在胸前擋住高挺的…「喲!這麼大膽?大白天就想誘惑誰呀?」畢諾姆伸手指去撥開流蘇…「啊…陛下…那裡…敏感,蜜綺會害羞!」
「給我看就不會害羞了吧?咦?這裡也有機關呀!」畢諾姆在蜜綺小腹上發現同樣的銀流蘇鍊,她伸出手指去撥開鍊子……「陛…陛下,不能摸那裡,蜜綺會失態…白天不行…」;「不要!我要妳現在服侍我…不會有人來,我准妳失態!」畢諾姆雙手捏著蜜綺柔嫩細緻的大腿,手指搔著她腿內側…蜜綺興奮的雙頰通紅,下半身在手指游移中,左右扭擺、抖動…遮掩小腹的銀鍊流蘇不斷掀動…蜜綺心頭狂跳,她還沒有在寢宮密室以外的地方…又是大白天裡就要進入狂野之境,不過…她管不了這許多,紗袍垂落在腳踝邊,她撲進畢諾姆懷裡…「小妖精…這種衣膜是為了晚上吧?」畢諾姆摟著凝視自己的蜜綺;蜜綺點點頭,她朱唇微張,想要畢諾姆那對形狀漂亮、帶有水份的美唇來啟動幾乎忍受不住的狂野熱情。
蜜綺扯動畢諾姆紗袍繩結,一邊把雙唇移到畢諾姆臉頰上輕輕吻著…畢諾姆相當喜歡蜜綺當前的樣子,她有甜美純真的楚楚可憐,也有狂野如獸的貪婪需求…蜜綺搜索著那對魅力的唇,她找到了…蜜綺試探著輕觸,但她立即被糾纏住…火熱溫柔,舌尖被不斷的磨擦、點觸…紗袍褪去…畢諾姆一身黑底銀紋衣膜…竟然與蜜綺相同款式…
「陛…陛下討厭啦〜偷蜜綺的設計,本來想給陛下驚喜…卻」;「偷?這可是我的舊款式,不知是誰沒靈感,偷偷地去找老侍女問…」;「啊?陛下都知道…好嘛!陛下隨意懲罰我…」這時兩人滾落到雪白的長毛氈上。「妳說的…隨意喔…」沒等蜜綺反應,畢諾姆伸手去撫摸蜜綺揉搓她最敏感的地方…蜜綺第一次有種強烈慾望,這種交媾就這樣下去,她不想停止…她嬌聲的呼喊。蜜綺扭動著身軀,嬌喘的輕呼,每當絕頂前她總會叫畢諾姆「姐姐」。她開始主動,受不了蜜菈油不斷的,一波波美妙而強烈刺激…她們失魂的倒下來…蜜綺趴伏在畢諾姆胸口,滿足的蹭磨暈紅臉頰…畢諾姆全身舒暢極了…蜜綺像是卡繆喜歡窩在身上討人憐愛…她突然想到…這裡沒有衣膜機可以更衣呀!「陛下…晚上呢?蜜綺還要去嗎?」蜜綺雖然此時愉快極了,身體的銷魂感仍未消失,她刻意的問。蜜綺蠕動著身子…「小妖精,還想要?晚上…再玩吧!」畢諾姆捧著蜜綺小臉蛋,給了一個吻。蜜綺又興奮了…因為密室裡,有許多可玩的「東西」她可以更恣意的玩這遊戲。兩人簡單的整理衣物,隨後離開月神館…
 
 
第二節「臨幸女官蜜綺」
夜,很快的降臨,畢諾姆與大臣們商議再次出訪麥特拉恩帝國的行程。昔日,馬修薩娜與其建交後,一直是畢諾姆代表她出訪。馬修薩娜在第二十紀元中葉,正式訪問該帝國,受到潘妮蘿二十三世隆重的接待。畢諾姆以訪問艦隊指揮官的身份隨行。以「馬修薩娜六世號」主力艦為旗艦,它要比「奧汀號」龐大許多,是皇邦集航艦科技結晶的「蘭斯汀級」一級主力艦。(後來此主力艦被新增的新艦級所取代,即「馬修薩娜級」;此級航艦比上述更龐大,也更具破壞力);畢諾姆登基時,潘妮蘿二十三世親訪雅吉星,盛況空前。畢諾姆自然不能隨便,女帝一直很支持馬、畢的協防政策,經常派遣艦隊參加演習。這次與大臣商討行程,主要是去祝賀女帝的孫女登基。女帝已在第二十二紀元中葉駕崩,時間在畢諾姆登基後未久。自二代君主帕西特後,皇邦掌政君王更迭相當快速。大體上都是無法承擔馬修薩娜所留下的重擔,進而宣佈退位,直至畢諾姆登基。
畢諾姆與大臣商討至深夜才結束,穿過通廊返回寢宮時,恰見又是滿月,密室裡的月女應當在做「月光浴」吧!密室中,月女們依照往例,在新建的「月女室」的露台上接收滿月之能。這地方,是畢諾姆秘密遣人增建,與平常的密室是隔離的。蜜綺避開侍女們,悄悄的進入密室,雖然畢諾姆尚未來到,她已經在更衣間裡,不斷的試穿那些特殊的衣膜。蜜綺特別喜歡那些「超薄款式」,這些款式在黒市裡價格高昂,專門賣給貴族、企業的夫人們,當然也包括了特殊行業的女人們。蜜綺選了其中一件,粉紅色的款式…一穿上身,蜜綺不禁又羞澀的扭動身體,她低頭看自己…除了一層顏色罩住以外…蜜綺雙手不禁的撫弄自己有彈性的肌膚…蜜綺閉上雙眼,幻想著畢諾姆交媾時的妖嬈…她連續兩次絕頂,差些暈死過去。
 
過了好一會兒,才起無力的自躺椅上起身。「竟然這麼好用,如果姐姐穿上它…我會直達天堂吧?!」蜜綺在更衣室裡密藏了攝影機,除了自己,也錄下畢諾姆更衣的嬌媚模樣,她的痴心已達頂峰或說有些病態。當畢諾姆公務無暇,不能召幸她時,蜜綺就會到這裡,看著影像「自慰」,她覺得自己就是為了畢諾姆而降生,無論是感情或肉體。畢諾姆來到密室,一進門馬上就被幾乎裸體的蜜綺飛撲入懷,雙倒在臥椅上。畢諾姆脫去厚重官服,只剩雪白衣膜。蜜綺高興的緊抱說:「陛下,好慢喔!」
「沒法子呀!不然妳替我打發那些老頭子!」
「也不害羞,幾乎全裸就跑出來,如果來的不是我…」
「這裡除了陛下,不會有其他人來…」
「陛下,這衣膜好看嗎?」蜜綺站起身來展示著,除了粉紅色,其他看得一清二楚,畢諾姆心想
:「這小妖精越發的大膽、愛誘惑人了,也越發嬌豔…」雙眼看著蜜綺尖挺可愛的胸部,隨著她身驅在抖動著....
「這叫衣服?乾脆叫裸露好了!」
「哎喲〜陛下,這只能在這裡穿嘛!不能上街的!」
「蜜綺只穿給陛下看…蜜綺的身體只能給陛下…」蜜綺撲回畢諾姆懷裡「只能給陛下…愛撫宣洩,蜜綺好愛、好愛陛下喔〜」。蜜綺碧藍的大眼,透露出需要憐愛的光芒,手指在畢諾姆堅挺的豐乳上滑動著…「蜜綺…我也好喜歡妳…妳越來越嬌媚…過來…」畢諾姆輕捧蜜綺緋紅臉蛋,把朱唇貼了上去…「啊…陛下的唇好美,蜜綺好開心…嗯…陛下…愛撫我…」畢諾姆輕柔的由唇至胸的吻著,蜜綺全身顫抖的嬌呼;畢諾姆雙手撫弄她的腰、臀…想不到…「咦?蜜綺…剛剛有自己玩?」畢諾姆手指感到潮濕…
「嗯〜陛下,妳晚來嘛!我試穿這衣膜…想不到它太真實,所以…所以就…」「哦?這麼敏感?告訴我…幾次?」;「二…二次」蜜綺比著手指說。
「陛下想試試嗎?」蜜綺很期望畢諾姆能穿上它,因為畢諾姆裸體時,妖艷的令她摒息,蜜綺很想在這模樣下被愛撫絕頂。「好吧!算是我向妳賠罪!」蜜綺得逞了,立即拉著畢諾姆進更衣間。畢諾姆選了粉藍色…「蜜綺…來告訴我有多好」畢諾姆在長躺椅上招手。蜜綺在畢諾姆愛撫中,極度興奮,在妖嬈交媾刺激下,她終於沒力氣了…就在此時,畢諾姆小腹上的秘印突然顯現發出淡藍光輝,部份印紋竟朝蜜綺小腹流動,進而印在她身上,而後淡化成淺白印紋…整個印紋就這樣「複製」到蜜綺身上,畢諾姆看呆了,卻立即想起秘典上的記載。她又想到今夜是滿月,長久隨侍、侍寢的蜜綺竟是「蕾雅蜜之女」。
 
 
第三節「靈孕」
過去自己回歸神界時刻未至,難怪縱然與蜜綺經常交媾,也從沒發生這種事情;秘典記載的轉靈儀式,實際就是交媾使其感應受孕,小腹上秘印轉移就是受孕的徵兆。蜜綺將是下代託靈者之母。這也是第一位感應受孕的女子。蜜綺並未見到這個變化,她因絕頂太過,暫時累得無法睜開眼睛。畢諾姆如獲至寶的仔細為蜜綺整理身子。蜜綺睜開眼時,已被畢諾姆摟在懷中說:「小妖精!妳是我的『聖女』呀!」。「陛下!妳在說什麼?什麼『聖女』?」蜜綺滿頭霧水,眨著碧藍大眼,手掌撫著畢諾姆的大腿,她覺得畢諾姆任何地方都是最完美,這雙修長大腿更是讓她在交媾中,欲仙欲死的完美武器。「記住!如果身體發生什麼變化,不得讓他人知道,直接來告訴我,知道嗎?」畢諾姆有些嚴肅的說,並抓住蜜綺撫摸的手。「嗯!陛下!我會生病?」;「反正不准給任何人知道,除了我以外!」畢諾姆再次的露出嚴肅表情。「是!陛下,蜜綺知道!」她只能遵守君主的命令,這相當罕見。如果想要再享受畢諾姆專寵,她不能多問,反正有問題時陛下絕不會棄她而不顧,但她仍滿頭問號。
 
 
未久…在一次侍寢前沐浴,蜜綺慌張的自內浴室奪門而出,慌張的向畢諾姆說到自己小腹上有奇特的東西出現…畢諾姆先是沉默,隔了半晌這才說出一部份自己的秘密;長久以來,蜜綺總聽到宮內侍女的傳言說陛下是「神人」,否則昔日對抗奧隆索斯聯合柯特星人入侵時,怎能在攻勢猛烈中,一瞬間就消滅大批入侵敵人?這是有否些誇大?
不過也是事實,部隊中傳言畢諾姆偶爾會在戰況緊急時消失無蹤,少時,就會看見敵方陣地,火光四射,烈焰沖天,旋即四散潰敗…根據滲透到敵方陣營間諜回報,有不明武力介入,而這武力是個滿身白光手持奇特武器的人形生物,其威力之大從未見過,彷彿不是什麼高科技的兵器,因為根本只能看見外型,沒有任何實物可以看見,換言之,是個奇異的能源體,所經之處幾乎灰飛湮滅。
敵方炮火根本無法傷及它,連敵方催毀力強大的空對地壓縮等離子砲,也奈何不了它,戰鬥一結束,立即朝第一衛星飛竄消失,好像有對巨翼…這樣的報告,在戰爭期間出現多回,但一直無法查出真相。後來有人根據報告內容拼湊出奇異的推論說,很可能是「神」來助戰,根據古蘭斯汀神話記載,傳說蘭斯汀戰神逢國難而屆滿月之期必現,報告中皆在滿月見到異像即是證明。
而因畢諾姆名諱中有蕾雅蜜之名,遂認為她就是產生異像之人,認為蕾雅蜜戰神即是畢諾姆本人!隨後,當戰事稍緩,畢諾姆總會疲憊的自營外歸來,蘭斯汀戰甲上滿是彈痕,下屬關心她身體狀況,畢諾姆總輕描淡寫的說道:「我本就是遊牧民族之獵人,獵人最大技巧是什麼??偷襲呀!!若不如此,我軍如何取勝,這是戰爭常用的手段....」隨後便在營帳中休息,嚴囑下屬不得打擾。下屬們自然信任君王所言,有不敢去打擾她。因此,戰爭中的傳言便得不到實際真相。
 
蜜綺是蘭斯汀貴族對月神、戰神神話自然熟悉。她自畢諾姆口中得知畢諾姆為何有美艷無雙,傾國美貌,擄獲不知多少男女的心為她傾倒順從,慶幸自己能日日接近她,服侍她,是他人所無法擁有,何其幸運;畢諾姆的寵愛,使她一直沈醉在猶如戀愛的喜悅之中,每當密召她侍寢,她總興奮的有如等待愛憐的少女;她熟知畢諾姆喜歡撫摸她何處,用嬌艷欲滴的美麗雙唇,吸吮她、挑逗她最敏感的地方;交媾時多變的刺激技巧,讓她次次銷魂蝕骨的絕頂虛脫,在這樣子下仍不斷要求,再次激灑蜜液瞬間的天堂境界。蜜綺認為能夠如此滿足、魅惑她,讓她甚至可以以命為畢諾姆犧牲的只有「神」,傳說中的女神才有無雙美貌,懾惑人心的強大能力…蜜綺雖深居內廷,卻也從侍女口中或往來外廷大臣談論中聽到畢諾姆各種奇妙傳聞,這些傳聞多數以「女神」來總結詠讚,甚至說畢諾姆是神祇降生,否則皇邦如何面對多次重大危機,皆能安然渡過?並詠讚畢諾姆是有如先王具有高貴「神」之血脈傳承的王者。
現在自己卻明白被君主告知,她的猜測部份是真,甚至告訴她已然受孕!蜜綺小腹上奇特的花紋就是受孕證明,她將為蕾雅蜜產下後代。蜜綺驚愕不已,不只愕然於身份的不可置信,更愕然於如何受孕…她交歡對象是「女子」呀?但畢諾姆只說要她安心待產,並準備將她升格為「妃子」。並嚴格禁止蜜綺將秘密外洩,否則會嚴懲她。蜜綺痴戀這位她唯一的「女丈夫」什麼事都能接受,她答應了,也做到了。
 
 
第四節「王妃蜜綺」
對外,畢諾姆宣佈近侍女官蜜綺深獲其心,將按蘭斯汀族傳統娶她為妻;大臣們並沒有反對,他們知道君主氏族傳統,多數君王有此先例,倒非族中沒有男子,而是傳統信仰所造成,族人相信古時即以女子與女子結褵可以保持族裔優越的強悍戰力,因為族裔內外大事皆由女子決斷,是個母系社會架構的種族,至於如何傳衍子嗣,該族裔有秘密的「種男」制度,換言之,這種制度猶如養育一個專司生殖的人,通常被遴選的男子身體強健容貌俊逸,擁有相當地位。以其優秀「品種」來傳續族裔。另一種受孕法就極其神秘,傳說若不願接受男陽傳嗣,兩女子必須至「傳嗣聖林」中接受林中深處「受孕泉」的沖洗,並在泉中交媾三次即可受孕。但此林一直有著奇特結界封鎖,除真正婚姻者外,任何無關,資格不符之人都進不了聖林。而進入聖林的女子,被嚴格要求守秘,不可任意述及細節,如若不然,受孕徵兆將消失,且永不得再入聖林求嗣。由於沒人肯說,也沒人敢說,聖林受孕詳細過程就成為謎團。其族史也僅提及上述大略罷了,並無進一步記載。
因此,畢諾姆宣佈之事並沒有遭受到反對。於是,蜜綺正式成為畢諾姆登基以來第一位王妃,是為「蜜綺王妃」,亦是皇邦自馬修薩娜六世創建以來,唯一公開冊封的妃嬪。
婚後,兩人甜蜜恩愛,雖然蜜綺不太懂政治,卻大大擄獲民心,她常代畢諾姆巡視各地,傾聽民生疾苦,勇於解決難題。蜜綺甜美笑容,如春花燦爛,足以融化人民的不滿情緒,因此有人說她猶如「聖潘湐妮十一世」再世。蜜綺聽聞後不覺心喜,因為這位至今仍廣受子民感念的「皇邦聖女」,亦是自己傾慕的人,更是現任君王昔日摯友;蜜綺自畢諾姆口中聽到許多關於她的傳奇事跡,每逢聖潘湐妮紀念日,畢諾姆皆慎重其事的舉行祭祀,並至聖潘湐妮宮追憶故人,而唏噓不已,嘆之太早離世。蜜綺在紀念館中首次見到潘湐妮塑像時,立即被塑像上溫柔的微笑給擄獲…潘湐妮是如此美麗聖潔,純真如少女,蜜綺不禁傾慕不已而跪在像前禱告…

 
蜜綺很難想像如此嬌柔女子,怎能渡過險惡的政治角力,如何貫徹其職志毫無所懼,足跡遍及皇邦各地,甚至險惡沙漠、極寒之地與窮鄉僻壤,連星系中其他開發中星球也有她的足跡…蜜綺的愛慕最初純粹是因潘湐妮之純真深深打動她,後來除畢諾姆回憶之述外,蜜綺閱讀大量有關潘湐妮的著作、典籍史料、外傳記等書籍,甚至連秘傳也沒放過。這促使她更了解到,潘湐妮會成為一代聖女的原因。她從愛慕變成仰慕,自此蜜綺有些改變,但沒有機會試試…直至她嫁給畢諾姆成為妃子,才有機會展現類似潘湐妮的作風;畢諾姆一向承繼首代君主馬修薩娜六世之親民作風,但她不似馬修薩娜有份神奇的吸引力,她的魅力來自於軍旅的崇敬,稍顯強悍,因此總有些不足;蜜綺深知畢諾姆只能在閨房內展現女人柔美一面,對外則一派硬底子氣度,她是全民皆知的英雄,自然而然無法嬌柔面對民眾,邦民也不認為這位君主會展現身為女人的那一面。
 
 
為了補償這種遺憾,蜜綺發揮了柔美的一面,她最擅長的也是這些,而潘湐妮的史跡正是蜜綺學習的課題。也因此柔化不少畢諾姆稍顯剛毅的形象,因而使畢諾姆有「大平民」的雅號,蜜綺亦因賢淑親民,不奢不華,在皇邦歷代君王妃嬪中,是少數名留青史的妃嬪。不知哪個史官粗心,竟然沒有留下王妃全名,遍尋史料、氏族誌只得「蜜綺」二字,連家族史都沒有,亦不詳其父母為何人。墨賓推測,可能為掩蓋其秘密身份,畢諾姆可能親手銷毀了部份相關記載。「月神手抄」中雖詳述其女姿容、女官職與最初被發掘之處,卻完全沒有源頭,好似憑空出現一般神秘。如此平添蜜綺一股神祕色彩。
蜜綺肚子漸緩慢隆起,歷經約四個地球年後,終於在內廷中產下一女,由假扮侍女的月女服侍接生。果然,女孩兒身上有四處秘印與畢諾姆幼年相同。蜜綺產後不久,正逢蘭斯汀族大節日「月神祭」;而這也是畢諾姆最後一次舉行「迎月秘儀」。按照往例,畢諾姆離開塔尼洛返回鄂霍克雅碧宮,蜜綺連同秘送回到雅碧宮的月女,住進月女殿與蕾雅蜜殿。此時,蜜綺對於住在迎月廣場附近月女殿的月女們,相當好奇,她至產前還不知道有月女的存在,現在因她是下一代託靈者之母的關係,偶爾可以見到月女在廣場中散步,若碰巧她抱著女兒在寢殿前散步,月女便會過來打招呼,逗弄她懷中的女兒。但離月神祭越近,見到膚質勝雪,個個優雅溫柔、貌美如公主的月女的機會就少了許多。而且月女殿與蕾雅蜜殿間的柱廊通道就在此時關閉;迎月廣場通往月女殿的宮門亦然,也會在滿月之夜將廣場全部遮蔽,根本看不見裡面在進行什麼事。

 
蜜綺曾詢問過畢諾姆,她給蜜綺的回答總是:「她們是儀式的祭司,有些儀式要在正式祭典來臨前完成。」除此,就沒其他答案。不過卻在這次秘儀即將來臨前夜,畢諾姆表情慎重、嚴肅的告訴她說:「原本儀式過程不可讓外人見到,但是妳現在的身份是託靈者之母,在儀式最後容許妳看見一些事,月女會主動來迎接妳到廣場,但是要謹記月女前來寢殿之前,切莫出寢殿一步,若是月女來迎之前出了殿門…」畢諾姆停頓了一下。「會怎樣?」;「蜜綺!妳恐有性命之憂!而這是我無法控制與掌握的,也就是說我無法救妳!答應我!千萬別踏出殿門一步!」畢諾姆握住蜜綺雙手,又說:「記住儀式最後妳所見到、聽到的事情,必須終身保密,不可對任何人提及此儀式,知嗎嗎?」。蜜綺雖說有許多疑問,見畢諾姆表情不是開玩笑,非常認真,她不便再次問個明白,於是答應了畢諾姆的叮嚀。
 
 
蜜綺自塔尼洛帶來幾本神話史,她打算先看看神話史中的章節,也許可以解決她的迷惑。其中一本,是現任史學院長墨賓考證編修的「神話之國,蘭斯汀神話考」。其頁首就點明蘭斯汀各代君主奉祀的主神是「蕾雅蜜」亦即君王的守護神。蜜綺對月神祭的風俗相當注意的閱讀,尤其是君主專有的「迎月秘儀」章節,她看的很仔細。墨賓的引證,實際已經指出秘儀最終,是要讓蕾雅蜜降靈在託靈者身上,藉著託靈者的靈力顯現「具象化的實體」,換言之,讓平時看不見的「神」,可以被看見。墨賓也指出,蘭斯汀族的月神崇拜,始於族裔形成後,約雅吉紀元前六萬七千年左右。這是根據二十紀元初「蕾雅蜜神殿考古出土文物」大紀而來的事證,亦即神殿建造年代已經相當古老,這時期亦是「神之都阿爾提瑪城」發展至頂峰之期。阿爾提瑪城某些貴族已經遷出該城,另覓族裔的生活地。蘭斯汀族有可能是這些遷移貴族中的一支。根據「蕾雅蜜神殿」出土的一幅隱藏古壁畫顯示,神殿建成之初「神」是生活在凡間的,也就是說沒有託靈者的幫助,「神」是真實存在的生命體。連同壁畫出土的,就是現今神殿裡那座不明材質彷若真人的雕像。但雕像建造年代不明,因無法測定建造材質元素,故無法確定年代。到底是先有神殿還是先有雕像,仍舊是未解之謎。
蘭斯汀族祖先很可能見過「具象化的神」,這可能是崇拜月神的開端。而這具象化的月神,可能以貌美女子為形象,而又可能具備驚人的破壞力,所以被兼尊掌管戰爭的戰神。至於「神」是什麼模樣,出土雕像的容貌可以參考。由於雕像出土時放在一具雪白大石棺中,工作人員還以為挖到「古屍」了。託靈者在什麼時期出現,仍尚未釐清,可考的紀錄可追溯到,遠古第一代蘭斯汀王。相同的迎月秘儀也可能出現在這時期,遺憾的是秘儀過程沒有記錄,無人得見,能尋獲的又是極度殘缺不全的幾個古文字殘跡,根本不成文章,從而無法推測儀式概略面貌。蜜綺看過墨賓的考證後,是解決不少疑惑…但秘儀過程不知是何種面貌,倒是最後「看見實際的神」令她有所期待,她覺得自己有可能是,除古蘭斯汀王之外,其後裔中少數見到「神」的人。
 
 
第五節「月神降靈」
翌日,寢殿中的侍女全部都遣回外廷,寢殿裡除蜜綺與月女殿的月女們以外,沒留下任何一個侍女。畢諾姆除重要祭典外,大多在塔尼洛渡過,雅碧宮除外廷仍照常運作外,內廷只剩下侍女們的居住處是開放,其餘都處於關閉狀態,除了定期清掃會暫時開啟,不過月女殿幾乎總是不開的。這夜,蕾雅蜜星再次以它巨大的滿月,遮蔽了鄂霍克城大半的夜空,只有第十一號衛星,以一彎新月在西北角夜空中伴隨。蕾雅蜜星的盈虧,並非皇邦各地區做為月份的基礎,而是以第八衛星繞行雅吉星之時間,為月份基準。它是體積第二大的衛星,每三十二地球日繞行雅吉星一周,不過這時它被蕾雅蜜星給擋住了,它的軌道被暫時性搶奪。所幸蕾雅蜜星會被雅吉星重力給迅速推著離開八號衛星軌道,這時候是蕾雅蜜星最接近地表,幾乎面對此星的城市,所有電子設備都會遭到重力干擾而無法使用,一般皆用抗重力罩來抵消這種干擾,但以雅吉人的高科技仍不能完全抵抗,宇宙中的自然力量。因此部份設施仍受到嚴重干擾而無法運作。

 
畢諾姆在滿月初昇時就進入月女殿,而蜜綺則在寢殿中等待,她雖然有很強烈的好奇心,想去看看儀式到底如何進行。但一想到畢諾姆認真的表情,她只好壓抑這股好奇心。蜜綺為了排遣等待的時間,又拿出典籍來看。不知過了多久,蜜綺被輕柔的聲音給喚醒,她手邊有看到一半的神話史,她睡著了…她睜開雙眼…一個身穿銀白盔甲的女子站在她床前說:「主人召見妳!」。「啊?妳是誰?未得允許怎可進入寢殿?」
「王妃!妳忘了主人說過的?」
「啊!妳是月女!儀式結束了嗎?」蜜綺想起畢諾姆說過,儀式最後會有月女來喚她。
「別想了,見到主人,妳就會明白了!」月女催促蜜綺前往迎月廣場。
蜜綺雖有疑問,還是跟著月女往廣場去,一到廣場…巨大的滿月中,有個奇妙的景象出現…一個…有翅膀的生物,飄浮在半空中,但月光太亮看不清楚全貌…她忽然想起神話史中對月神的描述「羽翼、戰甲皆雪白,形象為女子…」;又想起初祭時在蕾雅蜜神殿中看到彷若真人的雕像,也是有翅膀的女子。難道…「她」是月神,真的「神」!蜜綺來到女子面前…她大吃一驚!女子緩緩落在她面前道:「我美麗的孩子!無須懼怕,吾名蕾雅蜜,汝之主神!」。蜜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前所見,因為…面前正是畢諾姆,但她卻自稱「蕾雅蜜」。這…不正是月神的名諱嗎?
畢諾姆的金黃捲髮是她最大特徵,此時雖有這特徵…顯然說話的人並非畢諾姆…她全身散發淡白光輝,雪白而花紋奇特的盔甲,包裹著美好的身軀,盔甲上流動的銀光猶如有生命般在伸展閃動。雙腿、雙臂滿佈相同的紋路,像是全副武裝的戰士。
她碧藍雙眸寧靜的閃耀略帶神秘的優雅光澤,臉龐完美的毫無瑕疵,一抹淺淺微笑掛在線條美麗的雙唇上。背上白色雙翼收攏在她身側,偶爾在微微搧動…女子伸出雙臂將蜜綺擁入懷中;蜜綺只能呆呆的凝望,瞬間…一股無比溫暖的感覺流向蜜綺心靈中,她閉上雙眼,靈魂被撫慰。女子的雙翼緩緩包裹蜜綺,翼上閃耀著一層如晨霧薄光…
一個聲音似乎直透腦海說:「蜜綺!勿疑!我就是月神,遠古以來,妳的族裔所奉祀的主神。遠古時我創造了一群聰慧、美麗、強健的孩子,他們都是我的後裔,快樂的生活在『迎月樂園』裡。神界一向平靜無波,身為掌管戰爭的主神,根本無事可做,於是我向光明主神迪瑪請求,讓我來到凡界。
但有天,迪瑪的使者前來急召我返回神界。原來,風雨之神貝迪爾受到潛伏許久,黑暗之神尼班的教唆蠱惑而反叛,衪想藉著尼班強大的黑暗力量,篡奪迪瑪主神之位。貝迪爾的大軍直逼『神廷蒂莉亞』;我返回神廷前留下四名隨侍神官,照顧孩子與樂園。並囑咐她們,若神廷之役一直沒有結束,她們必須按照我所留下的秘典,離開樂園另覓他地重建樂園。
並按秘典所載,在孩子中選擇一人成為我次靈體的託靈者,神原是沒有性別之分,神官選擇的孩子卻是個美麗、聰慧而強悍的女孩,其他人無法承受降靈時,靈魂強烈扭曲、脫離的痛苦。只有這女孩能忍受,於是我便成為一名女子形象。然而神廷之戰雖說已然結束,貝迪爾被主神迪瑪封印在神廷深處,命我永恆監視祂。如此一來,我便無法再度返回凡界,但每逢大月光輝最弱時,我便無法使用神能,貝迪爾便趁機誘惑我的靈體,擾亂我的護身月神甲。此甲原是我收服的情慾之神蜜斯琪的女兒『艾』的主靈幻化植物而成,而她曾是貝迪爾深愛的情人。
艾受貝迪爾召喚便會釋放出平時收集我慾念的黑暗靈力,能制恆這力量的是四神官所收集的滿月之力,透過託靈者的次靈體傳達給我,但這還無法完全讓艾安靜下來,當大月呈現最大滿月之時,透過秘儀即可讓月神甲回復正常。而那位被選出的女孩,即是妳族的遠古之祖,她創建了蘭斯汀族美麗、聰慧而強悍。我因此成為妳族之主神。自此,每一代託靈者皆是妳族女王,可惜的是我賦予她們的月神代表秘印,並非次次成功。因此其秘印殘缺不全,儀式只能傳達部份力量;我在秘典曾預言,八代之後必有一女,擁我全部秘印之身,她就是妳的愛人畢諾姆!她是久遠以來第二位擁有全部秘印之人,秘印有七處,現在已完全顯現。
蜜綺!妳實是創族託靈者轉生而來,妳所產之女是我的孩子,她將在未來承繼族王之位,妳是次靈體之母呀!畢諾姆已完成她的宿命,我將引她返回神廷受封為託靈守護主神,妳不必悲傷,我們的女兒在顯印之日,我必來引妳返回神廷樂園。在此之前,妳必受我護祐,今日所見、所聽之事務必保密,不得洩露。
畢諾姆託靈者之柲,將由妳守護,直至妳受引返回神廷。畢諾姆命終之日,身形將化為塵沙而失。我之秘典,將封印於祭壇下,直至我女顯印之日,自然解除封印。解封禱咒屆時自知;為約束而證,妳身將受我約束印記,其印如我雙翼,切莫違逆!」。
 
 
蕾雅蜜右指白光乍現,輕點蜜綺雙臂後,放開如沈睡的蜜綺,左手輕揚,將蜜綺緩放於躺椅,瞬即光芒四射,化為一道雪白銀星直竄滿月之中消失無蹤。蜜綺醒來時,只有畢諾姆與月女們在身旁。蜜綺看著畢諾姆想開口,畢諾姆卻說:「主神降靈之時,我無法言語,卻知道衪跟妳說了什麼。既然與主神有神諭之約,妳須遵諭而行,妳雙臂上的印記即是證明…」。蜜綺看到自己雙臂上,果然有似翼的花紋印記在閃亮淡白光芒。自這夜之後,蜜綺有個特殊的轉變,原本烏黑的長髮,全部變成金黃色…。自此,蜜綺在皇邦歷史上成為第一位具有奇特際遇與傳奇色彩的王妃,但這是許久之後,才被墨賓挖掘出來,慎重的節錄要記並載入其暮年鉅著「皇邦三聖史跡與傳奇考」之「畢諾姆九世」的「君妃傳」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